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二四 返回太玄山门
    纯阳老祖,便只是一道神通,亦非叶向天所能抗衡,他也全无据守之意,任凭白光穿破灭道剑圈。张亦如吓得面色惨变,只道沙泷那头老龙鲸心狠手毒,先作答允惟庸道人提议,趁其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沙通自叶向天手中盗走,顺手再将自家三个斩杀!

    那道白光拖曳尾影,在张亦如面上扫过,险些将他吓得晕了过去,却自化为一粒圆珠,落在凌冲之手。凌冲一脸茫然,只伸手将圆珠接住,耳边沙泷声音说道:“小子,老祖我只瞧你顺眼。你回太玄门后,将此珠交与沙通,命他好生修行,不可怠慢。老祖自有好处与你!”言罢寂然无声,已是远去无踪。

    凌冲兀自怔然,只见那白珠龙眼大小,莹然可爱,内中却是法力滔天,几乎要满溢开来,除此别无异状。纯阳老祖一道法力,何等浑厚?足可开山裂海,沙泷并不收回,借凌冲之手,转赐沙通,内中所蕴法力,亦可为沙通日常采气之用,亦见一片舐犊之心。

    凌冲虽不明所以,也知沙泷绝非恶意,将白珠收起,只听木清风笑道:“沙通之事圆满解决,老道私心甚慰。惟庸道友若不嫌弃,可往敝岛之上一叙,老道扫榻恭候!”

    惟庸道人笑道:“木岛主好意,老道心领。只是我本是一道分神出游,抵挡沙道友神通已是出尽了力气,却难再去贵岛闲游。余下的些许法力,奉了掌教之命,还要送这几个弟子快些回山,便不叨扰了,告辞!告辞!”

    修道之士,道行到了一定境界,便可分化神念,再以法力附着,便是所谓分神,这等神通并非独门独派独有。只是依各家法诀不同,兼具不同妙用。纯阳老祖分化出的神念,法力神通自然更强。惟庸道人之言,显是谦辞,不肯再有耽搁,木清风自然不好勉强。那株分枝连点两下,隐入虚空不见。

    三位纯阳高手散伙,东海之上又复风平浪静,无量海族亦自暗送一口气。这等高手过招,任一道神通发出,便是开山裂海之威,三人若是一场混战,只怕这东海除却龙宫与神木本岛,也不剩甚么活物了。

    沙泷与木清风相继离去,惟庸老道呵呵笑道:“叶师侄,你师傅请我击退沙泷,这一道庚金剑气还有些法力,索性送你们一程,回转山门,免得你的剑气雷音太慢,耽搁了重光大典。”

    叶向天于灭道剑光之中躬身道:“如此,弟子谢过大师伯美意。有劳大师伯!”惟庸道人呵呵一笑,说道:“这孩子便是张亦如么?果然良质美玉,师侄你眼光倒是不差。至于这位凌、凌师侄?不知你拜入哪一位师弟门下?”

    惟庸道人何等眼力,一眼瞧出凌冲不凡之处,剑心通灵最合修炼太玄剑术,若能有名师调教,不出一甲子,太玄剑派又可多出一位剑道新秀!惟庸道人虽隐居天巽宫中,但四位师弟门下弟子尽皆熟识,凌冲可是生面孔,因此出言询问是哪一位师弟新收了如此佳弟子。

    凌冲躬身一礼,恭声道:“弟子凌冲,蒙叶师兄不弃,允为二代弟子班辈。只是尚未拜过座师。”叶向天接口道:“师伯有所不知,弟子下山之时,恩师曾有吩咐,若遇有资质超群的弟子,不妨先行收归门下,待重光大典之上,再行拜师不迟。弟子路过金陵,得见凌师弟,见他天生剑心,乃是上好的练剑种子,因此允为本门二代弟子,只是尚未拜入任何一位师伯门下。”

    惟庸道人笑道:“原来如此,掌教师弟素来算无遗策,他说能遇着佳弟子,便是能遇着。凌冲,你也不必心急,既是掌教有言在先,二代弟子的名分是少不了你的。只等山门重光,掌教见了你,将本门剑诀量才而授,方不负你这一颗通灵剑心。罢了,此间事了,尔等且调匀真气,待老道送你们一程!”

    这道先天庚金剑气乃是郭纯阳以本身功力,自太玄剑派那一件飞剑法宝中运炼出来,专一赐予叶向天防身之用。如今惟庸道人一缕分神降临,摆下太乙分光诛魔剑阵,对阵沙泷,这缕分神已是法力告罄,索性最后催动剑术,将叶向天三人送回山门,赶上太玄重光大典。

    凌冲忙即镇守心神,调匀真气,只觉周身金光灿灿,如水涌来,自家身子已是腾空而起!东海之上,一道粗大金色剑光,如掣惊雷,电闪无踪。纯阳高手御剑,比之叶向天的剑遁自然另有一副光景。惟庸道人施展的亦是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法,只是他功力比叶向天深厚不知凡几,剑光微闪处,已略过万里之地,几乎到了十音之境!

    剑光如此之速,身在其中自然不是甚么舒服之事。凌冲修为浅薄,身在剑光之中,几乎被十倍音速逼得脾胃翻腾,翻江倒海,幸好惟庸道人曾有提示,他以真气镇压,这才感觉好些。

    叶向天携了凌冲、张亦如往东海而行时,虽非迤逦施施然,但也心急赶路,只是中间先是命二人摄炼天罡之气,又是传授大擒龙手的功夫,继而又有蟹武阻路,鲛娇求援,等等意外之事。如今有惟庸道人施展法力,自是迅快已极,绝无差池。不过一日一夜功夫,便已超越东海,横跨中土,入了极西之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