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零四 碧流岛岳挺
    叶向天忽然沉声道:“师弟,此去前路便是碧流岛,为兄不会再以庚金剑气破敌,须你以自身剑术,战胜岛上高手,不过你放心,我自会以法力将其修为境界压制到与你一般,同等境界之下,要靠你的剑术胜之。”

    凌冲点头道:“小弟知道了,请师兄施为便是。”叶向天点头,既然要磨炼凌冲剑术,自然不能仅靠庚金剑气破关直入,须得与守岛高手厮杀拼斗,方能有所突破。剑光如流星飞堕,直入碧流岛上。

    碧流岛乃是四十七岛中第三岛,岛上风光旖旎,杂花生树,绚烂非常。岛中间乃是一座极大湖泊,湖面澄清若镜,波澜不兴,宛如一块巨大碧玉,隐约可见许多水族徜徉,水气氤氲,朦胧非常。

    叶向天操御剑光,落在大湖一面,张亦如十分有眼色,不等乃师吩咐,先自提气叫道:“太玄剑派掌教大弟子叶真人等三人奉郭掌教之命,拜谒神木岛岛主,还请岛上道友放行!”他抖擞丹田真气,一字一句念将出来,声震四野,惊得宿鸟四散飞起。

    话音方落,闻听水声大作,平湖陡起浪波,自中间一分为二,水波滔滔之间,现出数位修士,依次踏足陆地。原来这座碧流岛与之前二岛不同,岛上禁制乃是藏于大湖之中,且阵法深入海底,与海中癸水精气相容,威力比之前二岛大去何止一倍?叶向天若要强闯,凭借先天庚金剑气,却也可以,但免不了要将岛上禁制阵法斩破殆尽,大违本心。

    碧湖中分,现出数位道人修士。当先一人长眉细目,背负长剑,一脸精干之色,正是掌控此岛阵法禁制的金丹修士,乃是岳氏子弟,唤作岳挺。他身后跟着六位高手,高矮胖瘦,不尽相同,俱是一脸凶煞之气,不怀好意望着叶向天三人。

    岳挺接到前面两座岛屿飞火传书,言道太玄剑派叶向天悍然创岛,还将岛上先人布置的阵法禁制破坏,不怒反喜。这座碧流岛乃是四十七岛中前六岛阵法之枢机所在,统合六座岛屿阵法,可借六岛之力以为己用,阵法禁制威力至大。莫说叶向天一个区区金丹修士,便是脱劫乃至待诏境界的大高手来了,亦要饮恨收场。

    碧流岛如此重要,自然便须合用之人驻守,木岳两族商议之后,派了岳挺前来坐镇。岳挺入道不过百年,一身法力修为十分浑厚,乃是岳氏一族最有希望在百年之内练就婴儿之辈。族中对他十分看重,他奉命驻守碧流岛,一应修道外物也不曾缺了他的。他以这些宝物为饵,着实接纳了几位高手,以为臂助。

    木岳二族自古便是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岳挺早早投靠了木千山。今日叶向天拜岛,木千山亦曾传话,命岳挺不必阻拦,只坐看于沛安插之眼线自家蹦出来,兴风作浪,日后再收拾不迟。但未料想叶向天强横非常,居然硬闯,尤其手中还有先天庚金剑气所炼飞剑,凌厉之极,连破重明、飞翼二岛禁制。

    若是他任由叶向天离去,不免堕了神木岛威名,方要发动阵势,先将叶向天困住,再做定夺。叶向天却自家飞落,以礼求见,一会儿是仗剑的强人,一会又是谦谦君子,以岳挺阅历之广,也闹不清叶向天葫芦里究竟卖的甚么药。

    叶向天肯垂落剑光,肯以礼相求自然最好,只是太玄剑派之辈素来损人利己,不顾世间礼法,岳挺暗自警惕,稽首一礼,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太玄剑派叶道友大驾光临。贫道岳挺,叶道友既是奉了贵派郭掌教之命,前来拜岛,便当以礼而来。为何硬闯我重明、飞翼二岛,斩破岛上禁制,还诛杀岛上高手?不知叶道友何以教我?”言辞之下,咄咄逼人。

    叶向天淡淡说道:“叶某三人一路行来,便有妖人半路暗算,若非家师早已算定,赐下克制之宝,几乎不能生还。因此不免惊弓之鸟,驾起剑光飞遁。谁知贵派二岛不问青红皂白,催动岛上禁制,叶某迫不得已动用师传庚金飞剑破阵而出,损伤了贵派阵法,一应修复所需财物,全由叶某承担便是。至于诛杀贵派一位高手,实是误会,那人乃是妖物化形,连人身都未完全,猝然拦路,鄙师弟初出茅庐,一惊之下,一剑横削,谁知竟将它腰斩,着实可惜,还望道友节哀顺变。”

    一番话连消带打,非但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还暗讽神木岛阵法不济、高手不高,连初出茅庐的凌冲一剑也接不下,这才身死,又怪的谁来?只将岳挺气得心火乱窜,勉强镇定心神,冷笑道:“叶道友好一张利口,合着破禁杀人全是被逼无奈,反倒是我神木岛的错了?”

    叶向天微微一笑,说道:“我太玄剑派虽是剑修门户,但素来以德服人,轻易不肯诉诸武力。既是鄙师弟误杀贵派高手,这笔账自然也要他来承受。这般如何,便由岳道友选派门下高手,与鄙师弟做那生死之斗,生死各安天命,无论胜败如何,双方皆不得追究,且误杀贵派弟子之事,便算揭过,如何?”

    岳挺心下盘算:“太玄剑派之辈,向来厚颜无耻。先是托辞误杀本门高手,如今却又要生死相斗,死活不论,其中必有缘由,我不可轻易答应,且探探他口风。”摇头道:“修道之辈,设非生死大仇,轻易不会出手。贵师弟误杀的高手,确是一位妖修,只是修道年短,化形未全,也难怪贵派失手。我神木岛亦是讲道理的,既是他修为不够,便活该被杀,只要贵派掌教真人肯修书一封,亲承此事,赔个礼数,便可揭过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