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四 专克龙族
    毕竟此宝本质甚佳,生就灵识的机会总比其他宝物多些。只是欲使此宝重光,至少要斩杀两头纯阳级数的老龙。如今连带四海龙君在内,龙族也不过有七八头纯阳境界的高手,太玄剑派若将此宝重炼,几乎等同于与龙族宣战,下场虽不至于灭门,却也必定如血河宗一般,就此衰落下去。因此思虑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打算。

    先天坎金神网威力虽然神妙,因是龙鲸老祖所炼,沾染了龙族气息,见了遁龙桩,十成威力发挥不出四成,才会被纯白精气所托,落不下来。龙鲸沙通见连先天坎金神网都奈何不得遁龙桩,不由慌了神。龙鲸一族有天龙血脉,素来与龙宫交好,他的祖父龙鲸一族现任族长沙泷又是神木岛客卿长老,因此沙通自出生以来,在东海之中,可谓是横行霸道,无人胆敢招惹。这一次他刚刚修成金丹,本来奉了乃祖之命,在洞府中潜心修炼,打熬根基,只因被人挑唆,这才出头生事,出来寻叶向天的晦气。

    他自忖以大妖之身,修成金丹。法力之浑厚本就是同境界人族修士的数十倍之多,足可碾压叶向天。还有两大天赋妖法,龙鲸天音与玄鲸吞海功,便算如此,还是将乃祖的护身至宝先天坎金神网待在身边。沙泷身为龙鲸一族族长,纯阳境界老祖,自然炼有许多威力无穷之宝,但唯有这件先天坎金神网,只需金丹境界便可应用自如,因此便赐了孙儿防身。

    谁知沙通自以为万无一失,兴冲冲跑来,先是玄鲸吞海功与叶向天的七道灭道剑光僵持不下,连龙鲸天音居然也被一个修为孱弱的小子用奇怪剑音之声抵住。如今祭起先天坎金神网,又被一件奇怪之极的物事托住,落不下去。那件异宝还给他一种极度危险之感,似乎专门克制龙鲸一族一般。

    “不好,这叶向天十分扎手,尤其那件宝物,似乎专克我龙鲸一族的法力,若是被他腾出手来,施展宝物,只怕老子今天要凶多吉少。还是走为上策,等我去求祖父,再弄来两件宝物,或是寻几个帮手,再来寻他晦气!”沙通也并非鲁莽之辈,当下起了退避之意,便想将先天坎金神网收回。

    谁知叶向天斗法经验丰富之极,似乎知晓沙通起了去意,将剑诀一指,又是三道灭道剑光飞出。这一次却非往沙通本体上斩去,而是漫空飞舞,往先天坎金神网所发金白二气斩去。这金白二气乃是先天坎金神网凝练的坎金二行精气,妙用无穷。但灭道剑光乃是灭道真法所化,恰能克制一切后天五行变化,剑光斩在坎金之气上,登时将之斩灭。

    不过数息之间,三道灭道剑光便斩断了数十条金白二气,先天坎金神网登时威能大减。那遁龙桩发出声声清鸣,居然舍了先天坎金神网,直往沙通本体上飞去。沙通只吓得亡魂皆冒,一面死命向后奔逃,一面狠命催动癸水神雷,往遁龙桩上炸去。他虽不知这件宝物的来历出身,但给他的感觉十分不妙,尤其这件宝物之上,散发出种种不详之感,似乎有无数天龙冤魂、污血浸润浇灌。

    “不好!这东西不会是那件专克天下龙族的遁龙桩吧?不对,早已听闻那遁龙桩太干龙族之忌,被龙族长老连手将此宝毁去,便连执掌此宝的那位散仙也给打的魂飞魄散。为何今天却又出现在世间?”心头胡思乱想,却不妨碍他掀起无边巨浪,借着水遁飞逃。

    叶向天冷冷一笑,提声喝道:“兀那孽畜!莫要逃了,若你束手就擒,还给留你一条性命,再要执迷不悟,我这宝物往下一落,你便是真龙之体,也要饮恨当场,数百年修行毁于一旦,却是何苦来哉!”

    声音远远传入沙通耳中,只把他气得三尸神暴跳,龙鲸一族血脉高贵,只在天龙之下,谁敢骂他一声“孽畜”?有心回头再战,将叶向天的脑袋拧下来,无奈那遁龙桩追得甚紧,若是回身,只怕被遁龙桩一把装了去,只得忍住愤恨,拼命水遁而逃。

    龙鲸虽是体型庞大,但水遁之术施展开来,却是迅快已极,不过数息功夫,已逃出数百里去。叶向天却是老神在在,只将手捏拳,沙通顿觉体内七道灭道剑气做起怪来,原本七道剑气与玄鲸吞海功僵持不下,却陡然威力暴涨,剑光明灭之间,将沙通体内真气不断消磨。

    沙通正御使水遁,七道灭道剑气一瞬之间,足足吞噬了他体内一成真气,虽因龙鲸真气过于雄浑,灭道剑气一时炼化不得,也自崩灭了四道,但就这般缓得一缓,却令他体内灵机不畅,真气运转有了那么一丝停滞。便这般停的一停,那遁龙桩便已追了上来,漫天白气将癸水神雷扫在一旁,无数天花、清音浮现,现出了本体。却是一根木桩并三道金环,正是降龙桩与囚龙索,往下便落。

    沙通大叫一声,当真是亡魂皆冒,此时他已能肯定,这宝物正是专克诸天龙族的遁龙桩,莫说是他一个小小龙鲸,便是纯阳级数的天龙高手来了,也要饮恨当场。没奈何,也不甘束手待毙,只能拼命运转一股真气,打算将丹田中一枚性命交修的内丹喷将出来,先托住遁龙桩一托,此是死中求活之意,成与不成,只看天意了。

    遁龙桩乃是一位前辈散仙炼制,专一克制龙族之宝。那位散仙年少时,得罪了龙族高手,师门全家皆被屠戮。这位散仙苦修数百年,仗着机缘了得,终于修成纯阳法力,本想杀光龙族,为师亲报仇,无奈却发现龙族牙口众多,非但龙子龙孙无数,连带有天龙血脉的种族亦是不少,凭他一个小小纯阳级数的散仙,绝难杀净。

    他苦思数载,终于想到一条捷径,隐藏了身份,拜入一家炼器大派之中修行,以他纯阳级数的法力,隐藏行迹,只要不是正面遇上同等级数的老祖,外人绝难发觉。这般修行了百年,已然做到了金丹级数弟子身份,将那家炼器大派的真传学到手中。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