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八二 各怀鬼胎
    这六十余人大多是太玄下属九国之民,可谓精中选精,复又性格坚韧,亦有许多良才之辈。有几人天资聪颖,得了太玄入门心法,不过一两个时辰,便将一身所学转化为太玄独门真气,周身也多了几丝虚无缥缈之意。

    凤兮乃是一国郡主,自小修习高深内功拳剑之术,那天凰焚天法是羽凤国祖上秘传法门,在凡间可谓是顶尖的功法,修成一身精纯焚天真气。凤兮郡主素来也以此为傲,但今日见了太玄心法,方知自家是多么可笑,便是这一道入门法诀,也比天凰焚天法高明不知几许。

    凤兮不敢怠慢,将心法默诵数遍,牢牢记住,凝神参悟其中关窍,下手修习。体内天凰焚天真气按着太玄心法路数运转,每过一处穴窍,便壮大几分,太玄心法总括玄门正宗妙道,包罗万有,一照之运行,便将原本天凰焚天之气缓缓转化为太玄真气。

    “我羽凤国与大夏乃是世仇,若非有太玄派仙长看守,我与李元庆见面必要拼个你死我活。不过我如今得了太玄心法剑诀,修为自可领先一步,我也不必赶尽杀绝,只略施小计,令李元庆入不得太玄山门,便算是一大功了。”凤兮郡主念头兜转。

    李元庆亦自揣摩入门心法,心头冷笑:“凤兮那小丫头定必有些不良念头,哼哼,岂不知我早有打算。世人皆以为剑术之道,贵乎轻灵翔动,却忘却五行生克之妙,我有太玄心法,以此修行,不多时候便可将一身土行修为化为金行剑气,以土生金,妙用无穷,必可领先那丫头一步,若第一关是考验我等对太玄法门的悟性根骨,余下两关中必令大比之人捉对厮杀,我只需将凤兮那死丫头击败,便可令其失了拜入太玄剑派的良机,待我修成神通,灭了羽凤国也不在话下。若是能趁此机会将那丫头斩于剑下,倒也不错!”

    不提凤兮与李元庆各有不轨心思,凌冲凝神入丹田,内视那一团玄剑灵光世界。他借阴阳之气助力,将大行神君一颗魔种磨灭,每一颗噬魂魔种皆由精纯念力化成,阴阳之气只取了其中精粹,余下瞧不上眼都便宜了凌冲。如今还不怎么觉得,日后他修炼阳神,自有天大好处。

    灵光世界中剑影婆娑,剑意森然,此来彼去,攒刺不停。无论太玄心法或是守山剑法,凌冲俱是熟极而流,闭眼也能施展出来,但总不能脑袋很有贵恙的展现自家修为,只能装作一副初学乍练的苦逼模样。

    方有德见他满面凝重,只当参悟心法入了神,自家也默念心法真诀,参悟起来。佛门心法最是包罗万象,与玄门绝无冲突,甚至连魔教法门亦可兼修,他练起太玄心法,体内佛光便慢慢收缩,给太玄真气让路。方有德于佛法参悟上颇有心得,可惜太玄心法似乎不甚合拍,只能老老实实一点一点的修聚真气。

    凌冲百无聊赖,又不能走出山洞,免得露了马脚,只能闭目沉气,细细体味剑术变化。入洞的数十人中,有些专一致志,先修炼太玄心法,待得修炼有成,方才去看洞壁上所刻守山剑招式。也有人满脑子剑术之道,舍了心法不瞧,在石壁前流连忘返,啧啧赞叹,还有现学现练之辈,片刻之间,洞中一面呼吸悠长之声隐闻,另一面却又剑气嗤嗤作响,剑影撩动。

    山洞之外,陈紫宗四人迎风凝立,各运法力,洞中一些纤毫毕现,皆瞒不过他等耳目。赵乘风笑道:“那些先去练剑的家伙当真猴急,若不先将入门心法精熟,如何能催动守山剑中种种妙用?”

    任青笑道:“他们不过是俗世凡人,乍见仙家剑术,总忍不住试演其中威力。试演了第一招,便不能不试演第二招,如是下来,自是沉溺不可自拔。”赵乘风笑道:“不管怎样,三个时辰之后,总要将这群小东西揪了出来!”

    秋少鸣满面郁怒之色,先将太玄心法囫囵记下,寻了一处空地盘膝静坐,脑中思索。他被魔种所逼,不得已修行无形剑诀。如今得了太玄心法便是两难之选,要么两门剑诀兼修,要么将无形剑诀真气废去。他细细对比之下,发觉许是太玄心法只是入门级数,涉及穴窍关隘不多,与无形剑诀暂时无有冲突,心下一定:“真是天助我也!既然如此,倒不如两门剑诀同参,并行不悖,待得过了三关比试,面见郭纯阳,只要实话实讲,再有段师叔祖一旁说项,总有机会拜入太玄山门。”计议已定,用心参悟起太玄心法。

    秋少鸣之资质还要高过凤兮与李元庆,凌冲若无有通灵剑心之助,与他也不过伯仲之间。这一气定神闲,立时心印契合,一股太玄真意涌出,如水之汩汩,瞬时入了境界。众人皆知这等良机实是来之不易,俱都全力参悟心法剑诀,废寝忘食,瞧一段心法,再去瞧一瞧壁上剑招,两相印证,只不过无论剑诀、心法,俱是仙家无上传承,哪有那般容易修炼的?

    当年王朝得了一本守山剑残谱,花费毕生功夫,也不过悟出五招剑术,还是到了凌冲手中,仗着剑心通灵,又误服了一株大补元气之药,方能将剑术真气修为推至极高境界。在场之辈亦不乏天赋异禀,真气浑厚、悟性特异之辈,但区区三个时辰的限时,也无法将一套三十六式剑术尽数精熟,又或是将入门心法修炼的如臂使指。

    众人焦头烂额,眼见玉兔缓坠,已是清晨时分。三个时辰转眼极至,凤兮郡主缓缓收了真气,只觉周身天凰焚天真气活泼泼的,越发如意起来,她心思活泼,早打定主意,全力修炼太玄心法,将真气修为提升一大境界,至于剑术原本便有几分底子,抽空将三十六式剑招尽数记下,勉强试演了几圈,也不去管甚么威力了。

    李元庆修行土行真气,底子浑厚之极,得了太玄心法,果然由土行真气生出丝丝缕缕金行剑气,数量不多,但胜在锋锐难挡,他于剑术一道亦有些心得,倒是抽出一个时辰钻研石壁剑招,此刻已收功而起,信心满满。

    秋少鸣悟性最高,早就得了无形剑诀传承,虽未修炼,但脑海中无数次推演这门剑诀变化之道,得了太玄心法,两相印证,立时突飞猛进。只可惜他精修的无名真气尽数为无形剑诀转化,不然一旦化为太玄真气,足可将他的修为一举推至脱胎境圆满。他有了真气修为的底子,倒是花费了两个时辰演练石壁剑招,只觉这三十六式剑法之中似有无穷奥妙,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陈紫宗在洞外,昂首向天,将东方一抹金光跃动,说道:“时辰到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