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一四 木氏双雄迎客
    木千山眉头大皱,面上青气一闪,喝道:“那封寒为我青灵翳郁真气闭锁经脉,绝不可能自家挣脱,必是有人暗中出手相助!死去的三名弟子,尸身有何异状?”那弟子回道:“弟子以请岛上执事瞧过,那三人皆为剑气所杀,此外别无异状。”木千山思索片刻,冷笑道:“这妖人意图蒙混过关,必是他先解了封寒闭锁,再命封寒出手,自家袖手旁观,便不会暴露所学道法渊源。岳挺,你持我令牌,发动禁制,将四十七岛巡查一遍,再拍九位金丹高手结阵,往岛外万里之地搜寻,若有异状,以火书云信为号!”

    扔出一块牌符,岳挺双手接过,大声应命,匆匆而去。凌冲见这木千山调度有方,定如山岳,委实为大将之材。反观叶向天,虽是吝于辞令,但心思细腻,腹笥广博,见识超群。二人皆为一派下任掌教不二之选,一时龙凤,如今碰上,正要分个高下。

    半空中忽有异兽嘶吼,飞禽鸣叫。原来木平灵率领法驾赶至。但见童男童女,粉雕玉琢,侍奉童子、霓裳羽衣,捧剑提炉,打扇熏花,好不气派。十二对华衣少年少女之后,一座硕**驾缓缓飞驰而来。这座法驾通体以藤木结绕而成,不用半分五金之物,盎然天趣,鲜绿可爱。

    正是神木岛元婴真君之法驾。尤其木千山身为少主,祭炼这座法驾之时更是加意小心,表面无甚奢华之处,内中禁制层层,比之清虚道宗三座云阙飞宫虽稍有不如,但也相差无几,足可抵御数位脱劫真人联手来攻。尤其用作威仪法驾,更可添威助彩,别有一番气势。

    这座法驾长有十丈,内中宽敞非常,由四头异兽拉扯,乘云御空而来。这四头异兽有生的龙头马身,亦有生的牛身龙爪,其形怪异。皆有龙族血脉,只是时过境迁,已甚是稀薄,被神木岛捕捉,驯养之后,权作拉车的脚力,也足见神木岛底蕴之深厚。

    木平灵自法驾之中走出,见了叶向天满面含笑,说道:“叶兄当面,木平灵有礼了!”木千山说道:“此是我堂兄木平灵,为岛上执事,特意前来迎接叶师弟。”叶向天寒暄道:“有劳两位玉趾,叶某何克以当?”

    木平灵大笑道:“叶兄乃是太玄剑派不世出的高人,平日请也请不到,叶兄不嫌我等怠慢,已是感激了!”木千山自承身份,唤叶向天为师弟,木平灵却称叶兄,委实有些不伦不类,叶向天只做不知。

    木千山一指那法驾笑道:“叶师弟,还请一登法驾,为兄引你们入岛。”叶向天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将袍袖一抖,连凌冲、张亦如,三人化为一道流光,飞入法驾之中。

    木千山呵呵一笑,元婴法身亦自飞入。木平灵紧随其后,亦上了法驾。五人在法驾之中落座,凌冲也顾不得细看内中布置,沉浸心神,将方才与封寒斗剑的一招一式重又思索了一遍。他于剑道之上虽颇有天资,但绝非故步自封之辈,练剑十余载,无论太玄残谱中一十三招剑术,亦或是搜集来的凡间剑招,俱都习练千百次,体悟其中剑道真意,尤其每一战之后,皆要推算其中对手破绽,或是自家得失,以此为镜,返照自身。

    不然以他区区十几岁年纪,便天生剑心通灵,若无苦练苦修,也绝难达到今日成就。木千山作陪,与叶向天闲聊,有意无意打探凌冲底细。他方才观战良久,见凌冲剑法之中,每每出人意表,变化之精微奥妙,连他这位元婴大高手,亦自抚掌赞叹。太玄剑派有如此佳弟子,更令他心头凛然。

    叶向天绝口不提凌冲来历,只说奉师命带了凌冲与弟子张亦如前来见见世面。叶向天虽只金丹修为,木千山比他高出一大境界,却也不敢小觑。剑修之辈向来便是斗法极强,不能以区区境界视之。尤其那一道先天庚金剑气所化剑光,木千山更是忌惮已极。

    郭纯阳在太玄剑派攻打血河宗总坛之前,不显山不漏水,从来不与人交手。自上代掌教荀真人意外陨落,不及指定下代掌教人选,门中群龙无首,长老高手争夺掌教大位,郭纯阳异军突起,一柄长剑压服门中耆宿长老,一举定鼎大位,独掌太玄剑派。

    郭纯阳接任掌教之时,不过脱劫之境修为,如今百年过去,各路高手推测,他最多脱去天劫,进军待诏之境,绝无可能证道纯阳。盖因正道纯阳、玄阴,亦或大彻大悟,证就真如,大道交感,天地皆有异象。太玄剑派占了当年血河宗总坛之后,百年之间,全无异状,连道祥云辉光也无,因此郭纯阳绝无可能证就纯阳。

    只是练气士修为境界是一个,斗法御敌又是一个,许多修士境界虽低,却有种种法器、手段,使战力跃升极大,往往能压制高境界之敌。譬如凌冲当日便是考了灵光剑界之力,纯斗剑招变化,胜过了修成金丹的杨天琪。

    太玄剑派中,有一柄自古相传的飞剑法宝,已然生出了本我灵识,历代唯有掌教一人可以动用。其余底细,外界却丝毫不曾得知。难得叶向天出山拜岛,以先天庚金剑气换取先天乙木精气。木千山正要从他口中打探出郭纯阳修道境界之虚实,谁知叶向天顾左右言其他,木千山问了半晌,也自有些气闷。

    张亦如一改跳脱之性,老老实实端坐,不肯多言一句。凌冲更是潜心推演方才之战,连木千山说得甚么,也未听见。有木千山法驾在此,通行四十七岛畅通无阻。许多为于沛收买之辈,得知叶向天三人乘坐木千山法驾,平白失去了一次挑唆两派矛盾的良机,于沛许诺的种种修道宝材酬劳,自也拿不到手,不由一个个扼腕叹息。

    他们却不知,有先天庚金庇护,叶向天恰欲磨炼凌冲剑术道心,若是他们敢跳将出来,叶向天是真要打算一路杀将过去。木千山本欲皆叶向天之手,将于沛安插的眼线悉数拔除,其后自思,若叶向天当真不管不顾,一通好杀,自家颜面挂不住,还要落个凉薄名声,这才半途赶来,将叶向天三人接走,等若是救了那些反骨仔一条性命。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