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七七 忽有恶客启门扉 天星七曜低云陲
    郭纯阳剑法精绝,但分分心旁骛,不得专精,必无证道之望,除非他废去其余几门剑诀的修为,专修一门剑术,方有成道的之望。r?anw?e?nw?ww.但以郭纯阳的野心,必是打算将各路剑诀尽皆修到纯阳境界,那时法力才堪称恐怖,足可称为纯阳之境第一人。

    “郭纯阳野心太大,太玄派六门真传剑诀,每一门皆够修士穷尽毕生精力参研,他又非是太玄老祖,想将六道剑诀一同修炼大圆满,难比登天!”段克邪心头暗想,以郭纯阳的性子,若能证道纯阳,便不会空等了这许多年,必是他修行之道出了甚么差池,才如此蹉跎不前。

    中土楞伽寺中,那尊清净功德归真佛虚影,摊开大手,五指微微合拢。太玄峰上,一座佛光宝幢亦开始徐徐闭合,血神道人登时察觉,心下也有几分急躁,若不能尽早脱身,迟早要被佛光剑气磨死,以他先天玄阴的修为,亦不能硬抗楞伽寺众生与郭纯阳联手之力。

    便在此时,天外之处忽有奇光坠落,此是本是申牌时分,骄阳隐踪,群星无影。忽有七道奇光升起苍穹,将太玄峰团团围绕。一个浑厚声音喝道:“本是先天生灵,却被人坑害,好不凄惨!”语气中充满了幸灾乐祸之意。

    金光老祖一见七色奇光,忽然暴怒喝道:“七曜天星法!星宿魔宗!”那七道奇光正是星宿魔宗中一门极有名的神通七曜天星法。金光老祖当年曾吃过一次大亏,对手同为玄阴级数的法宝,便是星宿魔宗的日月五行轮,而祭炼这件玄阴之宝的法诀,正是这一门七曜天星法。

    金光老祖自开启灵识,在少阳剑派历代长老手中,几乎纵横不败,但生平唯一一次吃得大亏,就在日月五行轮手下,可谓倾尽四海水,难刷此仇怨,一见七曜天星法,立刻想到了老对头日月五行轮,当即暴走!

    陆长风深知金光老祖对日月五行轮及星宿魔宗的恨意,生怕他一时性起,飞身参战,岂不帮了太玄派的大忙?忙低声喝道;“还请老祖忍耐些!”金光上人哼了一声,强忍不曾出手。

    段克邪见闻广博,悠然道:“此人必是星宿魔宗天市宫宫主首徒司徒化,修成七曜天星法,亦是得了长生道果之辈!太玄剑派真是流年不利,这些个魔教掌教平时等闲难得一见,今日却赶集一般,尽数云集太玄,郭纯阳定是做了甚么天怒人怨之事。”

    周其道人与贺百川登时向他怒目而视。段克邪哈哈大笑,摆手道:“开个玩笑,两位长老不必当真。星宿魔宗乃是魔道第一大派,既然也插了一手,段某断不会坐视不理,请二位放宽心便是。”

    周其道人与贺百川这才回嗔作喜,周其笑道:“若能得段先生出手相助,我太玄一门上下,感激不尽。”星宿魔宗道法殊异,甚是精妙,门中有紫薇、天市、太微三宫,紫薇宫历来为掌教所居,当今星宿魔宗掌教星帝便在彼处常年闭关。天市、太微两宫,亦是太上长老所居,这两位太上长老修炼星宿门中至高秘法,法力神通仅在星帝之下,亦是魔道巨擘。

    段克邪一眼认出来者乃是天市宫太上长老首徒司徒化,七曜天星法便是天市宫中嫡传道法,所谓七曜者,又称七政、七纬,乃是日、月、太白、岁星、辰星、荧惑、镇星之统称。一道神通法诀之中,便包含日月五行,太阳太阴之道,纵横变化,参于造化,七曜齐出,又有无穷妙用。

    只这一门妙法,便不在太玄六道剑诀之下。足见星宿魔宗之底蕴深厚。金光老祖那般强横之辈,一张臭嘴四处竖敌,如今也不曾被人打死,足见其法力神通。但生平吃的一次大亏,便是在日月五行轮手下。

    七道奇光乃是太阴太阳与五行精气所化,颗颗大如星球,光华乱闪,将周天群星都比了下去。血神道人正被佛光缠身,不克逃脱,七道奇光之中太白星辰骤闪,一道白色剑气横亘虚空,往佛光宝幢之上劈去,竟是法宝级数的一击。血神道人瞧出便宜,血灵剑血光大放,亦是一剑劈去。

    内外交攻,两道剑气正劈在一点之上,一点攻面,恰将佛光宝幢劈的蛛网裂纹不断,血神道人厉喝一声,化为一条血河,直冲而去,登时将佛光贯穿,逃脱生天。血河滔滔,一朵千叶血莲漂浮其上,血神道人有心杀将回去,却又忌惮郭纯阳重重手段,血河长绕,但闻血浪滔天之声,一时却不敢出手。

    郭纯阳长剑当胸,哈哈一笑,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星宿魔宗的道友,不知贵派星帝一向可好?”七道星光之中,司徒化的声音说道:“多谢郭掌教挂怀,鄙门掌教安好。本座欣闻贵派重光大典今日举行,特来观礼,适逢其会,无意间搭救血神道友一遭,绝无恶意。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郭掌教又何苦赶尽杀绝呢?”

    郭纯阳呵呵笑道:“老道早有言在先,我太玄与血神道人之仇绝难化解,唯有一剑当之,司徒长老要来当个说客,只怕不能遂愿了。”司徒化笑道:“郭掌教何出此言,血神道友六大分身尽被贵派斩杀,多年苦功毁于一旦,便有甚么仇怨,也该当化解了,何苦还要痛下杀手?某家此来,一时技痒,欲领教一番贵派剑术,不知郭掌教肯赐教否?”

    先有血幽子以天魔解体之法,祭炼一座孤峰,逼得百炼道人直入纯阳,方才将之逼退。又有天尸教薛蟒率九大旱魃分身而来,又被普济神僧拦住,更将一尊先天旱魃失落,在佛火心灯之中,受佛光炼化,眼见是就不回来了。再有血神子出世,六大分身围攻太玄峰,逼得惟庸老道倾尽法力,催动诛魔宝鉴,方能将之斩杀。如今太玄派可谓底蕴尽出,全无后手,又跳出个司徒化,摆明了是要捡个大便宜。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