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三五 神秘大汉
    沈朝阳携三位师弟护送小师弟秦钧取了癞仙金船中一件宝物,回山之后自有长老高手将之祭炼一番,三载之后便可应用。得此宝之助,可将他真气打磨圆满,点化混元龙虎剑符金丹,可参悟元婴境界,有了证道之姿。

    沈朝阳雄心勃勃,一心证道纯阳,选了最难的一条路走,同修正一道剑、符两大真传。他的资质悟性本不足以打通两大真传之间的关隘,正一道掌教张随真指点他带秦钧去取癞仙遗宝,借外物之用,磨炼根基。

    沈朝阳在金丹境中蹉跎太久,道心已微有急躁,原本打算再将道基打磨的圆融无暇,方始破入元婴境界。其师却道:“修道便是修心,你道心不稳,欲求速进,此时反当从心而动,破关入境,顺应真性道心,不然必生事端。”沈朝阳深以为然,只等宝物炼好,便要尝试碎丹孕婴了。

    他入了正殿,见气氛尴尬,颇有剑拔弩张之意,全不在意,拜过郭纯阳与百炼道人、贺百川三位老祖,对叶向天笑道:“叶兄,灵江一别多日,沈某遥思已久,特向恩师讨了这份差事,前来恭贺,顺道再与叶兄把酒言欢,研习道法,还望叶兄不吝赐教!”

    沈朝阳意态豪迈,叶向天也不做作,说道:“待重光大典之后,沈兄可在本门小住几日。”木千山上前笑道:“东海一别,区区几日,又得相见。咦,那位凌师弟却在何处?”叶向天淡淡道:“凌师弟在鹰嘴峰下,参加入门三关之试。”

    木千山当日见凌冲跟在叶向天身边,出手又是用的太玄嫡传剑术,俨然太玄传人的模样,居然还要参加入门大试,大是不解,不便多问。沈朝阳此来,亦是要瞧一瞧凌冲现下如何,当日灵江之畔,他一人将程素衣、叶向天与自家所发真气吸尽,补益自身后天阴阳之气。后天阴阳之气太过难得,这一界中鲜有修炼法诀,凌冲能修成此气,可谓福缘滔天。

    沈朝阳曾以此事问过张随真,其师言道:“后天阴阳之气虽然难得,但也有大机缘之辈偶尔练成,不过凭此法绝难修成纯阳,逆转先天。那少年当是机缘凑巧,融汇玄魔两家法力,误打误撞练成此气,只是绝不可久,终究要散于天地之间。”

    沈朝阳当时又问,可有法门道诀,能将后天阴阳之气转化为先天阴阳之气,借此长生不朽?张随真苦笑一声:“难!难!难!后天阴阳之气修炼已是千难万难,何况先天?根本非是为后天生灵修炼的功法,你也莫要心切此事。那少年既然拜入太玄剑派,郭纯阳见识不在为师之下,必会为那少年详加解释,只看他少年资质,适合转修太玄几大真传中的哪一门罢了。”

    后天阴阳之气即使不能修成先天境界,纯阳以下斗法也极为犀利,凌冲只要不中途夭折,必是一位脱劫境界之上的宗师。沈朝阳如此对他示好,也并无不妥。木千山游目四顾,殿上陆长风与金光老祖兀自怒气不息,百炼道人与贺百川满面冷笑。

    玄门六宗并不和睦,明争暗斗经年,木清风也曾想趁着太玄剑派与少阳剑派交恶,以先天乙木灵气接驳杨天琪断臂,示好杨逊,还派了一位长老前去,暗中达成了许多交易。陆长风见木千山以目示意,微微颔首回应。

    百炼道人轻咳一声,起身朗声道:“诸位同道,今日乃是我太玄剑派封山百年以来山门重光之日,凡有志修道后进,不曾堕入魔道,只需经过三关拔擢,皆可入我山门,得传上乘道法。稍时便在鹰嘴峰下,开启入门大比,待定下新入弟子,便要祭拜历代祖师,还请诸位同道一同观礼。”言罢躬身谢礼。

    郭纯阳与贺百川亦自起身施礼,大殿之上正道诸位修士、长老连道不敢,亦自还礼。百炼道人喝一声:“童儿何在?”还玉小道童慌忙捧了一座小巧玉钟上来,恭声道:“启禀祖师,法钟在此。”百炼道人点头,向郭纯阳一拜,说道:“启禀掌教真人,今法统道传,弟子翔集,请掌教真人法旨!”

    郭纯阳法衣展动,虽是身姿矮小,其势却可撼动诸天,比肩真仙,与金光、段克邪这等纯阳老祖相比,竟是丝毫不落下落,尤其执掌一派兴衰,玄门权柄,更是万法随身,金口玉言。段克邪心头一凛,暗忖道:“这郭纯阳一身修为虽非纯阳,但气魄却是极大,连恩师也瞧不出他的底细,果真深不可测!”

    他此来一是贺喜,而是护送郑闻一位后人参与入门大比,拜入郭纯阳门下,修炼太玄真传,只要郭纯阳收了那孩子入门,太玄与七玄便算结成剑盟,在玄门六宗之中,攻守进退,皆有余地。郭纯阳大袖一抖,一道灵光飞出,撞在法钟之上,钟鸣清越,却不刺耳,颤响低鸣之间,道道音波飞散,冲入太象五元宫,直向四下绿野传去。

    鹰嘴峰下,各路欲拜师之辈已陆续到来,眼见日上三竿。芦棚之上,赵乘风向任青笑道:“师兄,大比将开,我等下去罢!”任青点头,二人携了弟子步下芦棚。数百弟子已排成长龙,规矩得很,浑不似方才那般杂乱无章。侯景方才与凌冲交手一招,险些落了脸皮,面上阴沉,只顾喝骂那些晚来的弟子。

    忽听一声长笑,一个昂藏大汉大步而来,步伐不大,但双足一错,便是数丈长短,尤其他身扛一座大鼎,足有一丈大小,鼎中热气蒸腾,浓香四溢,居然烹煮美食。那大汉生的十分雄壮,眨眼而来,将大鼎一抛。周遭之人无不惊慌大叫,乱走闪避。

    那汉子哈哈大笑,显得豪迈之极,伸手在鼎足一托,那大鼎登时稳稳落地,连一丝声音都不现。他叫了一声:“火候刚好,正可享用!”也不怕烫,伸手在鼎中捞摸,捞出块块大肉,张开嘴大饱口福。顺手在腰间摸出一个大葫芦,拔去塞子,狠命灌酒。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