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七 沧浪剑诀
    历代以来,太玄门中高手皆将此道奉为圭臬。只是太玄剑派所修剑诀乃是此界绝顶功法,若要寻到与之相配合的水行法诀,最好便是修炼先天七大真水的法诀,但这等法诀直指先天大道,原本传世极少,一有传人,莫不将之视同性命,绝不轻传与人。而有这等法诀传承之门户,莫不强盛之极,若是去抢,必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得不偿失。

    历代以来,太玄门中掌教长老便对玄女宫中所传两道先天真水法诀垂涎欲滴,觊觎良久。只可惜玄女宫虽是女流门户,但历来高手层出不穷,门中又有冰魄寒光剑这等杀伐法宝,便以太玄剑派行事强横之做派,也不愿轻易招惹。

    太玄剑派也曾派遣弟子与玄女宫商议,愿以本门一道剑诀换取两大真水法门之一,却被玄女宫断然拒绝。当时玄女宫宫主言道:“我等虽是女流之辈,却也知祖师创业维艰之难,连祖师所传两道真水秘诀都修炼不好,何敢得陇望蜀,再觊觎贵派剑诀?”那太玄使者只好羞惭而退。

    其实玄女宫宫主长老也十分愿意以本门真水法诀换取一门威力至大的剑诀,只是思虑再三,还是打消了这个诱人念头。原因无他,以太玄剑派行事之强横霸道,若是得了一道水行法诀,补足门中传承疏漏之处,不出百年,必定高手辈出。那时以剑修好勇斗狠的性子,必会拿正邪各派开刀,玄女宫首当其冲,被人灭门也不足为奇,又怎敢做此资敌之举?

    当时太玄使者回归门派,将玄女宫宫主原话告知掌教,那一代太玄掌教默然良久,方才笑道:“那群娘们倒也深知我心,本门若是得了玄冥真水或是天一贞水两门法诀其一,不出百年便可多出两位纯阳老祖,那时横推天下也不无可能。难得那娘们居然猜中本座打算,不肯因小失大,倒也有趣,罢了,此事就此揭过罢!”

    太玄剑派不曾求得一道先天水行法诀,便退而求其次,明抢暗偷,得了许多修炼后天水行真气的法门,比之先天水行法诀自是差的太远,但也聊胜于无。经过门中高手推演,融会贯通,创出一门水行妙法,传授门中。

    这门水系法诀唤作“沧浪诀”,别无所长,专一能修补肉身,滋养形体。这门沧浪诀亦有修至脱劫境界之法门,只是历代高手修炼这门功夫,只为了弥补金系剑气对肉身之伤害,对修炼境界反倒不甚在意。因此一般太玄弟子便再勤快,也不过将这门法诀修至金丹境界而已。而这门沧浪诀所对应之天罡之气,便是冰魄罡气,叶向天今日令凌冲与张亦如二人越境修炼罡气,绝无无心之举,乃是为他们日后修炼这沧浪诀打下根基。

    见凌冲居然游刃有余,虽是靠着阴阳二气之力,有取巧之嫌,但修道练气之士,资质、根骨、传承、运道,缺一不可,凌冲能修成后天阴阳之气,亦是他机缘到了,别人也学步不得。

    凌冲炼化一缕冰魄罡气,得了许多好处,也自欣喜,闻言说道:“还请师兄施为。”叶向天点头,以他修为而言,在九天大气之中捕捉一缕罡气实是轻而易举,因此不过数息之间,又是一缕冰魄罡气飞入剑圈之中。

    这一次凌冲潜定心神,细细观瞧阴阳气旋运转之道。第二缕冰魄罡气深入丹田,阴阳之气果然又是一动,将之吞噬一空。凌冲这一次加意体会,只觉那缕冰魄罡气在阴阳气旋之中转得一转,原本奇寒之性便即消逝无踪,转而变得温顺起来。

    那阴阳气旋运行之理,以凌冲如今修为道心,绝难忖度出来,他也只觉得阴阳之气一张一弛之间,似有无穷道理妙处,却如隔薄纱,悟不透、看不穿。

    “看来以我如今法力见识,不足以参透这一道阴阳气旋之奥妙,算了,何必好高骛远,还是现将眼前的好处拿到手再说!”他也不去管阴阳之气的奥妙,先自去融炼第二道冰魄罡气。有了炼化第一道冰魄罡气的境遇,这第二道冰魄罡气便融炼的更快一些。不过一个时辰,第二道冰魄罡气便被丹田中太玄母剑剑光吞纳一空。

    凌冲凝神内视,只见太玄母剑剑光连吞两道冰魄罡气,外表望去仍是一团剑光模样,内中却光分五色,耀目难睁。剑光世界之中,无数剑光此来彼去,虽未生出新的剑势变化,但剑光比炼罡之前凝实许多。

    凌冲心头蓦地升起一丝明悟:“这剑光世界甚是奇异,只因我只学过太玄三十六剑与一些凡间剑术,因此如今只能演化这些剑法,若是我能再习得其他精妙剑法,便能将之化入剑光世界之中,我所学剑法越多,腹笥越广,这剑光世界所能演化的剑法便也越多,乃至于将世间诸般剑术剑法囊括一炉。到那时,无论何等敌人以何等剑法来攻,剑光世界立时便可生出克制招式,立于不败之地!”

    叶向天眼中微微露出惊异之色,要知以凌冲如今微薄修为,炼化一缕天罡之气已是十分为难,他却接连炼化两道,且犹有游刃,其中虽有阴阳之气功劳,但本身资质之佳、道心之坚,也令叶向天刮目相看。

    叶向天也不多言,微一挥手,又放入一道冰魄罡气。凌冲不必叶向天提点,张口将之吸入腹中,依旧以阴阳之气磨去其中酷寒之性,再以太玄母剑剑光吞纳。叶向天已然有些见怪不怪,这一次凌冲依旧用了一个时辰将第三道冰魄罡气炼化,面上神采奕奕,显是大有收获。

    叶向天二话不说,第四道冰魄罡气也自飘来。前后两个时辰,凌冲已然炼化了五道冰魄罡气,阴阳之气虽将其中寒气酷意消解,但他周身衣服还是结出一层淡淡白霜。凌冲却全然不觉,盘坐瞑目,全力催动太玄心法。

    自他在望月楼上得了机缘,以武入道,练就感应天地之境,丹田之中便结出了一道怪异剑光,内中包罗许多剑法招式,且自行演化不停。这一团剑光将他所修太玄真气尽数吞噬,犹自不足,自此凌冲每修炼一道太玄真气,便须供养这道剑光所用。他还曾为此烦恼不已,长此以往,自身修为岂不要停滞不前?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