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三七 凤兮郡主 秋少鸣
    自有道童侍者向前,命人一一在那照魔镜下走过,鉴别是否为魔门细作。自天地初开,便有玄魔两道相争相斗,不计手段。太玄山门重光,魔教绝不会不理,定会想尽办法,要么派遣细作混入内门,要么群相来扰,总要让太玄剑派丢个大脸面,再者前日那血幽子重又出世,血河宗余孽又死灰复燃,太玄剑派虽然不怕,但若被他们落了面皮,也是恶心。

    台下众人悄无声息,如被捏住脖颈的鸭子,抻着头,缩着肚子,一个个往照魔镜下走去。每一人在照魔镜下都要站立数息,那照魔镜有一尺方圆,镜面阴沉,四周刻满道家符咒,一望而知乃是数百年以上的古物。

    来参与大比之辈,大多不过学了几年拳剑坐功,只算个凡俗的高手,哪里见过仙家法宝飞剑?多是十分好奇,挺着脖子,抬头去瞧。照魔镜上数息过去,若是阴沉依旧,便换下一人来试。

    转眼间,数十人自镜下走过。那宝镜全无动静。方有德拍拍双手,与凌冲说道:“凌兄弟,我要去试一试那镜子,你去也不去?”凌冲望望那白衣人,点头道:“也罢,早晚要过,陪方兄见识一番。”

    话音方落,只听一阵喧哗之声传来,“快瞧!镜子!”“咦?镜子怎的变色了?”凌冲抬眼一看,却见那照魔镜镜面之上金光流转不定,忽地倾泻而下,罩定下方一人。那人是个中年汉子,见金光罩落,面色大变,驾起遁光便走。

    赵乘风眼皮一抬,喝道:“魔教贼子,哪里逃!”袖中一道剑光飞起,如灵蛇矫矢,眨眼追上那人,只凭空一绕,惨叫声中,已将那中年汉子腰斩,鲜血内脏喷了一地。赵乘风瞧也不瞧尸体,抬手收了剑光,喝道:“尔等听清了,若被照魔镜查出身有魔道修为,便是这般下场!”

    余下之人噤若寒蝉,他们大多手上都有几条人命,也曾亲手杀人,但似赵乘风这般杀伐果断,毫无情面可讲,还是感到十分不适,但思及只要渡过三关,便可直入仙门,修成道法,非但长生可期,更能把持无上权柄,一个个眼中却又冒出精光来。

    任青瞧在眼中,暗暗摇头:“这一干人等大多利欲熏心,一心为己,去拜入魔教还差不多,来我太玄日后也是被清理门户的货色。”忽见方有德抢前几步,将身前几个人撞在一旁,笑嘻嘻立在照魔镜之下。那几人被撞,本是大怒,见方有德孔武有力,粗手大脚,想起方才他扛鼎食肉的样子,打个寒颤,靠在一旁,不敢争持。

    那照魔镜精光流转,忽然一缕玄光照彻,方有德身上一道金光腾起,与那玄光一碰即收。照魔镜精光闪了一闪,归于沉寂。赵乘风只觉后牙根有些疼痒,任青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二人瞧出方才那道金光分明是佛门佛光一类的护身法术,佛门之中修成这等护身法力者,无不是高僧大德,降妖伏魔,坐镇一方。

    那方有德年纪轻轻,绝不会超过三十岁,居然修成这道佛门秘法,显见资质非凡,生有佛缘,不去好好修持佛法,偏生跑来太玄峰,参加入门大比。两人好比一拳打在了空处,胸口憋闷无比。但太玄剑派有言在先,只需非是魔教细作,胎动境之下,有心拜入太玄者,皆可前来。方有德虽是修成佛门法术,但绝非魔门奸细,两人虽觉别扭,却找不出甚么借口将他轰下山去。

    方有德瞧了自家身上那道金光,似乎颇有苦恼之色,又冲凌冲招招手,示意他跟来,便过了门户,叉手站在一旁。他方才施展的佛门法术,在场众人大多不识,瞧不出奥妙之处,但凌冲等几人却是心头一凛。

    李元庆暗自大骂:“这厮太也不要面皮,明明修成佛门法力,便是拜入楞伽寺、金刚寺也是好的,却巴巴跑来此处,非要入太玄学剑!这方有德一身修为极厚,乃是我之强敌,不可掉以轻心了!”

    人群之中一位高挑的红衣少女秀眉微蹙,冷笑了一声,自语道:“好端端一个修佛的种子,却要学练剑术,岂非南辕北辙?若是太玄剑派真收他入门,还不知要如何头疼呢!”身旁一位侍女打扮的少女笑问:“郡主是说方才那大汉么?奴婢只见他身上有金光闪过,难道那人是那座寺庙里的高僧假扮的么?”

    那少女唤作凤兮,乃是九国之中羽凤国的郡主。羽凤国与夏国长年大战不断,乃是世仇,若非有太玄剑派仙师压制,早已拼个你死我亡。凤兮郡主亦是才智高妙,自小便有出世之志,修习羽凤国王族秘传道法,颇有进境。这才被选来,参与太玄大比。

    她早已瞧见李元庆,世仇熏陶之下,自也不会对那李元庆有甚好脸色,若是被李元庆拜入仙门,修成法术,只怕羽凤国王族总有一日要被他杀得干干净净。因此此次大比,凤兮郡主志在必得,便是落选,也要不惜一切,想办法将李元庆拜师之事搅黄方可。

    人群之外,一位偏偏少年负手傲立,身披一袭白色道袍,皆以龙绡织就,入水不溺,遇火不焚。身旁一位中年道士,更是气度沉凝,二人方才施施然走来,便瞧见方有德身披佛光,自照魔镜下走过。

    那少年哈的一笑,指着方有德说道:“卢师叔快瞧,那汉子分明是佛门弟子,也来参与大比,当真有趣!”那卢师叔瞧了一眼,也自微笑道:“不知是谁的弟子,当真胡闹!只是太玄剑派有言在先,不好将他轰了出去。若是真被他闯过三关,不知郭掌教收是不收?”

    少年忽然皱眉道:“卢师叔,我七玄剑派剑术绝不在太玄剑派之下,远祖宗师更是稳压那郭纯阳一头,为何非要命我拜在姓郭的门下?我留在本门修行,岂非更好?那郭纯阳又非甚么纯阳老祖,要我秋少鸣给他下跪叩头,当真是笑话!”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