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零七 闪电神通 阴阳吞噬
    凌冲剑出若神,一剑破去数百枚癸水神雷,满真人固然十分惊异,却也不放在心上。癸水神雷本是他放出扰人耳目的,本就不曾注入多少法力,破去了也就破去。真正的杀招却是那一条蛇骨软鞭。

    这条蛇骨鞭炼制之时,满真人特意花费极大价钱,自东海坊市换来一种奇毒化入其中,毒素甚至猛烈,便连金丹修士,一个不防,受了一鞭,亦要打落道行,受尽苦楚,何况凌冲一个区区刚入道的小儿?

    蛇影无痕,悄无声息,往凌冲后背抽来。凌冲全神灌注于寒铁剑之上,便在蛇骨鞭将及后背之时,手中寒铁剑陡化寒光,脱手飞出,却是后发先至,正中蛇骨鞭中段。这一剑力道极大,蛇骨鞭宛如一条灵蟒被击中七寸,鞭首一昂,将寒铁剑紧紧缠裹。

    凌冲手掐剑诀,真气勃发,寒铁剑荡出层层寒光,蛇骨鞭鞭身之上腾起道道墨彩,双方僵持不下。剑修之道,一身修为尽在一口飞剑之上。一般而言,打通天地玄关,通达百窍,真气自生,便可洗练飞剑,御剑百步,取敌首级。待到炼就罡气,更能轻身独步,飞腾琼宇,御剑绝迹,出入青冥。

    凌冲以武入道,感悟先天,体内太玄真气醇厚纯然,早就能御剑百步,身剑合一,他自家也曾多次习练此道,今日对阵满真人,终于御剑施展。御剑百步不过是仙家剑术入门之道,但对凌冲而言却是极大的飞跃,表明他已初窥剑仙修道之门户,迈入修士之行列了。

    寒铁剑脱手飞出,还未算是御剑百步的剑术,只是以真气操控而已。凌冲体内太玄真气欲沸,遥遥感应飞剑,只觉自家与寒铁剑之间似有一条极细的长线牵引,起承转合,莫不如意,舒爽的几乎要呻吟出声。

    一柄飞剑的好坏,一要瞧炼制飞剑的材质,二是剑身中蕴含的禁制多寡,三是以何样剑诀炼制飞剑。以凌冲如今的法力,第二、三条全无用处。只看飞剑材质便可,寒铁剑以叶向天夺自龙宫八门锁神阵的阵旗炼制,千年寒铁本就是炼制飞剑的上佳材料,叶向天虽是粗粗炼成,但以他的眼光阅历,即使随手之作,又岂是等闲?

    这柄寒铁剑便是金丹高手亦足堪敷用,遑论凌冲这等小修士。他的太玄真气在剑身之中转的一转,便化为剑气,纵横切割。蛇骨鞭可谓是满真人倾尽所有,炼制的成道之宝,打算一直用到修成金丹。鞭类法器更能克制飞剑,如藤缠树,只要交接,轻易挣脱不得。

    谁知这柄寒铁剑本质太好,又经叶向天之手冶炼,尤其凌冲的太玄真气之精纯,还在其余太玄弟子之上,经寒铁剑加持,所发剑气居然生生抵住了蛇骨鞭的缠裹。这也是玄门正宗剑诀的威力所在,似满真人这等异类出身的妖修,开启灵智全凭自悟,绝及不上人族修士无数代高手心血摸索,创设出的种种剑诀道法,因此异类修士但凡修炼有成,除却龙族那等天生神圣之外,几乎皆要投身人族大派,求取道法的原因。

    人族的道法经过千锤百炼,几乎改无可改,尤其高门大派之中又有直指先天纯阳之无上法门,若能得到手,修道之路便是一片坦途。满真人瞧凌冲不过十几岁年级,居然能身入太玄剑派门墙,自家修行数百年,也不过是个供奉,还要辛苦守卫碧流岛,换取些些供养,不由得起了十分嫉恨之意。

    猛然扬天喷出一口精元之气,落在蛇骨鞭上。那长鞭得了精元滋润,发出阵阵厉啸,如天蛇张吻,死死咬住寒铁剑,仗着自家真气浑厚,要将此剑生生从凌冲手中夺来!

    满真人也未利欲熏心,虽是一口精气喷出,但也未超过脱胎级数的法力,凌冲头顶那一道先天庚金剑气流转不定,却并不落下。满真人瞧在眼中,暗松一口气,叶向天果然说话算话,并不曾以剑气杀人,暗自鼓催真气,务求一击之下,将寒铁剑夺来,剑修手中没了飞剑,便是拔了牙的老虎,任杀任剐了。

    凌冲只觉剑上压了一座小山一般,一股大力与他争夺飞剑,幸好寒铁剑本质坚硬,不然换了他之前所用长剑,只蛇骨鞭一绞,便要断为数截。凌冲潜运真气,与蛇骨鞭抗衡。这等法力比拼,对他而言最是不利,舍去剑招变化之长处,纯以修为而论,绝难取胜。

    满真人满面微笑,心头得意:“这小子果然是个雏儿,居然舍弃了剑招变化,与本真人拼起法力来了。倒也好,如此他落败的更快,待我将他一鞭打死,只消躲入岛上禁制之中,叶向天便再强横,也须攻打不入。只要拖得一时片刻,等本岛高手赶来,神木岛与太玄剑派之间便再无圆转余地。于沛交托之事便算办妥,本真人也可将那件宝物到手,修炼本命神通了!”

    他这厢打着如意算盘,张亦如将二人斗法瞧在眼中,心下鄙夷:“这便宜师叔果然技止于此,居然舍弃剑术诸般变化,转而与人斗起法力来?岂非舍本逐末?若是我出手,先要拉开双方距离,再以飞剑刺击之术,杀得对手缓不过神来,再以一招神妙剑术变化,一剑将敌枭首,岂不快哉!”

    如今修道界之中,凡是练剑之辈,大多以飞剑刺击、凌空绝迹为上,或修成飞剑、或练就剑丸,以真气催动,万里之外,取敌项上首级,快哉当风。似凌冲这等斗法,多半为剑修所不齿,扬短避长,事倍功半。张亦如得叶向天十载亲炙,眼界极高,所言亦非无有道理。

    岳挺瞧着叶向天面色,见他面沉似水,绝无一丝惊慌郁怒之意,心下暗暗惕醒:“这姓叶的素来诡计多谋,少主也吩咐我莫要小瞧了此人。他既敢派这黄毛小子下场,必是有几分本事的。满真人那厮仗着一手先天闪电的法术,平日趾高气昂,此时出头,便是胜了,少主也绝不会让他好过。我还是莫要掉以轻心,无论双方胜败如何,皆我来收拾残局。”一双眼睛不离二人左右。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