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四三 魔种噬魂!
    任青见死伤了数十位弟子,但将王申灭杀,倒也只得,刚要出言安慰师弟,眼角瞥见王申死去之处,忽有数十道黑影窜出,往其余弟子身上扑去。燃?文小说??  w?w?w?.r?a?n?w?e?n`他见识极广,记起一道臭名昭著的法门,惊声道:“噬魂魔功!不好!”张口喷出一口本命真火,化为一线火光,往那黑影烧去。

    任青师承百炼道人,修炼玄机百炼元命剑匣,丹田之中炼有一方剑匣,剑匣之中存有一口真火。日夕修炼,便是以这口真火煅烧剑匣,使之威力壮大。这口真火虽非纯阳净火,但经任青百年培育,化为玄门元阳真火,最是一干妖魅魔道的克星。点点火星迸发,落在黑影之上,如跗骨之蛆,摆脱不得。

    那些黑影乃是极为恶毒之物,以噬魂教魔法修成。当日大幽神君与三嗔和尚左道相逢,做过一场。当时所用神通乃是一道黑云,内中祭炼了无数生魂精魄,借此发挥威力。实则那等炼法绝非噬魂教魔法真传,真正的噬魂魔法,乃是从自身七情六欲入手,体悟众生红尘百态,进而参透先天魔意,成就无上天魔真身。

    从立意来看,噬魂道功法实为魔道顶尖的法门,以神魂入道,剑走偏锋,专一体悟种种玄阴魔意,成就不灭灵识。只是此法取法乎上,修炼便也艰难,历代弟子中能以正宗路数修炼至极高境界者寥寥可数。

    于是便有自以为聪慧之士,创出种种便宜法门,修炼噬魂魔功。大幽魔君当日施展的便是其中一种,摄取生灵生魂,祭炼入法器之中,倍添其威力。只是修炼了这等法术,等如与大道绝缘,再也无望修炼噬魂正传。此事唯有噬魂教长老一级的人物方才知晓,却也不会刻意告知弟子。

    若修炼噬魂魔功正传到了金丹境界,才会发挥魔道功法的犀利之处来。方才那些黑影便是至少将噬魂**修炼到了金丹境界以上之辈,方能练成。将自家神魂化为魔种,分裂开来,无形无相,如域外天魔化身,潜入生灵识海之中,吸取生灵元神、七情六欲,壮大自身。若是魔功再上一层,便可化身万万,每一道神魂魔种碎片皆可成长为另一个自己。

    尤其魔种入体,当事之人极难发觉,若无特意功法、法器,绝难鉴别,因此噬魂教正传修士以魔种入人身,最是难挡难防。玄门六宗之中历年也不知多少弟子被魔种侵染,要么化为魔头,要么身不由己,成了魔教的探子。

    无论玄门、佛门对噬魂教功法最是头疼,如雨后杂草,割之不绝。好在噬魂魔功对悟性资质要求极高,等闲之辈绝难有所成就,大多转修取巧法门,能练就魔种,侵染生灵之辈莫不是教中长老一级的人物,平日闭关苦修,渡那纯阳雷劫,求那玄**果,轻易不肯出世为祸。

    任青一声叫喊,赵乘风也反应过来,认出这是噬魂魔种之类的魔法,惊骇之下,纵身扑上,噬魂魔种以修士自身魂念分裂而成,无形无质,一般的飞剑之道对其毫无用处,唯有至阳道法或是法器,方能将之消灭。但噬魂魔种一旦落入生灵识海,便会与生灵元神魂魄结合,极难祛除,那时投鼠忌器,任是甚么至阳道法、法器,也不敢轻易出手了。

    赵乘风扬手发出数十枚庚金神雷,皆是他剑气凝聚,到底聊胜于无,以锋锐之气克制阴邪之力。若是被噬魂魔种侵染了这批试炼弟子,此次入门大比便算是彻底失败。以太玄剑派之底蕴,自有办法将侵染的弟子一一寻出,但一来耗费功夫,二来这些弟子即便祛除了魔种,也定必道基大伤,再难参修上乘道法。郭纯阳命二代弟子总领其事,被噬魂教插了一杠子,办砸的话,百炼道人等长老定要受到掌教申饬,赵乘风等二代弟子亦要自裁谢罪方可。

    庚金神雷凌空爆散,无穷剑气飞射,赵乘风不敢全力施为,怕剑气杀伤弟子,减去七分威力,却也仅能将噬魂魔念阻的一阻。还是有数十道魔种扑上试炼弟子之身,任青冷汗直冒,却又无可奈何,瞧出王申乃是魔门奸细,只想出其不意,将之斩杀了事,万没料想王申非但身藏化尸神光,还有噬魂魔种这等歹毒之极的物事。此必是天尸教与噬魂教两派长老联手,在其身上布置机关,任青心念电转:“天尸教与噬魂教若当真联手对付我太玄,定不会只是几颗魔念魂种而已,只怕他们志在太玄峰!”

    凌冲先前为了防备王申暴起,离其极近,王申自爆,化尸神光喷薄,被赵乘风收走大半,仍有一丝罩上身上。凌冲经过东海战阵杀伐,心念转换极快,不敢令那神光沾染,忙即将手一挥,剑气外放,结成一道壁垒,护住自身。那丝化尸神光与剑气交接,嗤嗤连声,白雾蒸腾,居然将剑气冰冻,且一股死寂之意漫散开来。

    凌冲忙断去那道真气联系,抽身暴退,这才躲过那丝化尸神光侵袭。谁知神光方去,又有魔种袭来。只觉一缕奇寒之意临身,脑中便是一晕,似乎多了甚么异物盘踞。脑为人神之主,最是细嫩娇弱不过,凌冲不敢妄自以真气入脑去寻那异物。噬魂魔种若不得主人催动,只会静静潜伏,不会作怪。

    任青见阻挡不得,魔种黑影已然侵入许多弟子体内,只得提起喝道:“尔等莫要惊慌,若是身觉有异,便来我身边。待会我禀明掌教,为尔等祛除那物事!”这些试炼弟子之中,亦有心思敏锐之辈,听出任青话中之意,自家方才怕是被些异物附身,只是若自家站了出来,不定便会失去拜入太玄剑派的良机,因此大多即便身觉有异,也不肯自行暴露。

    任青见只有三四人走到身边,许多人不肯明言自家受了魔种侵染,心下大怒,却也不敢就此挑明。噬魂道功法太过诡异,若是说得明白,这些弟子定必恐慌之极,反误大事。不若光棍些,任由他们,待往太玄峰上拜见掌教,自有分晓。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