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五 攒炼罡气 阴阳显威
    攒炼天罡之气,并非轻易随便,必须要有师门嫡传心法,还要挑选与自身所修功法相合的罡气,方能练就。这一步乃是修炼金丹至关重要一步,若是一个行差踏错,日后修道之途便是阻碍重重,再难有寸进。凌冲与张亦如天资极佳,在叶向天瞧来,二人日后日能修成金丹,今日令他们修炼罡气,便算做提前演练一番,免得日后手忙脚乱,也算积累一份修道的经验。

    叶向天将剑光稍稍放缓,放入一丝天罡大气,他是金丹境界的高人,早就凝练过天罡大气,亦知晓张亦如所修先天庚金剑气合用的天罡之气唤作太白玄罡,乃是太白精金矿脉日受大日阳气熏陶,久久化合而成,散逸空中的一种精罡之气。最适合剑修修炼本身剑气之用,此罡气天生一股锋锐之气,利不可挡。若是将之引入体内,必要小心翼翼,先要降服其利,后以心法收炼之。修成金丹之士,一身真气抱圆结丹,圆润之极,尤其将自身魂魄所成阳神寄居金丹之中,能够分化神意念头,方圆千万里之元气变化,种种事物巨细,皆隐瞒不过。

    叶向天心念微动,已将一丝太白玄罡放入剑气圈之***张亦如修炼。这太白玄罡虽是在天罡大气层中,日夕受大日照耀,其性锋芒,本质上却有几分奇寒之意。

    张亦如都觉一缕奇寒之气涌上身来,当时打了一个哆嗦,急忙运用太玄内功,丹田热气蒸腾,这才好了些。“师傅也曾说过,若要炼罡为气,须有相匹配之内功心法,我所修之功法早已确定,便是本门五大剑诀之一的先天庚金剑诀,修炼先天庚金剑气,练成之后,锐不可当,斩杀一切敌人。这道剑诀位列本门杀伐第一,最是威力强悍,这位便宜师叔就算修成其他剑诀,也绝无可能与我相抗手。”

    他胡乱思想,运用丹田真气吸摄天罡大气。炼罡境界虽需有堵门心法,但他所学先天庚金剑诀却是独树一帜,讲求一道剑诀傍身,其余外物一概不需。练剑心法亦是一气贯通,比其他剑诀简略许多。因此他在如今境界,也敢尝试以剑诀心法,收摄天罡大气。

    这道先天庚金剑诀乃是太玄剑派之中最重杀伐的一道剑诀,以人身吸摄五金精气,逆转先天,化为庚金剑气,御敌防身皆有无穷妙用。玄机百炼元命剑匣之法,是在丹田之中凝练一道剑匣,内中蕴藏无量剑气,对敌之时,一气放出,可收奇兵致胜之妙。

    平时修炼之时,可自行吞吐剑气,储存在剑匣之中。尤其这道剑匣还可练至一定境界,还可用来收摄敌人法器、飞剑,妙用亦是无穷。与玄机百炼元命剑匣相比,先天庚金剑诀唯重杀伐,功能单一了些,但劈坚破锐,杀敌如割草,却又是玄机百炼元命剑匣所不及了。

    与玄冥真水一般,太玄剑派修炼先天庚金剑气的高人在修成纯阳境界之时,便有机会将一身五金精气纯化,演变为先天庚金剑气。只是如今太玄剑派之中唯有大长老惟庸道人乃是纯阳级数的修为,但他的根本道法却非是先天庚金剑诀。叶向天所携的先天庚金剑气,乃是数代之前,一位修炼这门剑诀的纯阳级长老所练,虽是以后天演化先天,但妙用之处,也不亚于先天所生之庚金剑气。

    张亦如将一缕太白玄罡摄入体内,与丹田之中一道五金精气融合,他练气之时小心翼翼,太白玄罡其性暴躁、酷寒锋烈,稍有不慎,非但不能吸收,还要将辛苦凝练的五金精气爆散,打破丹田,那便得不偿失了。

    张亦如带着万分小心,丹田中五金精气滴溜溜旋转不停,一点点将那缕太白玄罡炼化。虽只有一丝一忽,但的确每时每刻都在进步。他的五金精气乃是采自天下五金之物,吸摄其中精气,而后再以秘法锤炼,使五金精气合而为一,化为后天庚金剑气。

    张家世代耕读,诗礼传家,又有张守正这等内阁首辅坐镇,家中极是豪富,孙少爷要修炼道法,只需一声令下,自然有许多人赶着送来应用之物巴结。

    张亦如十年修炼之中,也不知吸摄了多少五金精气,俱是从古剑、古刀之中得来,这些古物失了精气,便自化为凡铁。而张亦如也不知毁去了多少宝剑宝刀,而他的先天庚金剑诀的修为却是日益水涨船高,极为深厚。只是剑修之道修炼五行之中金行之法术,金行道法讲求至精至纯,轻灵翔动,但五金精气愈积愈多,也自生出九分沉重之意。

    随着那缕太白玄罡被张亦如一点一滴的吸收,丹田中那一团五金精气也自有了几分飘忽之意,似乎轻了许多,飘飘然而有御风之感。张亦如心头兴奋,“看来本少爷果是天纵奇才,这路先天庚金剑诀便是为我量身定做一般。我如今便可炼化太白玄罡,若是多炼化一些,岂不可以直冲金丹境界?”

