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一六 先天灵根
    鲛娇嘴角含笑,忽然瞥见叶向天三人,笑容微微一顿,叶向天见鲛娇进来,也不去瞧。反倒张亦如与凌冲觉得十分新奇,相互挤眉弄眼。叶向天点破鲛娇实是魔教传人,暗中修炼魔道功法之事,二人见鲛娇一副怯懦模样,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样一位娇滴滴的美人儿,居然会是十恶不赦的魔教传人。

    凌冲无意中修成后天阴阳之气,虽功力不深,但阴阳之气统御后天诸般真气,妙用无穷。其中一项便是辨识诸般真气之性,凌冲将心神沉入丹田阴阳之气中,细细感应鲛娇周身,过得许久,果然觉出她体内那一道阴寒之气比当日无名荒岛之上时,壮大了不少。

    鲛娇见了叶向天三人,亦是有些提防,叶向天不肯与她同入神木岛,令她心下忐忑,唯恐被叶向天识破了来历。只是当年天欲教主传她天欲秘法之时,曾信誓旦旦言道,设非天欲教本门中人,又或纯阳级数之上的高手,绝难瞧破她功法来历。叶向天虽是剑术超群,修为神秘,到底也比不过天欲教主高明。

    鲛娇心下略定,向叶向天甜甜一笑,说道:“原来叶先生比鲛娇早到,分别数日,如今再行相会,鲛娇与叶先生当真有缘呢!”叶向天淡然道:“叶某与鲛娇小姐皆欲来此神木岛,自会再会。”

    木千山笑道:“哦?原来鲛娇小姐与叶师弟相识么?”鲛娇面现戚容,说道:“少掌教有所不知,鲛娇此来乃是落难之身,求贵派庇护的。”便将鲛人一族被东海龙宫三太子压迫,自家老父已被掳走囚禁,三太子还派人追杀,幸遇叶向天出手相助,种种之事娓娓道来。

    她说的声情并致,尤其到伤心之处,还留下几滴珠泪,更添三分哀婉,七分忧愁。鲛人女子之泪本就是一件异宝,落地化为珍珠。鲛娇乃是一族公主,泪光蕴化,所生明珠更是灿然生光,颗颗圆润。

    在座诸人面上表情各异,各有心思,陡听木平灵叫道:“岂有此理!东海龙宫竟敢如此无礼!”伸手一招,数枚珍珠落入手中,他满面含笑,将珍珠递至鲛娇面上,慨然道:“鲛娇小姐放心,我神木岛乃是正道门户,自要锄强扶弱,鲛人一族遭此大难,岂可袖手不理?木某不才,倒要去问一问那三太子,缘何如此霸道?不肯留人活路!”

    鲛娇擦拭珠泪,却不肯去接那珍珠,只哽咽说道:“鲛娇此来,便是为了求贵派施展援手,救拔我鲛人一族于水火之中。若是能救出鲛娇老父,使我鲛人一族安居乐业,鲛娇愿率阖族归附,连我族历代所藏的诸般珍宝法器,亦可双手奉上!”

    凌冲听闻,暗暗冷笑:“这位鲛娇公主又来故技重施,以重利诱人了。叶师兄不肯为她驱使,断然拒绝,倒要看看木千山、木平灵两个如何自处?”

    木平灵眼中神光一闪,他虽在神木岛上略有职司,但囊中羞涩,若要争夺掌教大位,除却自家修为最少要渡过种种天劫之外,还要广撒财物,结交门中掌权之长老,以为翼助。若能将鲛人一族历代珍藏到手,自家便有许多底气,拉拢数位长老高手,那时在门中话语权也自不同了。

    木平灵心下火热,总算不曾利令智昏,只拿眼去瞧木千山。木千山清咳一声,缓缓说道:“鲛娇小姐,那龙宫龙君与敝派素来交好,龙宫之事怕要从长计议,其中必有误会。至于令尊被囚龙宫,千山即刻书信一封,传与龙宫,想来那三太子胆子再大,也不敢对令尊如何的。其余之事,且带千山招呼了叶师弟一行,再来与你商议如何?”

    木千山甚是老道,不肯偏听偏信,仅凭鲛娇一面之词,当不得真。尤其神木岛与东海龙宫合作经年,虽非铁杆盟友,但各取所需,十分相宜。便算鲛娇所言句句是真,他也不肯为了区区鲛人一族轻易开罪龙宫。

    木平灵望望木千山,亦有几分无奈。他方才说的慷慨激昂,却是个银样镴枪头,手中全无实权,无兵无将,孤家寡人一个,哪敢杀上龙宫?

