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三六 玄门正道来贺
    那金光老祖仗着自家乃是法宝元灵,神通广大,说话不留情面,正要再挖苦周其几句,只听太象宫中一声锵然剑鸣,亦有一道粗大金光飞出,投注宫前玉台之上,一位形容苍白的少年负手而来,冷笑道:“我倒是谁,原来是你金光老狗,你一张烂嘴臭不可闻,当心总有一日被人撕了!”

    周其道人见这少年现身,暗松一口气,躬身施礼道:“弟子周其,拜见庚金老祖!”叶向天一语不发,亦自躬身。那少年正是太玄剑派飞剑法宝先天庚金剑的元灵所化,辈分极尊,乃是五代祖师祭炼而成,连郭纯阳的师傅荀真人见了,亦要称呼一声祖师。庚金老祖对太玄剑派忠心耿耿,追随历代掌教身侧,因此郭纯阳虽非纯阳修为,却尽能指使得动。

    庚金与金光两个皆是法宝元灵,辈分相若,自也不必给对方狗屁面子,上来便是针锋相对。金光老祖冷笑道:“庚金小儿,你跟在郭纯阳身边,那老小子连纯阳也不是,白起了个好名字,想必也祭炼你不得完全,不如我与本派掌教说项,你投入本门,好歹还有些施展的余地。”

    唯有纯阳真仙方能将一件法宝祭炼完全,发挥全部威力,郭纯阳并非成就真仙,也就不能将先天庚金剑祭炼完全,这件飞剑法宝跟在他身边,实可谓明珠暗投。庚金老祖亦不甘示弱,揶揄道:“金光老儿,不知你被那日月五行轮打伤的那活儿祭炼回来了没有?这许多年也不曾听闻你杀伤星宿魔宫报仇,不若我禀明郭掌教,替你往星宿魔宫之中走一遭,也好圆圆你的面皮?

    日月五行轮乃是星宿魔宫一件至宝,亦是修成元灵的法宝,数百年前与烈火金光剑一场鏖战,将其击伤,险些损毁本源,经少阳两代掌教悉心祭炼,方得复原。只是金光老祖忌惮星宿魔宫势大,也不敢杀上魔宫报仇雪恨,此是他心头一大心病,被庚金老祖一语揭穿,老脸立时挂不住了。

    陆长风冷冷道:“金光老祖不必争那口头之利,且按掌教法谕行事。”望了叶向天一眼,续道:“鄙师弟杨天琪承蒙叶兄青眼,此恩此德鄙门上下永不敢或忘。陆某此来便是奉了家师之命,寻郭掌教问一声,究竟要如何区处此事。”

    叶向天双目紧闭,微微一哂道:“剑修之辈,无非是比剑斗法,若陆兄胜得过叶某,自可将叶某一条性命拿去,家师也不会有二话!”陆长风冷冷一笑,径往太象宫中行去。

    周其道人心下焦躁,陆长风携了烈火金光剑显是问罪而来,若是在太象宫中大打出手,太玄派虽不至吃亏,到底重光大典上失了体面,若叶向天惜败,更要颜面扫地。庚金道人瞧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周其你可继续在此迎宾,我带叶向天面见掌教,自有定夺,不必挂心。”领了叶向天而去。

    周其道人也知事已至此,绝非自家能力所能解决,也不去多想,只专心迎宾见礼。此时来太玄峰观礼者,大多是小门小户修道之辈,亦有不少散修,正道六宗唯有少阳剑派先到,周其道人还要迎候其余来使,一时脱身不得。

    那些散修与小户之辈见陆长风气势汹汹,问罪而来,皆感大有热闹可瞧,与周其道人寒暄几句,急冲冲往太象宫中边跑,周其道人暗恨却又无可奈何,忽然心头一动,抬眼望去,一道纯白寒气飘然而来,落在玉台之上,一位女冠腰悬短剑,身姿窈窕,向周其道人施礼道:“玄女宫程素衣,见过周真人,奉家师之命,特来恭贺贵派重光大典。”

    周其见这女冠虽是轻纱遮面,却仙姿非凡,如明露垂珠,秋蕙披霜,尤其身畔宝光隐隐,显是有异宝在身,还礼道:“程仙子客气了,敝派掌教正在正殿恭候,恕老道责任在身,不能亲陪入宫。”招来门下弟子,引程素衣入正殿见礼。

    程素衣与高玉莲取了癞仙遗宝,护送师妹回转玄女宫,将所得宝物献上,姬冰花大喜,此宝到手,便有许多施展之处,着实好言夸赞了几句,连带高玉莲前生罪过也一并赦免,留在宫中参修道法。又将她遣了出来,来太玄山观礼。

    周其道人见程素衣莲步轻移,入得太象宫中,方松了口气,却听几个散修大叫:“快瞧那是什么法器?”周其抬眼一望,面皮一抽,冷笑一声:“嘿嘿,飞阙云宫!清虚道宗却是好大的排场!”一座庞大之极的飞宫正自慢悠悠挤破虚空,虚悬于太玄峰畔,与之齐高,显是内中之人不愿伏低。

    周其道人也有几分火气,被金光老祖与陆长风撩拨却不得发作,见清虚道宗将一座飞阙云宫挪来,显有炫耀之意,赌气就在原地等候,也不飞上迎接。那座云阙飞宫正是上官云珠带出清虚三山的那一座,只是其中之人既非上官云珠,亦非拂意老道。

    上官云珠自癞仙金船中取回前世遗宝,心满意足,本欲借此机会畅游凡间,谁知与杨天琪邂逅,更好死不死,对凌冲的万载玉匣起了贪念,眼见叶向天飞扬跋扈,胆敢断去杨天琪臂膀,连自家依仗无比的拂意师叔亦不是对手,吓得惊慌而走,着实担惊受怕了一回,连夜赶回清虚道宗,说甚么也不敢下山。

    其师拂真老道知晓其中原委,暗叹一声,又见拂意师弟欲坐生死之关,以求纯阳道果,其意甚绝,不好拂逆,只得开了生死绝关,引其入内。但清虚道宗身为玄门第一大派,太玄剑派重光大典必要遣人观礼,否则太也失礼,不得已命另一位师弟秦拂宗,代他下山,往太玄而来。

    这位秦拂宗亦是修为了得,与拂真道人一般,修理镇宗宝典《三清妙化经》,已然脱去几重劫数,眼见道果圆满。此人乃是由儒入道,年轻之时饱读儒教典籍,中年看破世情,出家修道,被绝尘老道接引上山,亦是一位不世出的奇才。根基打的牢固之极,传言他乃是近一甲子以来,清虚道宗最有望修成纯阳之人。

    以秦拂宗的辈分地位,加上这一座云阙飞宫,的确足以撑住清虚道宗之颜面。他在云阙飞宫之中,望见程素衣入太象宫,微微摇头,说道:“玄女宫也真是没甚么出色传人了,姬冰花的弟子居然只得元婴修为,还要靠姬冰花这一辈来镇住场面,当真可叹。左右童儿,随我下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