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七三 佛火心灯炼妖尸
    那老僧自然便是楞伽寺当代住持方丈普渡神僧,那数百位高僧尽皆修成舍利,足可匹敌玄门修成金丹之辈。r?anwenw?w?w?.??数百高僧做法,又有方丈主持,凝聚楞伽寺万载以来无穷念力、信力,召请功德佛金身降临!

    普渡神僧面容悲苦,轻轻摊开手掌,楞伽寺上方那尊大佛亦形容悲苦,大手摊开,五根手指各发祥光,先只有丝丝缕缕,继而化为数十丈粗细,冲破云霄,绝荡万里,直入极西之地。

    大佛五指所发佛光瞬息之间,照耀太玄峰顶,化为一道光穹,倒扣而来,如一座古钟,笼盖四方万里。佛光如电如念,无远弗届,瞬时而达,比甚么剑气雷音要迅快太多。

    佛光所到之处,瑞霭祥氛处处,普济神僧催动神通与佛火心灯,与薛蟒九大旱魃分身苦斗,薛蟒的玄阴元神隐藏虚空,伺机而动,那座古灯檠威力太大,又经代楞伽寺高僧法力加持,早已超脱一般法宝,尤其对魔道神通更是十二分克制,九大分身倒有一大半攻势为此灯所发光焰挡住,普济老僧也不知如何作想,凭借古灯檠与薛蟒斗了个不分胜负,守成有余,却不肯主动出手。

    楞伽佛光电闪而至,如万马奔腾,潮汐拍岸,九大旱魃分身不及闪避,被佛光照彻,一个个本是木然狠毒的表情蓦地换成了惊诧痛苦之色,薛蟒祭炼九尊旱魃,运用天尸教秘传法门,以无穷尸气、阴煞之气喂养,但沐浴佛光之下,只见九大分身身上腾起无数黑气,被佛光一照,化为无形。只这一下,薛蟒数百年苦功便废了大半。

    薛蟒玄阴元神亦自到场,佛光无孔不入,即便他隐匿虚空,亦逃脱不得,惨叫声中,一道玄阴法相自虚空迈出,转眼投入那尊天生旱魃尸神体内,形神相合,那尊旱魃亦是先天成就,可惜福运不济,还未成熟便被薛蟒寻到,打散了其中灵识,祭炼为自家化身,因此境界仅为待诏修为。

    薛蟒元神归位,这才好过一些,佛光汹涌,他一人再凶悍,也不敢硬抗,急忙转身便走,身后八大分身紧紧相随,普济和尚目中光芒一闪,屈指一弹,佛火心灯灯芯中一朵火苗窜出,毫芒电闪,居然直入带头旱魃紫府之中。

    薛蟒玄阴元神正在其中,被佛火入体,立时如堕地狱,这佛火乃是普济和尚孕养多年,以自身佛法祭炼,又有古灯檠加持,专一焚灭魔道元神。蓄力一击,薛蟒立时中招。

    这一朵灯花宝焰,积聚楞伽寺数百高僧意念,内蕴佛法妙道,常人得之,足可振聋发聩,荡破心中迷障,智珠浮现,参悟佛法亦可事半功倍。若生有宿慧,立时便可开启心中秘藏,得极大神通。楞伽寺佛法秉持唯识之宗,讲求简去心外诸法,择取识心,开启识藏,凝聚金身,直入不朽。

    这一点佛光心火便是唯识种子,与大行神君所发噬魂道魔种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噬魂魔种以众生七情六欲入道,攫取其中精粹,反哺施法者自身。而唯识种子则将唯识佛法包含其中,引导生灵慈悲修行,入于菩萨道,一取一舍,便是魔佛分界。

    魔者损人利己,唯恐天下不乱。佛者教化众生,俱得安稳喜乐,永不退转。这一朵唯识灯焰,佛光心火,对他人而言乃是入道宝筏,修行之依凭,大善大功德大般若,但对薛蟒这等魔道巨擘而言,则是大毒大破坏大毁灭!佛火入紫府,损神炼妖尸!

    佛火灯花一入旱魃紫府,化为漫天宝焰,一尊大佛升座,口诵《楞伽四卷经》,经文一字一句,皆化为无量金符,跃动不休。每一道金符皆为佛法显化,旱魃紫府中全是玄阴法力,无边尸气,被金符佛光照耀,立时被炼化成为虚无。

    薛蟒玄阴元神亦于其间显化开来,却是一位面容阴鸷的中年道人,望了一眼那虚空大佛,二话不说,扭头便走。一道黑影窜出先天旱魃头颅,闪入虚空之中,只余薛蟒愤恨之极的声音飘来:“楞伽寺的秃驴,此仇此恨,不死不休!”居然仓皇逃了。

    薛蟒亦是决绝之辈,眼见事不可为,若要保住旱魃紫府,必须将那大佛打杀,身外尚有无量佛光蔓延,自家玄阴元神若慢的一步,被大佛拖住,不免四面受敌,那时想逃都难,唯有乖乖授首。因此毫不犹豫,一走了之。

    只是可惜了这一尊先天旱魃之身,本是薛蟒费尽心机得来,妄图以此为登天之梯,再进一步,修成玄阴之上的法力,耗费无穷苦功祭炼,谁知今日被楞伽寺的贼秃摆了一道,不得不弃之而逃。这尊旱魃分身势必无幸,虽尚有八尊分身,但俱是后天养成,不成气候,普济老僧使了这一招,等如断去了薛蟒向上修行之机,岂容他不恨?

    普济老僧低眉垂首,低诵佛号,手上却丝毫不慢,僧袖挥处,无量佛光宝焰漫卷,将那尊先天旱魃吞没,迅疾炼化起来。郭纯阳一甲子前,曾以分身出游,寻上楞伽寺,与住持方丈密谈了三天三夜,定下今日之计。楞伽寺位于中土中原之地,毗邻帝京,来香火极盛,代帝王无论信佛还是崇道,登基之后,对楞伽寺多有封赏,因此寺产极丰。楞伽寺被崇为中土佛法正宗,有万佛源流之美誉,寺中高手多以降魔伏妖、济世度人之事为修行功德之机。

    郭纯阳以一派掌教至尊身份,登临楞伽寺,也不知许下了甚么好处,说动方丈普渡大师以寺中一部秘法相赠,更派了师弟普济老僧不远万里,携了佛火心灯,驰援太玄。自家更在当日,闭了寺门,聚集寺中僧众,颂持经文,借佛门秘器,凝聚佛陀金身。

    普济临行之时,师兄普渡大师便曾告诫,只需拦截一位玄阴高手便可,至于是哪一位,听郭纯阳分派便是,其余之事不必去管,功成身退,即刻返回中原。普济神僧一直隐身在侧,直到郭纯阳万里传音,请他出手解救一干入门弟子,再回身拦住薛蟒与那九大旱魃分身。(未完待续。。)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