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五 降服沙通
    那位散仙也不敢多呆,当下飘然而去,云游四方,采集天材地宝。那家炼器大派之中,有一种专为杀伐之用的宝物,须以生灵精血魂魄炼制,练成之后,对于同源血脉的生灵却有极强的克制之力。那位散仙看中的便是这一道炼器法诀,他学到法诀之后,花费百年苦功,收集到了炼制的宝材。之后许以重利,请一位炼器大师出手,打造这件宝物。

    前后花费了三百年时光,方才将这件宝物祭炼成功,便是遁龙桩。那位散仙持了这件宝物,专挑龙族之中血脉孱弱的生灵下手。龙性本***族之中有许多种族皆有龙族的血统。那位散仙斩杀这些血统薄弱的生灵,用以淬炼遁龙桩。渐渐越杀越多,这件宝物的威能也自飞速提升。

    杀到后来,龙族也自有了察觉,派遣一位纯阳级数的长老调查此事。此时遁龙桩离开启灵智,成就法宝,只差一步。那位散仙便孤注一掷,趁着那位长老独身外出,半路埋伏,费尽辛苦,将之斩杀。遁龙桩吞噬了纯阳级数的龙魂龙血,立时开光,成就法宝。

    那位散仙至此便放开手脚,大肆杀戮龙族,专挑落单的长老高手下手。一时之间,整个龙族接连陨落了数位高手长老。惹得龙君震怒,当下由一位精擅先天易数的龙君出手,推演出那位散仙的跟脚下落,又有四位纯阳龙族携带三件龙族世传的法宝,在半途设伏,欲将那位散仙诛杀。

    那一战当真是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足足鏖战了七日七夜,那位散仙自知绝无幸理,他性子也自偏激,当下招招皆是搏命的路数,又将遁龙桩祭起,威力发挥至最大。四位龙族长老并三件法宝,一起出手,最后虽将那位散仙斩杀当场,连带遁龙桩也被打落了境界,险些废去,流落不知所踪。但四位龙族长老也自陨落了两位,余下两位也身受重伤,将养了数百年也恢复法力。三件法宝居然也被那散仙打废了一件。

    这一仗可谓是惨胜,四海龙君盛怒之下,迁怒于人,查出炼制遁龙桩的法诀乃是出自那一家炼器大派,连带还有一位炼器高人帮忙炼制,当下尽起高手,布下绝户大阵,将那家炼器门派团团围困。可怜那家炼器宗门也不过三位纯阳级数,连带门下脱劫、待诏长老也不过七八位,被龙族以绝**力,连带山门景致,尽数炼成了飞灰,一个人口也未逃出。之后四海龙君还不解气,又找上了当年为散仙炼制遁龙桩的炼器高人,也将之斩杀。

    这一役龙族损失了数位纯阳级数的长老高手与无数龙血后裔,连带三件法宝也伤残不一。虽将那位散仙斩杀,连带拔除了一门炼器宗门,但此举太犯忌讳,遭至人族修行大派敌视,当时的正道大派联合起来,向龙族施压,四海龙君迫于正道压力,尤其族中也要休养生息,迫不得已,签订了城下之盟,约定龙族势力不出四海,也绝不可再擅自剿灭修道宗门,否则天下修道之人群起诛之。

    这件遁龙桩流落凡间数百年,被太玄剑派长老得到手中,冒天下之大不韪,以种种天材地宝,将之祭炼还原,但缺了龙魂龙血祭炉,只勉强修复了七八分,不曾恢复昔日纯阳法宝的威风。便是这七八分的威力,对付沙通一个小小修成金丹的龙鲸,却是手到擒来。

    沙通将心一横,便要放出性命交修的内丹,拼着内丹不要,只需挡得一挡,便可死中求活。谁知遁龙桩乃是天生克制龙族之利器,便是纯阳级数的老龙见了,十成功力也只能发挥三成,沙通被遁龙桩气息沾染,运用真气本就不灵,加之叶向天的灭道剑光不停作祟,他丹田中一粒内丹居然挪移不动。

    沙通惊得冷汗直冒,方欲再有动作,却见遁龙桩在一片清音萦绕之中,逼上身来,朵朵白花飘舞,往下便落。沙通耳听妙音,鼻闻沁香,脑中便是一晕,一颗魂儿飘飘荡荡,不知身在何处。

    凌冲在叶向天剑气包裹之中,安如山峦。只见叶向天抖手打出一件宝物,将沙通所发癸水神雷尽数排荡开来,跟着向下一落,沙通一个高有数十丈的巨然之物,居然眼见缩小,被收入其中。恍惚之间,凌冲只见一只龙首鲸身,腹下生有五爪的怪物,在眼前一晃而过。三枚金环依次套落,又被降龙桩紧紧束缚。跟着便是一片白雾,瞧不清楚了。

    叶向天一声长笑,伸手一招,那遁龙桩化为一道流光,钻入他袖中不见。沙通被降伏,漫天水汽与癸水神雷自是消散无踪,又是一副天朗气清。张亦如也顾不得伤势,问道:“叶师兄,方才那件宝物实在厉害,居然连那么妖物亦能收伏!”凌冲也自十分兴奋,自离家以来,虽是迭经战阵,次次负伤,眼界见识却大有增长,尤其许多剑术、法宝、阵术等,更是令他有目不暇给之感。

    叶向天说道:“此宝乃是本门一大隐秘,专克诸天龙族血脉。日后回山还需缴还。此宝大干龙族忌讳,不可走漏了风声。你们切要谨记!”凌冲与张亦如俱是心头凛然,不敢再问。

    叶向天遥望海天,缓缓说道:“这孽障出身龙鲸一族,乃是天龙与太古巨鲸交合而生的异种,天生便有妖法随身,得天地眷顾。尤其是练成一粒内丹,更能通灵变化,法力雄浑。龙鲸一族当代族长沙泷早已修成纯阳,法力广大。千年之前,被神木岛前代掌教降服,代师收徒,认作师弟,拜为神木岛长老,实则奉命看守一处要地。这孽障乃是沙泷后人,必是受人蛊惑,来与我等为难,且不去管他,若是沙泷胆敢出手,自有本门长老接着。你二人受伤不轻,且打坐运气,只等伤好之后,再去神木岛不迟。”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