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一五 又见鲛娇
    神木岛自四位老祖得了那位真仙衣钵,创派以来,已历十几代掌教,这些掌教有先天乙木灵根支持,尽皆修成纯阳,拥有通天法力。有数位与魔道玄阴老祖争锋陨落者,亦有退位撒手,遨游寰宇者,还有隐居岛内,参悟纯阳境界之上法门者。

    到了木千山之祖木清风这一代,创立东海坊市,与东海龙宫交睦,四方修士云集辐凑,各方宝材、丹药、功法、法器尽入坊市之中交易,神木岛坐拥聚宝盆,赚的盆满钵满,门下弟子一个个富得流油,法器、外物从无或缺,势力猛增。木清风素有大志,久欲将势力拓展入中土,占据正统名分。神木岛久悬海外,虽位列正道六派之中,但声名还在太玄剑派等三大剑宗之下,只比玄女宫这等坤门高出一线。

    木清风自知神木岛底蕴不足以与清虚道宗这等大派抗衡,因此将主意打到太玄剑派等三大剑宗身上,一心要盖过三大剑宗,但剑修之道,战阵凶杀,天生便克制乙木道法,便道行修为高过剑修甚多,功法之上亦要受到克制。神木岛绞尽脑汁,欲寻求化解之法。

    那先天庚金之气说来却也不甚珍贵,神木岛历年珍藏之中,亦有几缕。只是此次郭纯阳拿出的,乃是太玄剑派之中修炼先天庚金剑诀的纯阳级数长老所炼一缕先天庚金剑气。太玄剑派传承剑诀,于三大剑宗之中隐隐居首,精深奥妙之极。若能得在手中,加以参研,许能寻出太玄剑派剑术之奥妙,进而创出破解之法。

    木清风虽不知郭纯阳无事献殷勤,拿出这等好物换取先天乙木精气,但思忖前后,到底利大于弊,便自应允。法驾之中,木千山自矜身份,说了几句,见叶向天淡淡的全无回应,便自住口。木平灵恍如不觉,天生自来熟,滔滔言说,忽然问道:“叶兄,自尊师执掌太玄剑派以来,修道之界仅知贵派郭掌教这一辈共有五位高手长老,只不知其余四位长老掌管何等事务,修为若何?”

    木千山心头一动,各门各派执掌门中大权之辈,莫不知人善用。若能知晓太玄剑派其余长老高手司掌何职,便可推断出其修行何门法诀,甚至道行法力到了何样境界,因此立时留心,暗暗留意。

    木平灵装作漫不经心发问,实则心头亦是紧张到了极点,若是叶向天冷冷不答,非但自家没了面子,于两派之中也生出了嫌隙,可说两头不讨好。谁知叶向天瞧了他一眼,对张亦如道:“徒儿,你且将几位长老之职司向两位木真人言说。”

    张亦如面上颇有惊诧之色,但师命不可违,清了清嗓子道:“好叫两位木真人得知,本派之中除掌教师祖外,共有四位长老。大长老惟庸道人执掌天巽宫,并无职司,百年以来隐居潜修。二长老百炼道人,坐镇坤元殿,执掌门中戒律。三长老周其道人,入驻含冥殿,为本门传功长老,执掌剑诀道典,门中弟子修行之事。四长老贺百川,掌离辰殿,主管门中炼制飞剑法器等诸般事宜。”

    木千山与木平灵对望一眼,皆是微微点头。郭纯阳四位师兄之名讳他们当然知晓,只是如今方知各自司掌何事。那大长老惟庸道人百年以前,为太玄剑派荀真人身故之后,唯一一位修成纯阳之辈,法力广大,本是当年争夺掌教之位最有力之人选。只是其后忽然隐退,这才有郭纯阳异军突起,独掌大位。

    惟庸道人隐居天巽宫中,不问门中琐事,一心求取大道,修成更上乘境界。郭纯阳对这位大师兄亦是十分敬重,门中大事皆要拜访求教,师兄弟二人甚是相得。至于其余诸位长老,俱非纯阳高手,除郭纯阳心思诡诈,好占便宜之外,皆不足虑。

    木千山暗自沉吟:“以叶向天之气度,如此坦然相告,必非谎话,只是他这般有恃无恐,究竟底气何来?”对这位“叶师弟”与其身后之太玄剑派不禁更添几分神秘之感。

    几人说说笑笑,法驾已然飞过四十七岛,又飞了小半个时辰,眼前一道庞大巨物横跃而出,浮海飘山,屹立不倒,正是神木岛本岛。凌冲于法驾之中向外张望,但见这座神木岛方圆足有数十万里,广亘无边,雄踞东海之上。岛上郁郁葱葱,花木葳蕤,一派勃勃生机。无数宫殿群落点缀掩映碧翠之间,或飞檐斗角,或翼然迤逦,气象恢弘之极。

    正贪看景色间,忽听一个女子声音柔柔弱弱道:“不知木少掌教可在法驾之中?小女子鲛娇求见!”其音飘飘荡荡,掠入法驾之中。在场诸人,除了叶向天诸象不乱,其余四人心中皆起了一层异样心思。木千山脱口道:“原来是鲛人一族的鲛娇公主,木某确在此处,还请入内说话。”自有侍者持法牌一晃,将禁制打开,恭迎鲛娇公主。

    木千山话一出口,心下便是一惊。叶向天三人端坐法驾之中,按理他不当再请客人入内,免得尴尬,谁知一时不查,居然出言邀约,此刻已是骑虎难下,难再更改,侧目去瞧叶向天,但见他面沉似水,也瞧不出喜怒。

    但闻一阵香风过出,一个窈窕身影已钻入法驾之中,一位丽人未语先笑,容光姝艳,媚骨天成。众人陡觉法驾中似乎色彩也变得明亮了一些,这位丽人正是鲛娇。她在神木岛外以天欲教秘传功法,将鲛三力击杀,采补了他一身精气,道行法力大有进境,一时把控不住,泄露一丝魅惑之意,自家也自警觉,忙即运转秘法,将天欲功法神自收敛起来。

    木千山见这女子先是惊艳非常,但继而又变得清丽脱俗,没了先前那等魅惑天地之魅力,微一摇头。天欲教女弟子素来皆是妖媚冶荡,放浪非常,与鲛娇气质全无相通,他也想不到这位鲛人公主实则是修炼了天欲教最上乘之秘法。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