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百九九 天府星力 阴阳精炼
    

    

正文卷 章 百九九 天府星力 阴阳精炼



    

    


    


    


    


    第二层乃是卧房,第三层则是练功的所在,合极宫布置精美,却非暴户的嘴脸,处处大气清致,凌冲瞧了一圈甚是满意。

    合极宫中一应俱全,也不必他操心,就此居住下来。

    凌冲如今功力尚浅,做不到服气辟谷,当日黄昏,玉琪端来晚膳,绝少荤腥之物,大多是山中黄精乌之类补益元气之物。凌冲用罢之后,吩咐玉琪不必伺候,就此歇息,自家上了第三层高楼。

    第三层高楼十分空旷,别无长物,和风四来,舒爽之极。凌冲盘坐中央一团蒲团之上,静静思索。如今已得了洞虚烛明剑诀与星斗元神剑诀两大剑术,只是俱为金丹之下的法门,其上境界他如今也不敢奢望。

    郭纯阳之意,是命他以洞虚剑诀为根本法诀,修炼星斗元神剑不过是借炼化周天星力,补益真气,催动洞虚剑法。天巽宫中,惟庸道人曾建议他先修炼星斗元神剑中的北方玄武七宿变化,因此凌冲最先将北方玄武法门默思了一遍。

    星斗元神剑的法门中,玄北方武分为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玄武者,谓龟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鳞甲,故曰武,乃是辟邪伏魔之神兽,形象为龟蛇相缠相绕。若能将北方玄武七宿之法练至极处,便可化生玄武真神形象,群邪辟易。星宿魔宗向来被称为魔道第一大派,所传道法却是以伏魔之神为主,着实令人哭笑不得。

    玄武七宿之中,一般以斗宿为下手功夫。斗宿为北方玄武元龟之,由六颗星组成,状亦如斗,称为南斗,又称为天庙。所谓南斗注生、北斗注死,此其意也。惟庸老道所传除了一副星图之外,尚有一道周天穴窍图,注明人身三百六十五处穴窍,如何与周天星辰感应,所谓天人交感是也。

    依星宿魔宗所传,北方七宿所应穴窍当于胸胁之处,一宿一处穴窍,斗宿所当恰于膻中穴,南斗注生,练的是一股生之气。凌冲揣摩经文图形之意,脑中先存思南斗星辰之形、之意,待到月上中天,面北而立。南斗六星离这一方世界无尽之远,但星力散几乎无穷无尽。

    凌冲脑中先有南斗生之意,元神浑浑噩噩,不辨物我,也不知过了多久,忽感周天之上极遥远处,一颗硕大星辰有一丝念头微微一动,一股极细星力沿着虚空中一条隐秘通道传来,落入胸前膻中穴中,丝丝盘踞。这股星力十分细弱,但其中生气却是实实在在。

    凌冲不敢怠慢,急忙沉下心神,细细温养这一缕星力。星力虽弱但却是维系他与南斗星宿呼应联系的媒介,不可大意。又过了不知多久,膻中穴中那一缕星力总算平稳下来,凌冲松了口气,睁眼望时,却见日上中天,居然已是正午时分了。

    他这一修炼自己不觉得怎样,居然已过了整整一日,据星斗元神剑法诀所载,第一次修行者,极少能立时感应星辰方位,尤其还能得到星宿回应回馈星力。凌冲也是修炼玄门正宗道法日久,根基深厚,才能在第一夜便有如斯成就。

    他起身下楼,玉琪正在第一层楼室中,提着一个小巧玉壶,给几盆花朵浇水。太玄峰高有万仞,除了修炼有成的真人以外,尚有许多仆役之辈,因此门中高手特意施展法力,自山下引了数道山泉、山涧上来,以供日常之用。合极宫中便设有一处水眼,平日时刻有清澈甘冽的山泉涌出,不必操心,此是仙法妙用,绝非凡俗所能想象。

    玉琪见凌冲下来,忙将玉壶放在一旁,捧起一只金盆,储满清水,又有丝巾之物,供他洗漱。凌冲见浇水、净面所用皆是金玉之物,放在俗世乃是价值连城之物,在太玄峰这等仙家之地,却是十分寻常的物件,暗叹一声,也不客气,就着清水洗漱了一番。

    玉琪伺候他洗漱已毕,又端来几样小菜并一大碗米饭,凌冲举箸而食。待他用过了饭食,玉琪收拾已毕,禀道:“启禀老爷,先前有一位自称凤兮的女子前来,说是老爷师侄,特来拜见。婢子见老爷练功正忙,便如实相告,她言道明日此时再来拜见。”

    自知凌冲是新入的二代弟子,玉琪便以老爷称之,以奴婢自居,凌冲说了几次也无用,只得由她。他沉吟片刻,说道:“我如今练功正紧,明日她来时,若我恰巧收功,你可通报我知。”凤兮郡主的心思他也明了,必是新拜了师傅,知道他是二代最小的弟子,先来结交,只不知她拜的是哪一位师兄罢了。

