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六三 仙门现 孤峰裂!
    穹天之上,千丈孤峰血光咆哮,罡流搅动,血幽道人一袭血色道服,双目中血光喷出三尺之远。遥见太玄峰上天地元气如潮似海,排荡云气,内中似有一件物事吞噬真元,凶威赫赫。

    血幽子与大行神君对望一眼,满是惊骇之色。那件物事所发威压,如巨山般压在心头,以二人道心亦忍不住心潮汹涌,险些便要跪拜下去。大行神君颤声道:“这、这是有人证就纯阳道果啊!是谁?太玄派何时出了这样一位大高手!”

    血幽子倒还有些决断,恶狠狠道:“管他是谁!那厮初入纯阳,境界不稳,正好趁此良机,用天魔解体**暗算他一记,兴许能将他从纯阳境上拉了回来!”加紧催动法力。孤峰切开大气,如深谷闷雷,滚滚而过,直往百炼道人所化玄机剑匣撞去!

    纯阳境界分为两种,一者为肉身纯阳,一者为元神纯阳。肉身纯阳者,打磨气血经脉,举手投足,移山填海,磨弄星辰,万劫不磨。元神纯阳者,通灵变化,驾驭大道,化身亿万,威能无穷。二者并无高下之别,只在修士入道所修法诀、机遇不同而已。

    百炼道人选的乃是元神纯阳之路,那一方剑匣便是自身元神显化。段克邪估摸的不错,郭纯阳的确自楞伽寺暗中得了一门秘法,传与百炼道人。原本待诏之境须得修积法力,更要以九天仙阙纯阳仙气洗练自身神魂庐舍,待得自身法力尽皆为化为纯阳之性,方可一举冲关,突破关隘。

    楞伽寺这一门秘法脱胎自佛门以念力证就金身之法,恰可取巧绕过待诏境界,只需心境达到纯阳境界,便可强行冲击长生,只是有一处弊端,若证道不成,自然万事皆休。若是侥幸成功,因在练气级数时根基不牢,肉身元神皆未有纯阳境界,道基不稳,纵有纯阳之气补益,日后也再无望更进一步,得窥纯阳之上的境界了。

    百炼道人此时证道,固然成为一大杀手锏,震慑一干宵小,但也绝了日后更进一步的希望,修道之人,哪个不思勇猛精进,超脱这一方天地,逍遥自在?纯阳玄阴,不过是长生之起点,之后方才有无尽岁月体求大道。只是这些与百炼道人却是无缘了,因此郭纯阳才会郑重施礼,谢他为门户所做牺牲。

    百炼道人元神所化剑匣于万顷晴空之中,受无尽天地元气冲刷,法力节节攀升,气息亦复超越练气级数,越发虚无缥缈起来,仿佛随时会御风而去,不在人间。太象宫中,众人仰头观望百炼道人成就纯阳,面上皆是赞叹之色,尤其叶向天、沈朝阳、程素衣这等日后有资格问鼎大道之辈,更是如此如醉。这等良机,可说毕生难遇,三人尽力体悟其中种种关窍玄妙。

    木千山抚掌笑道:“纯阳之境,运转造化,委实令人心向往之!”段克邪早就打点精神,双目瞬也不瞬,他亦是纯阳修为,所得所悟自要远超叶向天等人,只是却无心参悟,只希冀从百炼道人证道异象中寻出其破绽。

    段克邪绝非心慈手软之辈,太玄派与七玄剑派暗斗已久,七玄剑派凭借门中数位纯阳老祖,稳压太玄派一筹,但百炼证道,双方实力立时大为反转,他几次要暗中出手,俱都强行忍耐下来。不为其他,郭纯阳一双小眼若有意、若无意往他面上瞟来,太象宫中深处更有一道纯阳意念牢牢锁定了他,自然是那位大长老惟庸道人。

    段克邪想了又想,苦笑一声,终究不敢出手。一击之下,若无必杀,郭纯阳与惟庸定必将他当场诛杀,得不偿失。太象宫前,百炼道人庐舍忽然爆散为漫天血光,一股脑倾斜于剑匣之上,眨眼无踪。元神纯阳,肉身便没了用处,有人会将之祭炼成为法器,也有的索性化为元气,补益元神。肉身元神一体而生,元神将肉身炼化,还能更增灵性。

    忽有天光大开,云霄雾霭片片如鳞,隐约可见一座雄伟门户屹立极天之上,只是瞧不分明,似有还无,犹如虚空。段克邪咬定牙关,蹦出两个字:“仙门!”叶向天等人不明所以,金光老祖冷笑道:“那道门户传说便是仙门了,内中便是九天仙阙,你们若是谁证道纯阳之后,修积十万功德,便可得仙门接引,飞升九天了!”

    九天仙阙!飞升成仙!无数修士孜孜以求,辛苦熬炼法力,体悟大道,求得不就是这个么?众人望向那座仙门,眼神也自火热了些。连向来淡泊入水的程素衣也微微叹了几口气,目中闪过一丝极亮的光彩。郭纯阳望着那座仙门,目光闪烁,神芒遮掩,不知想些甚么。

    金光老祖双手抱臂,续道:“你们若是也修成纯阳,手持几件法宝,说不定还有几分指望打进仙门中去。如今么,嘿嘿,还是瞧上一眼便罢,莫要分了心思!”段克邪沉声道:“仙门已有数百年不曾现世,上一次还是癞仙飞升之时,现身接引,这一次难不成是为了百炼道友而来,专程接引的么?”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