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二一 沙泷出手!
    恶尸道人出手斩杀神木岛弟子,不敢久待,生怕木清风等一干老祖察觉,慌忙将封寒带出四十七岛,二人前脚出岛,后脚叶向天便以离去。天尸教修行以炼尸为主,二百年前,血河宗为一己之私,挑动凡间大乱,天尸教紧随其后,着实占了不少便宜,搜集生灵精血、尸身,恶尸道人便是凭借那一次机缘,方才修成元婴。

    民间传言,僵尸之说乃是新死之辈,怨气不散,凝结尸中,又受地脉阴煞之气滋养,尸变通灵,由阳化阴,成就的一种神道怪物。僵尸乃是纯阴之体,易受阳气吸引,因此总有僵尸扑人之说,实则便是吸取生人精气阳气,以供自家修炼。天尸教世传太阴炼形之法,奥妙无双,创派教祖亦是玄阴老祖,神秘之极,只是天尸教底蕴不及九幽黄泉门与星宿魔宗,因此屈居两派之下。

    天尸教修行之法,大体分为两条,一条锤炼己身,以自家身躯为僵,修成神通。另一种则是采集周天灵尸,吸纳玄阴之气,待得灵尸成了气候,再将自家元神附着其上,修成玄功变化。两者并无高下之别,只看个人缘法意愿。

    传说中天尸教主选的乃是第一种法门,将自家肉身祭炼的通灵变化,神通盖世。恶尸道人则修行第二种法门,如今这具庐舍便是他花费百年光阴祭炼而成的一具金尸。天尸教中,将僵尸划分为铁尸、铜尸、银尸、金尸、飞天夜叉、旱魃、玄阴天魔。

    金尸便已相当于玄门金丹修士之法力,至于之上的飞天夜叉等,更是凶恶绝伦,威力无穷。玄阴天魔者,便是修行天尸大道之辈最高果位,玄阴之境,不生不死。天尸教法门亦是直指大道,魔道正宗。只是为了修行之便,往往杀生害命,吸人精血元气,造孽无穷,这才被归于魔道。

    恶尸道人生性胆小怕事,修成婴儿之后,轻易不肯现世。这一次奉了教祖之命,不得不来,只以元婴法身投入一尊金尸体内,渡海而来。封寒望着叶向天剑光飞遁方向,目中满是怨愤之意,他自以为天之骄子,尤其得了葬灵剑传承,更要大展拳脚,修成不世法力,享受自在光阴,谁知先被凌冲击败,又被木千山擒拿,若非恶尸道人出手,自家早已做了神木岛一介幽魂。

    他冷冷说道:“恶尸前辈,莫要忘了你答允我之事。我生平只爱剑术,若是天尸教中无有合意的剑诀,莫怪我拔脚便走。”恶尸道人所化金尸面色僵硬,口中道:“你不必担忧,本门修行之法博大精深,自也包含剑术。据本座所知,教祖手中便有一门黑眚阴煞剑诀,以地底阴煞之气混以万载尸气炼剑,威力了得,中人无救,正合你之用。你随我回山,只要讨得教祖欢心,自会传你这一门剑诀,日后玄阴有望!”

    封寒冷冷一笑,暗忖道:“我只求得传上乘法门,至于魔教还是玄门,全不在乎。等我修成甚么黑眚阴煞剑诀,便要那凌冲与木千山好看!”封寒于剑道之上的天赋绝不亚于凌冲,只是心思狭窄,他被凌冲击败,视为奇耻大辱,将凌冲与木千山俱都恨透,只等有机会,便要报复回来。

    二人各怀鬼胎,忽听得一声沉郁雷鸣,虚空崩裂,一道白光长有千里,如龙矫矢,迅若雷霆,往叶向天的方向直直追去!那白光扭曲之间,已跨过万里之遥,迅捷到了极处,比之叶向天施展的剑气雷音,还要快上数十倍!

    白光一出,恶尸道人所化金尸便面色大变,喝道:“快走!”不由分说,将封寒摄入袖中,往海底遁去!恶尸道人自有见识,那白光正是纯阳老祖所发,只是不知是法宝或是神通,但无论是何物事,只要轻轻一扫,便能要了他的小命!

    恶尸道人携了封寒,一路下潜海中万里,见那白光并未追来,这才松了口气,暗叫道:“是哪一位纯阳老祖出手?瞧这架势绝非是寻叶向天唠家常的,此回可有的热闹瞧了!”

    神木岛灵枝托举大殿之中,木清风陡然面色一变,叫道:“不好!是沙泷出手了!定是为了叶向天将沙通捉去,不曾还回!若是被他得手,叶向天凶多吉少,郭纯阳定要大发雷霆!”沙泷乃是沙通之祖,龙鲸一族族长,纯阳高手,得道数千载。

    神木岛祖师欲要祭炼先天大衍阵图,因此布下绝计,趁沙泷一次入定修持,将其暗算,在其体内种下一道灵光,沙泷生死尽在一念之间。待这头老龙鲸回神,已是遭了暗算,回天乏力。只是神木岛祖师亦担忧沙泷不肯就范,来个鱼死网破,因此与之定下契约,借沙泷法力,助神木岛祭炼先天大衍阵图,而龙鲸一族修道所需一应外物宝材,皆有神木岛供给。

    沙泷权衡再三,这才答允,以自身法力助神木岛祭炼阵图,双方这才安然无事。神木岛得沙泷之助,方能与东海龙宫分庭抗礼,创立东海坊市,日渐壮大。沙泷平日隐居修行,所居之地便是先天大衍阵图之中一处***此岛隐匿虚空,得闲之辈谁也寻它不着,乃是先天大衍之数中天一不用之数。

    神木岛历代祖师精于谋算,耗费无穷苦功,祭炼这一座先天阵图,一旦炼成,威能超越世上一切法宝,镇压一切敌手。神木岛有这一座先天阵图在手,立成万世不拔之基业。

    于沛设计激沙通出手,半路偷袭叶向天,反被叶向天收去,此事木清风自也知晓。沙泷为神木岛服役几近千载,这几年渐渐不服管束,已有自立之心。眼见先天阵图还要千载祭炼,方能如意,木清风自是不能容得沙泷胡来,沙通乃是沙通最疼爱的嫡孙,若是被叶向天掳回山门,自会分去沙泷心神,使之不敢轻易生乱。

    实则将沙通软禁于神木岛,用以要挟沙泷,乃是最上之策,但此计不可轻易施展,否则便是逼反沙泷。倒不如借太玄剑派之手,掳走沙通,沙泷要救回嫡孙,反要寻神木岛之助。谁知沙泷盛怒之下,不顾纯阳老祖之面皮,亲自出手阻截叶向天,木清风始料未及,决不能令叶向天身陨,否则神木岛绝难当太玄剑派之怒火!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