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二五 郭纯阳!
    大明疆土广博亿万里,广袤无边,横跨巍山湖海,乃是千年以来朱明王朝不断开疆拓土所至。只是这一方世界太过辽阔,大明王朝所据疆土,也不过沧海之一粟。就算东海一地,便有大明国土数十倍之大,更遑论其余三海,甚而尚有海外不曾归化之地。

    玄门羽士,修道授徒,自性清净,除却深入红尘,磨炼道心之辈,其余修士皆要清心寡欲,因此所居之处大多为深山之中,上下悬绝,重岩深隐之地。太玄剑派所在便是极西之地,离大明金陵城,有百万里之遥。也亏得是惟庸道人这位纯阳老祖出手,若以叶向天功力,七日七夜只能勉强到达,还要耗尽真气。

    凌冲身在剑光之中,见足下白云自生,大河滔天,面前又有灵山巍巍,嘉乔成林,绿荫如织,心神不由一爽,胸中块垒尽去,忍不住便要放声长啸,以抒胸臆。张亦如随叶向天学道十载,却也只来过太玄剑派本宗两次,还都行色匆匆,无暇细观。此次随师傅返回本宗,更能正式拜师入门,欣喜之情实不亚于凌冲。

    张亦如见凌冲左右观瞧,心下也忘了嘲笑其是个乡下土包子,笑道:“凌小师叔,此处唤作解剑峰,乃是当年掌教师祖所立,除本门掌教长老,又或是奉有师命的弟子,其余外派之人,到了此峰,御剑的需当离剑,驾宝的需当离宝,只凭自家脚力走上太玄山去,否则便是对本门不敬,一律诛杀。这解剑峰离太玄本宗尚有千里之遥,师叔可莫要弄错了。”

    凌冲将头连点,只顾贪看风光,也无回应。修道之士,自家脚力奔走千里本是常事,只是太玄剑派设立解剑峰,足可见霸道之气,也难怪一路行来,无论外道掌教或是魔教高手,对那位郭纯阳掌教的评价,皆是强横霸道、狡黠算计了。其实这座解剑峰虽是郭纯阳以**力硬生生催拔起来,并定下解剑的规矩,但太玄剑派山门尚未重光,因此也无甚么外派之人来访,皆是自家弟子奉了师命,进进出出。

    剑光迅疾,不旋踵间,已来至太玄本宗。太玄本宗亦是一座巨峰,峭拔孤立于极天之外,高有万仞,其上一座恢弘道宫挺立,比之神木岛木清风所居那座行宫,还要大出数倍,气度恢弘之极。

    这一座太玄山传说乃是当年攻打血河宗总坛之后,郭纯阳与四位师兄联手,深入地壳,发觉一条浩大血河,为了镇压这一条血河,五位长老联手,自极天之外挪移来这座巨山,覆压血河之上,不令其作乱为妖。又在巨峰之巅,修筑这一座天宫。平日掌教并四位长老便在这座道宫之中修行,传授弟子道法。

    这座太玄峰通体为天外石菁,坚牢无比,只是有一项憾处,便是不能祭炼成为飞剑。盖因此天外石菁之中并无五金成分,又在极天之外日夕受大日锤锻,糟粕尽去,不好分割,因此空自坚凝难破,却不能加以利用。此事在太玄剑派长老弟子心头,亦是一块极大心病。传言四长老贺百川,执掌离辰殿,掌管门中炼剑之事,每次见了这座太玄峰,皆要捶胸顿足,吐上几口心头血。

    太玄峰上这一座道宫唤作太象五元宫,亦是掌教郭纯阳汇聚四位长老之力,合力祭炼。据说为了祭炼此宫,非但将太玄剑派历载门中珍藏挥霍一空,甚而还将当年攻破血河宗总坛,所劫掠的一干天材地宝,尽数投入,也只仅仅祭炼了七八成而已,离大成尚需许多光阴。饶是如此,这座太象五元宫之威力已然远在一般法宝之上,几乎抵得上数十件法宝合力,只是祭炼的火候不足,尚无机缘开启灵识而已。

    剑光于太象五元宫宫前白玉道场之上停驻,光华敛处,现出叶向天三人身形。那一道先天庚金剑气本是郭纯阳借本门一件法宝飞剑运炼出来,如今自然回归本体,剑鸣之处,化为一条百丈长虹,投入五元宫中不见。

    耳边只听惟庸道人说道:“老道之事已了,叶师侄你自去寻你师傅罢!”言罢寂然无声,当是已将分神收了回去。叶向天等三人望空拜谢,此时却听另一个声音笑道:“可是向天回来了?快些进来,让我瞧瞧那两个小子!”其声轻柔,十分好听,正是太玄剑派掌教郭纯阳。叶向天向五元宫一礼,对凌冲与张亦如说道:“掌教恩师相招,你二人随我来。”当先入宫。

    凌冲与张亦如跟随叶向天身后,入了太象五元宫中,二人不敢多瞧,只收敛心神,以眼观鼻,以鼻问心,三返七转之后,面前霍然一亮,一座玉台高耸,玉台之上端坐一位道人。太象五元宫集合太玄剑派当代五位高手之力祭炼,威能无边,其中自有颠倒时空宇宙之力,凌冲修为太过浅薄,根本不曾发觉,他自入得五元宫中,到得见郭纯阳真颜,短短功夫,已是经历数十次空间颠倒,时光错乱,若非郭纯阳有意放他进来,只怕他刚迈入宫中一只脚,立时便要灰灰了去了。

    凌冲自金陵城偶遇三嗔以来,至今数十日光阴,郭纯阳之名可谓是如雷贯耳。无论玄魔两道,提起这位尚未修成纯阳的掌教来,莫不是咬牙切齿,恶语诅咒者有之,嬉笑怒骂者有之,皆是恨不得他早死。只是这位郭纯阳掌教,依旧活的活蹦乱跳,好的不得了。

    当日望月楼上,大幽神君便曾骂道:“郭纯阳空自叫了个好名字,这许多年却也不曾修成纯阳!”上代荀掌教并数位长老高手与血河宗一战尽没,这位郭纯阳掌教起于微末之时,以一柄长剑压服同门,夺得大位,又下令封山百年,休养生息,如今终于重光山门,正要做一番大事业!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