    鲛娇轻拭泪珠,抽噎道:“鲛娇也不敢奢求少掌教为鲛娇一面之词,便大动干戈,只求少掌教洞明察幽,为我鲛人一族主持公道!”又向叶向天敛衽施礼,说道:“也请叶先生为鲛娇作证,若是鲛娇所言有一句虚假,便请叶先生飞剑取了鲛娇性命!”

    叶向天不严不动,全无回应。凌冲见鲛娇娇柔做作,若非早有防备,几乎也被她柔弱之态骗了。张亦如亦是面无表情,似乎全不为所动。

    鲛娇见叶向天三人如此冷漠,也不由暗怒,她不信叶向天识破了她的来历,只以为自家魅力敌不过叶向天道心磨练,倍觉侮辱,心下暗恨:“叶向天你也莫要得意,只等本姑娘修成了天欲**秘魔真法,一念之间,采吸周天元气,那时再让你尝尝天欲教法门的厉害!”

    木千山招来侍女,将鲛娇扶在一旁歇息。鲛娇起身之时,若有意若无意,指尖划过木平灵手腕。木平灵一个机灵,只觉手腕处麻酥酥的,一股热流直冲心底,鼻尖闻到一股香风远去,更是色授魂与,不克自持。

    说话之间,法驾已入神木岛之中。但见岛上云蒸霞蔚,绚烂非常。无数修士起身来去,或端坐树下,静研道书,或同门较技,磨练道术,又或驾驭法器,出入青冥,忙忙碌碌,十分热闹。

    神木岛上禁制森严,若无掌教法令,绝不可腾空飞掠。执事弟子往来查探,见有违反门规之辈,便自出手擒拿。抬头瞧见法驾飞跃,皆知是自家少掌教所在,俱都退避开去,让出一条大路。

    法驾挪移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微微一顿,停止下来。木千山作势一礼,笑道:“叶师弟,家祖清修之地到了,请。”叶向天颔首,起身出了法驾。凌冲等人亦鱼贯而出。

    但见迎面一株巨木横天,根被三千里,树身亦有千里粗细,枝枝叉叉横生,树冠高可及天,无数星辉洒落,熠熠华彩,耀目难开。树身虬结斑斓,若有龙盘。

    神木岛上本就乙木精气充裕,这株巨木周遭乙木精气更是充沛到了极点。凌冲只觉不必刻意吐纳,天地间充沛到极致的乙木精气便疯狂涌入体内。乙木精气乃发生之气,善能滋养肉身,拔除创痛。凌冲运转太玄心法,虽然文不对题,但乙木精气在体内游走之间,将他数场大战所受内伤一一调制,不过数个呼吸,体内种种暗伤便大大见好。

    便在此时,丹田中后天阴阳之气陡然运转开来,鲸吞海吸,吸收外界乙木精气。不过片刻之间,便吸取了足够凌冲平日吐纳一月的灵机之数。凌冲大骇之下,忙即运功压制。叶向天曾郑重嘱咐命他万不可将后天阴阳之气现于人前,盖因此阴阳之气功参造化,干系太大,极易招惹是非。

    谁知凌冲功力不足,后天阴阳之气又是自行发动,根本不听调度,依旧我行我素,吞纳乙木精气。凌冲鬓间见汗,叶向天蓦然转身,伸指在他丹田处一点,一道金光透体而入,包裹后天阴阳之气,隔绝外界灵机。阴阳之气这才安分下来。

    凌冲微松一口气,又骇然发觉,封住自家阴阳之气的,居然便是那一道先天庚金剑光。这一惊非同小可,叶向天此来神木岛便是为了换取先天乙木精气,若是一会见了岛主木清风,必要收去先天庚金剑气,那时自家阴阳之气的秘密岂非暴露无疑?当着木千山、木平灵二人之面,凌冲也不敢多言,只闷头前行。

    木千山行走在前,发觉凌冲吐纳岛上灵机,却也不以为然。神木岛上乙木之气大盛,外道修士来此,几乎不约而同,皆尽情吸纳灵机。随机察觉凌冲吸取灵气之速极快,大大超乎脱胎境修士之极限。

    正差异之间,叶向天忽然出手,似乎将凌冲体内一件物事封禁,之后凌冲便不再吐纳天地灵机。令他万分新奇,忍不住问道:“叶师弟,方才凌师弟吐纳灵机,为何你要出手阻拦?本门对入岛之宾素无吝惜,任其摄取真气。叶师弟出手封禁,倒令为兄有些难堪了。”旁敲侧击,打探凌冲虚实。

    叶向天淡然道:“擅自吐纳贵派灵气,已是不该。因此我略施薄惩,木兄不必在意。”如此一说,木千山倒也不好再问。鲛娇若有所思,一双妙目亦在凌冲面上滚过。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