    正在胡思乱想,丹田中猛然一股奇寒之气爆散开来,张亦如忍不住浑身打个冷战,原来那太白玄罡虽只有一缕,但对张亦如如今境界而言,还是太多、太重、太过酷寒,他心神飘飞之间,对太白玄罡的压制出现一丝松动,登时引得太白玄罡暴动,一缩一震之间,锋锐无匹的罡气便将他辛苦练成的五金精气震散开来!

    叶向天喝道:“混账!炼罡之时居然走神!”伸手一指点在弟子丹田之上,一缕灭道真气射入,只迎面一刷,便将那缕太白玄罡刷灭,至于被太白玄罡爆散开来的五金精气,叶向天却故意置之不理,收回灭道真气,冷冷道:“还不静心调息,将五金精气收摄!”

    张亦如口角溢血,五金精气乃是他毕生修为之所寄,一旦爆散,几乎等同毁去了他的道基,好在散逸的精气依旧盘旋于丹田之中,不曾溢出体外,若是用功锤炼,迟早还会练了回来。他急忙盘膝而坐,运用先天庚金剑诀法门,努力收摄五金精气。

    好在叶向天是以剑气辟开一处小小空间,不令天顶罡风侵入,便是四五人来回滚动,尽也够了,因此张亦如盘膝静坐,剑圈之内也丝毫不显局促。张亦如方才亦是太过托大,居然在练气之时心神飘飞,被太白玄罡重创,形同道家所言走火,若非叶向天及时出手,只怕道基损毁还是小事,更严重些便要当场身死道消。

    叶向天瞧着弟子静坐运气,摇了摇头,颇有几分失望之意,对凌冲道:“师弟,你可准备好了,为兄要接引天罡之气了。”凌冲满面戒备之色,说道:“请师兄动手便是。”有了张亦如这等前车之鉴,本就没甚么信心,此刻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叶向天点头,剑圈微露一丝缝隙,一缕九天罡气登时趁虚而入。这缕罡气其色纯白,一入剑圈之中,凌冲陡觉周遭阴寒起来,这缕罡气居然比方才太白玄罡更加寒冷刺骨。叶向天淡淡说道:“此是冰魄罡气,最合修炼玄冥真水或是天一贞水之辈修炼。师弟且试上一试,能够将之炼化。”

    凌冲心下嘀咕:“冰魄罡气的名字听起来便奇寒无比,若是最合玄冥真水或是天一贞水之辈修炼,岂非是玄女宫梦寐以求之宝?”他猜得倒也不错,这冰魄罡气乃是太古雪山冰山,受了阴阳造化,极光照射,生出的一种玄妙真气,其性属水,只是奇寒迫人,等闲修士若无秘法,莫说修炼,便是靠近了些,也要立时化为冰人。

    只是这等罡气在玄女宫门下眼中,却是万金不易之至宝。玄女宫中两大真传,若要炼罡时,皆须这等罡气不可。玄女宫地处北冥之地,门中虽是皆是女子,行事却也十分霸道,听闻为了让弟子顺利修炼罡气,还专门派出长老高手,占据了北冥几处有名的冰山极地,日夕收去散逸而出的冰魄罡气。若有邪道妖人或是散修之辈,想要盗取罡气,一旦发现,便即处死,手段暴烈非常。

    凌冲也不知叶向天命他化合冰魄罡气,是何用意。他也不过修成了太玄三十六剑剑术,于太玄剑派更上乘剑诀绝无涉猎,自然不知太玄剑派功法需要修炼哪几种天罡之气。既是叶向天所命自然也不会害他,便即全力以赴。

    有张亦如前车之鉴,凌冲不敢掉以轻心,打起全副精神,双目紧盯那缕冰魄罡气,蓦地撮口一吸,将冰魄罡气吸入腹中。其实修士修炼罡气,要深入天罡大气之中,却也不必非要将罡气吸入腹中,只需将自身所练真气外放,与天罡大气相合即可。

    只是张亦如、凌冲修为太低,便是剑术超群,也抵消不了道行上的差距。因此叶向天才特意采了一缕天罡大气,以便二人化纳吸收。那缕冰魄罡气一入腹中,凌冲便觉周身如堕冰窖,又如身裹玄冰,酷寒之极。

    忙即运用太玄心法,如吸取天地元气一般,欲将之炼化。哪知这缕冰魄罡气居然十分顽强,任凭太玄心法如何运转,总是停驻不动。凌冲运气半天,毫无效果,没奈何,只好用太玄母剑剑光去逗引那缕罡气,希冀母剑剑光既能吐纳太玄真气,自然亦能吸取天罡之气。

    谁知太玄母剑剑光一靠近冰魄罡气,还未将之吸收,便有一股奇寒之气直透心底,险些将母剑剑光也自冻结。吓得凌冲赶忙将母剑剑光移在一旁,不敢再试。

    便在此时,一直静止不动的阴阳气旋陡然发威,只一吞之下,那冰魄罡气毫无反抗之力,便如任命的小媳妇,任人予取予求,被阴阳气旋吞没。这阴阳气旋自从在望月楼上,助凌冲将周身穴窍中的太玄真气精粹了一遍之后,再无动静。任凭凌冲如何驱使,也丝毫不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