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七 于沛算计
    由此四人得了真仙遗宝,创立了神木岛一脉。木岳二族得了真仙道书的全本,因此把持门中大位,于朱二姓只因祖上所得,不过真仙道法十之四五,先天不足,因此在神木岛中只得些不大掌权的虚位。于朱二姓对如此安排早有不满,只是木岳二姓势大,也不敢轻易发难。

    那中年道人唤作于沛,乃是于姓子弟。那长须道人道号随天,却并非四大姓子弟,而是被于沛之父瞧中了修道资质,特意收归门下,传授道法。于朱两姓虽仅得了那位真仙道统十分之四五,但亦有直指纯阳的法门,历代之中也出过几位纯阳老祖。只是被木岳两姓算计,大多殁于与魔道高手争斗之中。

    纯阳级数的高手虽是得了长生,但亦有劫难,亦有陨落之虞。若是劫数临头,也会被人打散了元神,打落长生境界,千百年苦功毁于一旦。如今于朱两姓在神木岛中仅余两位纯阳老祖,俱都常年闭关不出。于沛之父于啸传授随天道法丝毫不曾藏私,随天与于沛自小一同修持,感情深厚。

    随天道人入道二百载有余,不过一百二十年便铸就金丹,之后蹉跎了数十载,如今一朝感悟大道灵机,终于要买入抱婴之境。若他能修成婴儿,于氏宗族自可再添一大臂助。神木岛以修为论高下,若是随天道人修成婴儿,便可升为执事长老,位高权重。

    随天道人说道:“师弟修成金丹亦有数十载,只是你心念杂乱,不肯痛下苦功,若你能抛下坊市执事之位,精心随我修行,不出百年,亦可成就婴儿,岂不是好?”

    于沛面色一黯,继而笑道:“小弟可不是修道的材料,自家事自家知。这坊市执事之职,关乎我于氏宗族一门修道外物积累,万万不可大意。师兄欲成就婴儿,所需修道宝材亦是不少,若无小弟从中周旋,只怕还有人要从中刁难。”

    于沛修道之资不成,总有于啸这等大宗师之父,也只勉强修成了一粒金丹,等级还不甚高,随天道人提了几次,要他精心修持,莫要分心俗务,于沛总是不听。神木岛在东海之上,开设了一处坊市。其中专一为修士交易种种天才地宝、修道法诀,乃至奴婢牙口、宝物法器,可谓应有尽有。

    这东海坊市有神木岛背后撑腰,东海之中又是产出无尽,因此生意十分红火,连龙宫之中也有高手时常前来光顾,可谓日进斗金。神木岛靠着这处坊市,可谓大赚特赚。而坊市执事一职,便是其中油水最大的职位。于沛修道不行,与人周旋却十分拿手,长袖善舞,因此央求乃父,求了这么一个职位,自他到任之后,于朱两姓修士修道所需外物宝材,果然比之前供给的多得多。

    随天道人说了他几次,知他志不在此,便也不提,问道:“师弟今日来此,可是有甚么要事么?”于沛收了嬉笑之色,正色道:“师兄可知那太玄剑派已然山门重开?”

    随天点头:“此事早已风传,为兄自是知晓。只是太玄剑派素来在中土立派,与本门虽是同为正道宗门,却鲜有往来,师弟怎么忽然想起此事?”于沛道:“师兄有所不知,前几日在中土金陵灵江江畔,那癞仙遗宝出世,引动有缘之人四方汇聚,太玄剑派掌门弟子叶向天也参与其中,放出话来,欲以先天庚金之气,换取本门先天灵根所产的乙木精气,如今正往东海而来!”

    随天道人眼中神光一闪,沉声道:“此事当真?”于沛道:“当日他与星宿魔宗莫孤月联手,斩杀数十位异派散修。又在金陵城中将少阳剑派掌教之子杨天琪一条臂膀斩断,断了其修道之途。怎会有假!我也是听闻来坊市交易的修士之言,还特地命人暗中打探了一番。昨夜叶向天在东海一处荒岛之上,与龙宫三太子所部激战,大破八门锁神阵,斩杀龙宫兵士数万,惹得三太子敖意暴怒,如今正要集结大军,前去征讨。”

    随天道人心知这个师弟虽非修道之才,但机谋百变,乃是于氏之中的智者,许多谋划便是出自其手,当下问道:“师弟必不会无的放矢,你说这些,究竟是何用意?”

    于沛笑道:“师兄还看不透么?那先天庚金之气恰能克制先天乙木精气,若是被掌教得了到手,只怕立时炼成一件法宝,以金克木,日后还哪有我于朱两姓的活路!”神木岛弟子所学俱从真仙所遗道书中化来,因此功法皆为乙木一派,先天上为金行功法克制。若是叶向天真将先天庚金之气送来,神木岛掌教必会以此炼制一件金行之宝,以此弥补神木岛道法先天弱势,更可以此镇压宗派门户。

    若是如此,原本于朱两家在岛上便是弱势,处境势必更加不堪。随天道人虽非四姓中人,但自小被于啸渡上岛来,早已视其为父,闻言点头道:“若当真如此,只怕我于朱两家更要举步维艰。师弟有何妙策,能使那叶向天手中先天庚金之气入不了掌教手中么?”

    于沛神秘一笑,说道:“此事说来亦是反掌之易。师兄难道忘了那位龙鲸老祖了么?”随天道人吃了一惊,低声喝道:“你失心疯了?那位老祖乃是纯阳级数,岂是你一个小小金丹能够算计的?若是被他发现,连恩师也护不住你!”

    于沛笑道:“师兄不必惊慌。我自然不敢算计纯阳级数的老祖,但他有一位孙儿,却甚是草包。”随天道人迟疑道:“难道是沙通么?我只闻他修成金丹,能够化为人形,被沙泷老祖勒令打熬法力,不许出洞一步。”

    于沛得意一笑:“那沙通虽然修成金丹,但脑子向来不怎么灵光,我只遣人买通了他身边几条小龙鲸,只说那太玄剑派如何霸道,那叶向天如何瞧不起妖类出身的修士。自然便传入沙通耳中。我临来之时,那沙通已是携了几件宝物,怒气冲冲冲出洞府,去寻那叶向天的晦气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