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一 离家修道 安排后事
    “这等境界十分难得,师弟现下还不觉得,日后修道便知,以武入道之人,灵觉灵敏之极,一举一动,莫不冥合天地,斗法练气要占上许多便宜,只因武道修炼之时,已将自身意识灵觉、庐舍肉身锻炼的毫无瑕疵,比之正统练气之士,另有一番神妙。”

    凌冲如今也听不懂叶向天所言为何,只知自己似是捡了大便宜,对日后修道也有几分助力,也不去管,又闲聊几句,便即告辞。叶向天说道:“师弟明日一早,可在灵江之畔等我。”凌冲领命而去。

    回至府中,将张守正书信交与父亲。凌真拆信观瞧,见信中措辞十分客气,大意是说自家孙儿偶遇贵府二公子,为其谈吐学识折服,求他出面,收作门生,日后也好出仕科举,谋一个好前程。自己深思熟虑,决意收下这位门生,好生栽培,也请凌真务要放心云云。

    凌真瞧罢,放声大笑。凌冲从未见过父亲如此高兴,暗想:“听奶奶说道,便是当年父亲得中榜眼,也不过多饮了几杯好酒,今日怎会如此失态?”

    凌真笑罢,对儿子说道:“为父今日实是高兴,张大人在信中答应收你做门生,我也不求你光宗耀祖,你只莫要似以前那般顽皮任性,到了京师不同这金陵,务要好生惕醒,免得行差踏错,被人抓住了把柄。”絮絮叨叨,说了好一通。末了才道:“明日便即启程,你去与奶奶、母亲还有兄长好生作别,这一去毕竟有数年不能得见了。”

    凌冲心下也自伤感,父子俩有叙了一会话,凌冲出了书房,又去见过奶奶、大娘,末了来见兄长。兄弟二人对酒小酌,前几日高家果然派人前来退婚,来人只说自家小姐得了仙缘,要出家修道,不敢耽误凌家少爷终身大事。凌冲事前早已说明,凌真心头雪亮,便即答允。

    这门婚事一退,崔氏心头一块大石落地,十分开怀。倒是凌真不明就里,还有几分惋惜,但事已至此,也强求不得。凌康性子懦弱,全无主见,父母说甚么便是甚么。当日定亲之时,也曾暗自揣测未婚妻子容貌性情,哪知不过几日,先是萧厉这等魔头杀上门来,其后高家又来退婚,着实令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有应接不暇之感。

    他饮了几杯烈酒,趁着醉意,对凌冲道:“你也知我与高家小姐的婚事告吹,这几日母亲倒是十分开怀,只是我心中却有几分遗憾。”凌冲陪他喝了一杯,心头暗道:“那高玉莲生性桀骜,又与萧厉做出那等丑事,绝非大哥你的良配,不过此事我却不可宣诸于口。”口中劝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大哥也不必拘泥于高家小姐之事。若是你真与她成了亲,她日日修道练气,你还要独守空房,好不寂寞,岂非无趣?”

    凌康给了他一拳,笑道:“胡说!自古以来只有女子独守空房的,哪有我一个大丈夫独守空房的道理!”打个酒嗝,又道:“你说的却也不无道理,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我凌康堂堂男子汉大丈夫,难不成没了高小姐,便要孤独终老么?”

    凌冲一拍大腿,叫道:“便是如此了!大哥堂堂美丈夫,何愁没有大家闺秀相伴?”兄弟俩推杯换盏,喝的面红耳赤。凌康忽道:“二弟,我着实羡慕你,能拜入张大人门下。那位张首辅为官清廉,学问亦是一等一的渊博,为我等士子楷模。恨不能亲侍左右,得他老人家教诲。你有此良机,千万莫要荒废了学业,日后考取功名,也好光宗耀祖。”

    凌冲暗暗苦笑:“你只道我此去京师求学,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却不知我乃是为了出家求道,修成长生。不过此事却不能和兄长你多言,免得你一时口快说漏。”凌冲陪兄长喝到半夜,凌康大醉之下,吐了几回,斜斜靠在床上睡了。

    兄弟俩自小一同长大,感情极好,但如今夜一般,把酒谈心,畅所欲言,还是头一遭。凌冲暗自说道:“大哥好生歇息,下次与你把酒言欢,却不知是何年月了。”黯然推门而出。

    回到自家房中之时,王朝早已等候多时。凌冲内功深湛,早运功将酒气逼出,此刻全无醉意,正色道:“王叔,明日我便要随叶师兄启程,先赶往东海神木岛求取先天乙木精气,再回返太玄山门,参加开山大殿,拜师入门。你先前所受暗伤,我已借万载温玉之力医好,还助你打通全身经脉,如今王叔之身手,已是江湖上宗师一级的人物了。”

    王朝苦笑道:“少年你自小吵着要学仙求道,我只当作笑话来听。谁知如今你真的撞正了仙缘,要离家修道。少爷,务要珍惜机缘,好生修行,岂不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还指着你练出甚么长生不老的丹药来,也好跟着沾光呢!”

    凌冲笑道:“王叔放心,若有能延年益寿的丹药,不必你说,我抢也要抢来。只是太玄剑派剑术超群,却不善炼制丹药,此事还要从长计议。”王朝摆手笑道:“我的少爷,我不过是开一句玩笑,你还当真了?生死有命,我这一辈子也算过得快活,只盼你有朝一日,真能修成无边法力,成就仙人位业,便不枉我此生教你一场了。”

    凌冲岔开话题,说道:“如今大哥婚约虽解,我却仍担心那萧厉还会再来。尤其他拜入星宿魔宗,若是修成魔法,势必更加难以对付。我在外修道,鞭长莫及,家中之事便要拜托王叔了。若真遇有甚么大事发生,可往碧霞寺中请碧霞和尚前来坐镇,他瞧在我的面子上,必然应允。我至多三到五载,必然回返,那时想必已得上乘剑术,萧厉之事,便不足为虑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