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百九五 求问法诀
    

    

  章 百九五 求问法诀



    

    


    


    


    


    凌冲心下一惊,郭纯阳又问:“你可知当今修道界中,哪一门法门最善修聚真气?”凌冲回想一路所见玄魔两道各派的功法,忽然心底灵光一闪,脱口道:“星宿魔宗!”他瞧过莫孤月全力施展北斗劾死戮魂禁法,禁锢虚空,冻结宙光,法力之浑厚,令他印象十分深刻。

    郭纯阳点头道:“不错,的确是星宿魔宗的道法。魔道之中,唯有星宿魔宗的道法堂皇大气,贯通阴阳,采周天星力以为己用,凝练星斗元神,斗法犀利,妙用无穷。你要修炼洞虚烛明剑诀,催动玄剑灵光世界,便须以无量星力为基方可。”

    凌冲笑道:“师傅如此说,难不成你老人家手中还有星宿魔宗的修炼法门不成?”正邪两道对于自家传承道法,瞧得比甚么都重,太玄剑派只有一套守山剑流落在外,已是闹得鸡飞狗跳,百炼道人不依不饶,定要查明根源。星宿魔宗这等魔道第一大派,若是根本道法外露,哪怕对手是清虚道宗这等庞然大物,亦要杀得血流成河,连星帝也要全力出手。

    谁知郭纯阳竟点头笑道:“你小子真是金口玉言,为师手中果然有一道星宿魔宗的道法,便是这一套星斗元神剑了。”凌冲张大了嘴合不拢来。郭纯阳续道:“四代祖师创出洞虚剑诀之后,便知这套剑法所需真气实是海量,本门道法杀伐有余,炼养不足,因此特意斩杀了一位星宿魔宗的长老高手,夺取了一套《星辰噬元法》的副本,只可惜这套法诀直能修道凝聚星神种子,也就是玄门所称的金丹境界,千年以来,本门巧取豪夺,也不曾得到再往上的法门。”

    “门中长老便以这套《星辰噬元法》为基,创出了一门星斗元神剑。这套法门说是剑诀,实是修炼星力,凝聚星神飞剑。星宿魔宗至今也不知本门得了这套星辰噬元法,若是知晓,定必倾巢来攻,因此不曾传授弟子。这套剑诀与洞虚烛明剑诀合修,当可解决真气不足的破绽。”

    凌冲已经无言以对,太玄剑派行事果然肆无忌惮,居然强抢星宿魔宗的法门,这可是不死不休的世仇,绝难化解。郭纯阳瞧着他的脸色,笑道:“修道界中抢夺功法本就寻常,只看谁的手段高明,你当星宿魔宗不想抢夺本门六大真传么?这星斗元神剑经过几代长老增删递补,金丹之下的法门已算尽善尽美,只是出手之时,对方若是星宿魔宗嫡传弟子,还是能够察觉出一丝端倪,所以你若要施展星斗元神剑的法门,务要不留活口,免除后患。你明白了么?”

    说到最后,已是声色俱厉。凌冲登时凛然。郭纯阳道:“洞虚烛明剑诀为师今日便传你金丹之下的法门,你回去好生揣摩。至于星斗元神剑么,传承真本在你大师伯处,我已打过招呼,你可去天巽宫中请你大师伯传你。”

    凌冲告别师傅,脑中全是洞虚烛明剑诀的诸般法门、图形、口诀,洞虚烛明剑诀不愧为太玄剑派六门之一,号称破尽万法。其中精妙之处,不可以道理计。郭纯阳一口气将脱胎、凝真、炼罡、金丹四重境界法门一齐传授。凌冲细细揣摩,洞虚剑诀的根本便是那一道玄剑灵光世界,可说是万法之源,千万剑术,万般神通,皆从灵光世界化生而来。

    对洞虚烛明剑诀而言,所谓金丹、婴儿、法相,种种境界,其实皆是修炼这一道灵光世界,剑诀之中言道,唯有修炼至凝真境,才会凝结出这一道为灵剑玄光幻境,还称不得世界。凌冲乃是机缘巧合,受了杨天琪压力,又有阴阳之气相助,才能在脱胎境就修炼成功。这套剑诀的最高境界便是将灵剑玄光幻境由虚化实,化为一座真正的小世界,孕育无数剑光剑气剑招,而后将元神融入其中,便是纯阳境界。到了彼时,与人斗法,出手便是无数剑气剑光,威力宏大,犀利之极。

    但修炼这道剑诀所需的真气亦是惊人之极,无论推演诸般法门,还是与人斗法,一不小心便会真气告罄,被人偷袭击杀。历代修炼洞虚剑经之人,有许多便是如此而死,十分憋屈。他们不曾得传星斗元神剑,真气供应不足,但凌冲不同,剑心通灵,又在脱胎境便修成了灵剑玄光幻境,得郭纯阳看中,才指点他去天巽宫寻惟庸道人求取星斗元神剑的法诀。

    凌冲手中持着一块玉符,乃是郭纯阳所赐。太象五元宫中,唯有掌教与四位长老居住,日夕以本身法力祭炼这座法器,希冀有朝一日化为法宝,镇压太玄气运。只有了几个侍奉道童在宫中听用,其余弟子包括叶向天在内,俱都在太玄峰天柱之上开辟洞府,居住修炼。若无奉诏,不可入太象宫中。

    太象宫中危机处处,禁制重重,等闲高手,便是纯阳老祖贸然闯入,也要被困个一时三刻。郭纯阳赐下这块玉符,便是激太象宫禁制的法器,有了玉符凌冲便可随意挪移身形,在太象宫中进出自入,也可见郭纯阳对这位小徒弟是多么看中。

    凌冲将玉符高举,灌注太玄真气于其上。玉符半个巴掌大小,布满符文鸟篆,精致非常,得了真气灌注,登时放出莹莹青光,裹住凌冲只一闪便自无踪。玉符之上雕刻有五处凹痕,正是对应五位老祖所居宫殿。凌冲按在天巽宫所在凹痕之上,眼前一晃,已来至一座大殿面前,正是大长老惟庸道人所居的天巽宫。

    殿前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而来,头梳小辫,生的玉雪可爱,正是诛魔宝鉴的元灵。小姑娘仰起头望着凌冲,奶声奶气道:“你可是凌冲么?”凌冲虽不知她是法宝元灵,但一身真气波动却是如汪洋巨潮,永无休止,不敢怠慢,躬身道:“弟子正是凌冲,奉掌教恩师之命,求见大师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