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一七 木清风!
    张亦如瞧了便宜师叔一眼,忽然惊道:“木真君,这株巨木难不成便是贵派那一株先天灵根么?”修至婴儿境界,便可称真君。叶向天对木千山始终透着疏离之感,张亦如自也不会与他亲热,只称一声木真君。

    木平灵抢先笑道:“张师侄,此木并非那一株先天乙木灵根,只是三代掌教自灵根之上截取的一枝长成,亦能吞吐天地灵机。岛上弟子平日修炼,靠的便是这一株分枝供给的灵气。至于那一株母树么,却是在历代掌教手中。”

    木平灵言不尽意,那株灵根母树确在历代掌教手中,以纯阳级数的法力加以祭炼,以期有朝一日贯通其中禁制,化为一枚镇压阵眼之法宝。神木岛历代祖师手笔极大,祭炼先天灵根,又倾尽法力,修筑四十七岛,合成先天大衍阵图。这幅阵图若能炼成,再以先天灵根镇压,立成无上至宝,催动起来,便是纯阳玄阴级数,抹杀也不过在顷刻之间。

    这座先天大衍阵图威能卓著,因此祭炼也就万分困难。神木岛上下祭炼了数千年,也不过炼成十之七八。尤其那株先天灵根,历代掌教以无边法力灌注,也未曾打通其中关窍。那株灵根先在那位真仙手中,便已是超越法宝级数的宝物,但那真仙陨落之前,曾以灵根与域外天魔大战,自家油尽灯枯,连带灵根亦受损颇重。

    神木岛历代掌教以法力温养灵根,便是为的有朝一日令灵根再焕生机,恢复当年荣光。神木岛偏安一隅,便是因为门中并无镇压气运的无上法宝,只等先天灵根修复,便要有一番极大作为。

    这株巨木乃是采自母株之上,亦能修聚灵机,供给岛上普通弟子修炼,尽也足够。此事各派皆知,算不得甚么隐秘,木平灵脱口而出,并无半分隐瞒。至于那株灵根母树藏于何处,却是唯有神木岛掌教方才知晓了。

    木千山一指巨木之顶,说道:“诸位,家祖便在此数之顶等候,事不宜迟,请随我来吧!”凌冲极目上观,那巨木高逾万仞,庞大无匹,耸入云端,冠顶犹如一个黑点,云遮雾绕之下,也瞧不分明。

    叶向天绝不客套,袍袖一抖,一道剑光裹住凌冲与张亦如,剑光闪耀,直冲云霄。木千山亦自腾空而起,他主修功法并非剑修之道,因此不能驾驭剑光飞遁,另以真气排荡风云,乘云而起,望去另有一番风姿。木平灵向鲛娇道:“鲛娇小姐身娇体贵,还是由木某带你一程如何?”

    鲛娇见叶向天、木千山几个说走便走,丝毫不理会自家,心下气苦,木平灵大献殷勤,正合其意,掩口娇笑道:“如此便劳烦木真人带契小女子一番了!”木平灵哈哈大笑,足下碧光闪动,托定二人直入云端。

    凌冲在剑光之中向外张望,这株巨木周身树皮苍老,沟壑纵横,望去仿佛屹立千年时光,但只是一株分枝而已,真正的母株不知又要庞大到何等地步。巨木之上枝叶纵横,绿叶片片皆有三四丈方圆,碧翠可爱。碧叶望去不过数寸薄厚,叶脉清晰可见,却托举着一座座木屋宫殿,稳若磐石。

    凌冲遇见叶向天之前,不过是金陵城中一位凡间少年,顶多家世显赫了些。但自与叶向天相遇,除了迭遇险境,也见惯了仙家种种玄妙不测之法力场面,眼界自然也水涨船高,眼见这株巨木虽有神异,却也唬他不住。

    剑光迅快,撕裂天罡大气之间,不过盏茶功夫,已飞至巨木顶端。顶端处一座恢弘大殿凝立虚空,其下绝无任何托举之物。木千山乘云而来,此树虽是先天灵根一枝所化,经神木岛历代高手祭炼,威能已不下于一件真正法宝,平日用来定住神木岛上灵脉根基。

    这株灵根高有万仞,平日门人长老觐见掌教,皆有岛主赐下的灵符神光,飞跃灵根不过数息之间。但今日他却有意不曾拿出,观瞧一下叶向天修为究竟如何。只见叶向天剑遁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剑光纵横之间,瞬息千里,亦是玄门剑气雷音的绝世修为。

    木清风因爱子惨死,对木千山这个嫡孙溺爱非常,不惜以先天灵根元气灌注其身,助其提升功力,因此木千山不过两百余岁,便修成婴儿法身,凝固魂魄,有了长生之姿。只是木千山自家知道自家之事,他一身功力得来太易,极少打磨,根基不稳,对上根基扎实的敌手,便要吃力。尤其叶向天这等剑术超群之剑修,更是其克星,见叶向天无意间展露的一手剑气雷音剑术,心下更是凛然。

    叶向天与木千山在殿前玉石台上侯了数息功夫,木平灵亦自带契鲛娇飞至。木千山见木平灵面色潮红,双目放光,心下微微冷笑,说道:“堂兄可先带鲛娇公主前去安顿。待掌教见过叶师弟一行,我再行通报鲛人一族之事。”

    今日之会,本是为了迎迓太玄剑派来使叶向天三人,鲛娇此来实属异数,需当先行通禀木清风,请其定夺见与不见。鲛娇对这位神木岛之主也自有几分忌惮,天欲教主虽则信誓旦旦,言道传于她之法门连纯阳级数亦可骗过,到底全无信心,闻言又是一礼,说道:“有劳少掌教,鲛娇只静候佳音了。”

    木平灵巴不得能与佳人独处,他为鲛娇天欲法门暗控,还不自知,只觉这位鲛人公主望去从头至踵,无一处不美,直是天地灵粹之所钟,大笑道:“千山且去,鲛娇公主自有为兄照料。”

    木千山引领叶向天三人一路直入正殿,殿中丹犀之上,又有百余级白玉台阶,大殿正中一座碧玉丹炉耸立,热气氤氲,似在熬炼甚么物事。白玉台阶之上,一座玉榻横陈,一位羽冠修士端然而坐!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