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九 斩杀蟹武!
    叶向天冷哼一声,催动剑诀,这一次他却并未动用灭道真气。剑气雷音的剑术虽然剑气迅快,敌人往往还未反应,已被剑光斩杀,然后方才听到雷音剑鸣之声。但消耗真气也是极多,叶向天修炼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真气在同一境界之中,算的十分浑厚,却也只能同时催动十二道剑气施展剑气雷音之术。方才他放出六道剑气,实已是动用了丹田中半数真气。

    他将手中剑诀一攒一放,大海之上,妖雾之中,登时升起千道剑光,光寒凛冽,剑气森森。这道剑诀便是叶向天向凌冲提过的沧浪诀。这道法诀乃是太玄剑派前辈长老创出,专为滋养肉身庐舍,免得弟子常年练剑,还未修成长生,身子已被五金剑气所伤,弄得千疮百孔,再无望得窥更上乘境界。

    那位长老当初草创这门法诀之时,一时技痒,将一门御剑心诀也自汇入其中。这门御剑心诀,别无其他妙用,专能催动水行真气化为剑光剑气,每一道剑光也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便消散无形。这门剑诀全靠的催生剑光够多,剑光锋锐之处却全无威力,本是十分鸡肋。那位前辈也不过是偶然所做,只不舍一番心血,索性编入沧浪诀之中。

    叶向天博闻强识,修习沧浪诀时,还曾将这道水行剑诀研究过几日,这门剑诀虽攻坚之力不强,但胜在剑光够多,若是能有足够真气补充,最适合战场之上,杀戮修为低下的普通兵士。如今在东海之上,面对数万海族兵士的围攻,这一门鸡肋剑诀却是发挥出了意想不到的大威力。

    叶向天发动剑诀,但见千道剑光,其威煌煌,他将手一举,千道剑光排列而出,齐齐往大阵之中飞去。这一次连蟹武的眼光也瞧得出这些剑光威力不大,若是砍在自家身上,不过微微一痛,便能挺了过去。但对手下兵士而言,却足以致命。他再也按捺不住,手提两柄擂鼓瓮金锤,一声大喝,跳出阵外,两柄大锤裹挟恶风,直直往叶向天头顶砸去!

    那千道剑光杀入八门锁神阵中,每一道剑光都极细微,但如游鱼一般,左躲右闪。一位长枪虾兵手提大枪,抖出两道枪花,想将剑光拦下,沧浪剑光只闪的一闪,便自他颈上抹过。那虾兵犹自不觉,直到身首分家,一颗虾头飞起老高,转眼瞧见一具无头尸体好生眼熟,刚要细想,脑中一黑,已自死去。

    那道剑光斩杀了虾兵之后,本当消散虚空,剑光本已暗淡下去,四周无穷水系精气用来,剑光得了大补滋润,登时又复明亮起来,一个跳跃之下,又将一名提着短刀的蟹将斩为两段。这沧浪剑诀剑气并不锋锐,杀伤力不强,但用在此处却是恰如其分。

    每一道剑光斩杀一名妖兵之后,便可汲取四周几乎无穷无尽的水行精气,壮大自身,也就避免了剑光脆弱,用后即毁的弊端。在汪洋之上,水行精气几乎无穷无尽,取之不竭,因此剑光随衰随补,永无消散之虞。凌冲在叶向天身后早已瞧得呆了,眼见千道剑光如百战精兵,列队扑入阵中,倏而又扩散开来,一道剑光一闪之间,便会夺走一直妖怪性命。吞噬水行精气之后,又自龙精虎猛,千道剑光,不过数息之间,已有数百妖兵丧命剑下。当真是杀人如割草,静夜不闻声。

    蟹武抖动两枚大锤,如山岳压顶,照准叶向天项上人头砸来。他拿捏的时机极好,叶向天要分出大半精力,操控沧浪剑光,蟹武这一下又带有几分偷袭之意,有极大信心能将这道人六阳魁首拍的粉碎。他这两柄大锤并非凡物,通体以铁精铸成,又因屡有功劳,三太子敖意一高兴,赏赐了他七两海底沉金。

    此物亦是天才地宝,是金母之精沉于海底,吸纳万载水精之气,金水二行化合而成。一两有百斤之重,七两足足有七百斤上下。万载沉金若是打造兵器之时加入一些,凡铁立成神兵,锋锐无匹,是千年寒铁更佳的炼剑宝材。龙宫虽然豪富,但这等宝物所存亦是不多。蟹武得了七两,乃是极重的分量,但单独炼制兵器却又不够,是他别出心裁,用了万斤铁精混以海底沉金,铸造了两柄擂鼓瓮金锤,重有万斤,以他膂力施展开来,等闲修士若是被他近身,便是一锤锤死的下场。

    这一对擂鼓瓮金锤掺有七两海底沉金,坚实无比,等闲宝物也伤之不得。蟹武凭借这对宝贝,着实打死了不少敌人,因此信心爆棚。见叶向天专心操控沧浪剑气,对自己近身丝毫不加理会,心头更是冷笑:“这厮想必是对自家剑术深具信心,这才让我欺近身来,老子便让你知晓,什么是以力克巧!”

    两柄大锤挂动恶风,眨眼功夫,离叶向天头顶不过一尺距离。张亦如只瞧得面上变色,忍不住叫道:“师傅小心!”叶向天微微仰头,张口吐出一道白光。蟹武见那道人虽是双目紧闭,但还是觉察出一股淡淡的蔑视之意,忍不住大怒,却见那道人张口吐出一道白光,乃是一道森然剑气。

    蟹武狞笑一声,左手锤反手锤出,其势快绝,此是他百练而成的绝技,依仗膂力惊人,将一柄大锤主动出击,去砸敌人的飞剑法宝。一来锤速惊人,而来擂鼓瓮金锤锤头巨大,飞剑剑光细小,略一抡动之间,总能碰上飞剑,便可将之砸飞。左手锤封挡飞剑,右手锤却依旧砸向叶向天一颗六阳魁首。

    蟹武左手锤本是十拿九稳,仅凭一缕劲风便可将那剑气横扫出去,谁知锤剑相交的一刹那,那剑气陡然一个扭曲,居然险之又险的避过大锤,直往蟹武头上绕去。蟹武只瞧得亡魂皆冒,大叫一声,急忙舞动双锤回来护身,却已来不及了,那剑气绕着蟹武脖颈,轻柔一转,便听这头蟹精一声惨嚎,一颗硕大蟹头迎空飞起,已被斩杀。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