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八 荒岛传功
    如今他借阴阳之气的妙用,接连炼化五道冰魄罡气。这冰魄罡气高居极天之上,日夕受大日照耀,饱吸纯阳气息,最是精纯不过。原本以凌冲修为,根本无有资格融炼这等天罡之气,不然便如张亦如一般,被天罡大气鼓爆,要么便是为冰魄罡气酷寒之意冻成一块玄冰,两条皆是死路,绝无走通的可能。

    但好巧不巧,机缘巧合之下,他练就一团后天阴阳之气,如今已不需似当初一般,非要同时吸纳至阳与极阴两种截然相反的真气来壮大自身。这团阴阳之气可谓克制一切后天之物,经之一刷一磨之间,冰魄罡气原本酷寒之性消散殆尽,只余精纯之极的气息。

    凌冲因祸得福,连吞五道冰魄罡气,饶是他打通周天经络穴窍,此刻也禁不住有了“饱胀”之感,而丹田中太玄母剑剑光吸取了五道精纯罡气之后,终于到达了容纳的极限,自其中蓦然喷出一道太玄真气。这道太玄真气比凌冲自练要精纯太多,且在剑光世界中迭经淬炼,自有一股凌厉之极,切割万物的气息。

    这道太玄真气乃是母剑剑光将五道冰魄罡气转化而来,其量庞大之极,几乎十倍于凌冲之前修炼的太玄真气的总和。太玄真气以渴骥奔泉之势,在凌冲周身穴窍中肆意流淌,原本干涸之极的穴窍被这道真气一个个充溢填满。凌冲周身真气暴涨,由百川归海之势化为浪拍堤岸、水淹一切之势,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如当日以武入道,感应天地!

    凌冲只觉一瞬之间,灵识清明之极,血液奔流、真气沸腾之声尽在耳中所闻,五脏六腑、气海名门,尽在目中所见,从未如这一刻般,他将自身身体了解的如此通透,甚至还“瞧”见了许多微小之极的伤损之处。

    人生天地之间,食五谷杂粮,呼后天之气,又有练武修身,无不损耗先天精气。这些暗伤便是他历年修炼剑术真气,运行之际所留,平日绝体察不到,等到他人过中年,精力衰退,这才爆发出来,便是取死之道。

    如今皆有真气鼎沸,他以心眼内视之法,将之一一勘察,便可以真气温养治愈,使周身常葆康健。到了这等境界,便是不修道法,也可延年益寿,足有三甲子寿元。

    凌冲心念一动,炼化冰魄罡气之后所生的水行精粹立时喷薄而出,涌向四肢百骸,将这些暗伤错处一一修补完善。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凌冲忽然张口喷出一口淤血,其中不乏大块血块,俱呈漆黑之色,却是他将历年积累的暗伤尽数祛除,排除体外。

    凌冲只觉前所未有之舒爽,丹田中太玄母剑剑光不断吞吐太玄真气,一来补益剑光天境之中推演剑法之需,二来经之淬炼之后,反哺周身穴窍。如今他体内真气自成循环,才算修成一道大周天之数。

    凌冲缓缓起身,伸拳一握,周身骨架发出噼啪声响,犹如铁锅炒豆,良久方绝。以他如今真气身手,再对上萧厉的陨星刀,若有一口好剑傍身,绝可将之斩于剑下。

    凌冲向叶向天俯身一拜,说道:“亏得师兄带契,方有今日机缘。小弟谢过师兄厚恩!”叶向天心下亦十分惊异,不曾料想凌冲居然有如此潜质,足足吸取五道冰魄罡气,足见根基之厚,他淡淡说道:“师弟不必多礼,此是你自家机缘到了,为兄不过因缘际会。不过今日之事,你也无需对外宣扬,对亦如也不必告知。”

    凌冲点头遵命。张亦如一心修复伤势,神游物外,凌冲炼化冰魄罡气的异象便未瞧见。叶向天深知自家弟子少年心性,好大喜事,若是得知凌冲有如此修道之姿,只怕便会传扬出去,为外界知晓。任一门派出了这等前途广大的弟子,只怕第一反应便是将之扼杀,到时候不仅魔道高手要将凌冲除之后快,便连正道同道怕是也要有些小动作,一动不如一静,倒不如顺其自然,保守秘密。

    张亦如与凌冲炼化罡气,已然过去四五个时辰。三人清晨起自金陵城外、灵江之畔,如今已是天色擦黑,叶向天刻意放缓剑遁之速,却也飞出万里之遥,如今已是在汪洋大海之上。

    只听张亦如一声长吁,呼出一口浊气,睁眼醒来,一番调息之下,已将被太白玄罡震动丹田的伤势治愈大半,急忙起身,低头道:“师傅,我”叶向天淡淡说道:“不必在意,以你此时修为,要炼化太白玄罡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你被罡气震伤,亦在为师料中。既然已经复原,且寻个地方歇脚。”

    将剑光一抖,便即下落。若是有人在地面抬头望去,便可见一道飞光,如流星飞堕,彗尾横扫,直落海中。叶向天寻了一处海岛,收了剑光,一股海风腥气扑面而来。

    凌冲深吸一口,顿觉胸中一股湿润之意扩散开来,此刻已是月上中天,月华之下,但见海浪拍滚,耳中俱是浪涛之声。金陵城靠近大海,但他也只在海岸之上游玩过几次,绝无出海经历。此时身在汪洋之中,虽是举目无亲,却也生出几分新鲜之感。

    海岛之上古木参天,三人也不入林,只在岸边落定。叶向天说道:“亦如可去林中打些野物柴火,你与你凌师叔功力不够,未到辟谷之境,吃些肉食,补益元气。”三人之中,张亦如辈分最低,有事弟子服其劳,他应了一声,快步跑入林中。

    不旋踵间,已打了许多干柴,又猎到一头野猪,又在林中寻到一处水泉,就着清水将野猪剥洗干净,砍了两条前腿,架在火上烘烤。张亦如忙前忙后,虽是出身显贵,居然并不骄纵,反而有几分山间野趣之意。他拜师十载,除了日夕修炼太玄剑派拳剑内功之外,叶向天也不时带他御剑飞天,往大明朝各处游历,增长见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