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二 落荒而逃
    鲛娇公主美眸中只瞧得异彩涟涟,嘴角挂着一丝柔笑,也不知在想什么。鲛三力时刻留神自家这位公主,见她面露羞笑,心头便是一震:“不好!这小娘皮别是春心发了罢!也对,她现在举目无依,若能与太玄剑派搭上关系,便是东海龙君也要忌惮几分,这其中最保险者,莫过于委身下嫁。那领头的道士辈分极高,不好勾搭,最合适的莫过于那两个小子,这个小白脸剑术如此高强,说不得日后便是太玄剑派中的有数人物,也算的前途广大,实是再好不过的人选。我可要小心行事,莫要到头来鸡飞蛋打。且寻个空隙,将这小白脸打杀了,也好绝了小娘皮的心思!”

    鲛三力心头转着十分不甚良善的主意,目光紧盯凌冲,瞬也不瞬。凌冲只顾杀敌,却不知自家已被人盯上,且还要打着主意让自己横死。凌冲手中长刀也砍的卷刃,双手各自夺了两条短枪,依旧施展一套绵密剑法。他连番厮杀之下,真气运行已不如之前顺畅,手臂如挽铅块,周身穴窍也自疼痛欲裂,却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每时每刻皆有无数刀枪杀来,稍有疏忽,便是身遭惨劫的下场。饶是他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身上也已中了数剑,真气也封不住穴窍,鲜血横流。

    但他咬定牙关,只是默默厮杀,不肯出声向叶向天求救。一旁张亦如也自淤血厮杀,却已近油尽灯枯之时,他却无凌冲的本事,能以太玄母剑剑光推演敌人法术、兵器来路,一剑破之,只能老老实实的砍杀不停,身上已有数处创伤,最深者,腹部划出了一个大口子,几乎能瞧见内里的肠子。只是他身体强壮,勉强一声不吭。

    鲛娇公主忽然柔声道:“三力将军,请你去助那两位仙长一助罢,我瞧他们快要坚持不住了。”鲛三力冷笑道:“公主多虑了,那施展剑气雷音剑术的道士乃是为了磨炼他二人的道心,这才放手令其杀戮海族兵士,若是危及到他二人性命,那道士绝不会袖手旁观,我瞧其中一个快要真气枯竭,那道人怕是要出手相救了。”

    话音未落,叶向天果然冷哼一声,伸手在空中虚虚一抓,两道真气发出,凌冲与张亦如正在忘我拼斗,忽然周身一紧,衣袂翻腾之间,已被捉出包围之外,落在叶向天身旁。叶向天伸手一指,一道金光自指尖发出,从张亦如鼻中钻入,在七窍之中游走不定,却是以本身真气助徒弟疗伤。

    张亦如流年不利,先是白日在极天之上凝练罡气,被太白玄罡震伤了丹田,险些伤及道基,夜晚又与无数海族兵士莫名其妙一场好杀,几乎活活累死,得了乃师一股精纯真气之助,这才转危为安,专心疗伤,不理外物。

    凌冲却比张亦如要好得多,虽也挨了多下攒刺,但每一击皆能恰到好处避开要害之处,身上创伤虽多,却并不严重,勉强还能站的极稳。叶向天一面为徒弟疗伤,一面取出一粒丹药,递给凌冲。凌冲双手接过,认出便是当日他在望月楼手上之后,叶向天所留的药丸,一口吞下,一股暖流直入丹田,通体温热起来,疲劳伤痛之感一扫而空。

    凌冲与张亦如被叶向天救走,他二人一同好杀,也不过杀伤了千余名兵士,尚有三四万海族妖兵,不见了二人踪迹,一发鼓噪起来。叶向天提气喝道:“尔等听清了,我等乃是中土太玄剑派弟子,前来东海乃是为了往神木岛求取一件宝物。原本无意插手龙宫三太子与鲛人一族的恩怨,只是你等统兵将领不问青红皂白,强要杀戮我等,这才被我以剑术斩杀。你等修为低下,上天有好生之德,叶某也不愿多作杀戮,若是就此散去,我等绝不追杀。尔等回转龙宫,可上禀三太子,便说那蟹精乃是太玄剑派掌教大弟子叶向天所杀,他若要报仇,只管往太玄剑派而去,无论何等阵势,叶某俱都接着!”

    声音滚滚,如雷震耳,一波一波传递出去,声震四野。余下海族兵士正自无头苍蝇般乱窜,听闻此声,俱都安定下来。一只虾兵壮着胆子叫道:“兀那道人!我等若是就此散去,你果然不会追杀么!”叶向天淡然喝道:“你等不过是乌合之众,杀之何益?还不速速散去,再要多嘴,定斩不饶!”将剑诀一引,东海之上狂风翻卷,陡然腾起一道粗大水柱,豁然分处,无数道沧浪剑光、剑气漫空乱飞,拖曳芒尾,其势猛恶骇人之极。

    这些虾兵蟹将等海族兵士瞧见这等阵仗,登时气馁丧气,方知这道人方才还未全力施为,在人家眼中,自家这座什么狗屁八门锁神阵也不过是随手可破,随手可杀的货色。当下便有数千妖兵壮着胆子,瞧瞧离去。叶向天果然卓然而立,不曾为难半分。有了这些兵士带头,余下妖兵纷纷掉头便跑,有的索性沉入海中,借水而遁。

    数万虾兵蟹将,本是追随蟹武、海鱼精追杀鲛娇公主,谁知半路杀出个长大道士,不由分说,先是斩破一面阵旗,又将蟹武将军一剑斩杀,连海鱼精副将都给吓破了胆子,临阵脱逃。尤其最后放出两个煞星,虽是修为低下,却偏偏剑法超群,自家兄弟鼓勇而上,居然不曾留下一个活口。在幸存的海族士兵心中,这三个来自什么太玄剑派的家伙,简直如杀神一般,出手不留情,虾兵蟹将仗着龙宫靠山,在东海一片向来横行霸道,谁知今日踢正了铁板,被一通好杀。尤其这三个道人还要往神木岛去,那神木岛亦是东海之中一处极大势力,与龙宫交情极好,两家还联手设立了坊市。若是神木岛出面说项,只怕龙君亦会给个面子,将此事按下不理,那自家兄弟这些个伤亡岂非白死?这些兵将也不是傻子,许多便想到了此处,脸色也白了,急急忙忙水遁逃命,连那几面用来布阵的大旗也顾不得要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