    凌冲天资聪慧,却有一桩好处,便是肯下得苦功,毫不懈怠,不然也不会区区十几载便修成了太玄剑术真气,之前苦于仙门不得而入,如今得了正宗仙传,又皆是一等一的修行法门,哪还有懈怠之理,正要勇猛精进。凤兮郡主那点小心思,着实不欲理会。

    他用罢了午膳,也不出门,就在合极宫中小憩了片刻,着玉琪斟了一壶清茶,坐望云卷云舒,云起云落,却也有几分仙家意境。他喝了半壶清茶,伸出一只手掌摊在面前,自省道:“凌冲啊凌冲,莫忘了你出家入道,为的便是修成长生,得享无边清净岁月,这些许安逸之日,不过是过眼云烟,若不修行,这一只手总有一日满布皱纹,干枯枯瘦,连带你的性命亦如风中之烛,朝不保夕,何谈清净极乐?还要时时自省才是。”

    想了一想,说道:“我去顶楼修持,晚膳便不必准备了,你若有甚么事自去便可,不用问我。”言罢上楼。玉琪之前未入合极宫时,也曾伺候了几位内门弟子,只是那几个得了传授,自家修行了一段时日,自思无有进境,有的便自暴自弃,贪图享乐,有的则是自怨自艾,浑浑噩噩。从无一人似凌冲这般废寝忘食的修行道法。

    她也知凌冲身为二代弟子,又是掌教亲传,所修道法定必非同小可,与内门弟子的传授不同,但也只是艳羡,绝不敢以美色或是别的手段纠缠凌冲传授。她可是亲眼见到不少比她还要美貌的侍婢,只因贪图太玄剑派修道法诀,使尽种种手段,笼络内外门弟子,一经现,定是飞剑枭,连带家族家人亦要配到险恶之地,永世不得翻身。太玄剑派对法诀传承看守之严,但有弟子意图不轨,立刻便是杀身之祸。

    玄门传授弟子十分严厉,乃是由师寻徒,看中了哪个有修道的资质,非是立时将之收入门下,而是设下种种考验之道,待得弟子通过考验,向道之心坚定,才会收归门下,还要从外门弟子做起,传授粗浅法门,待到修炼有成,德行无亏,才拔擢至内门弟子,再传授大道精要。

    太玄剑派的内门弟子,已然可以得传种种精妙道法,但最为根本的六大真传,却仍旧不能学到。唯有修炼更下一级的道法。凌冲则不同,身为掌教嫡传,又为门中立下大功,郭纯阳亲口允诺,不必经由考验,直传根本道诀。尤其星斗元神剑术,却去金丹境以星神合剑道,其他筑基功夫与星宿魔宗本门几乎无异,更是魔道第一的修习法门。

    玉琪姑娘坐在一张胡椅上,手托香腮,也不知自家何时方能被哪位长老看中,传授法诀,脱离了贱役,也学那门中高手,驾驭剑光飞来高去,胡思乱想之间,一时却是痴了。

    凌冲盘坐静思,北方玄武七宿之法唤作玄武执明壬癸真诀,乃是吸纳七宿星力,凝聚玄武真神的无上法门。其中还包括了修炼先天壬癸神水的要诀,先天壬癸神水自具阴阳两仪,化育先天后天万物,滋润大道,乃是一等一的化生神水,位列先天七大真水之中。

    凌冲一夜存思修持,也不过采到玄武七宿第一宿南斗六星中第一星天府星的一缕星力,正要一鼓作气。修炼周天星力者,便有一个好处,无论日夜,皆有星力环绕,只不过日者太阳之力大些,夜者太阴之力又盛,但对于修炼四象四灵真法,却是无有丝毫影响。

    凌冲于黄昏时端坐存思,运转玄武法门,依旧去感应遥遥不可知处那一颗天府星星力。有了昨夜膻中穴一缕星力引导,这一次十分容易便感应到了天府星,未几之时,又有几缕星力被他牵引下来。周天星辰亘古已存,穿梭无数时光不坏,周天星力更是无穷无尽,无虞有采尽之嫌,但这一方世界与玄武七宿所隔何止亿万之遥,天府星星力无穷无尽,但落在凌冲头上,却只有一丝一缕,一忽一毫,十分微弱。

    就是这一丝一毫的星力,在凌冲如今境界看来,却也精纯之极。他运转玄武心法,勉力吸纳天府星力,一夜过去,总算又采到了三缕天府星力,与之前的一缕星力纠缠一处,就在膻中化为一粒水滴,悠然旋转不停。

    惟庸道人曾言道,他丹田处的阴阳之气乃是天授,绝无再进一步的可能,叫他不必再管,还说甚么阴阳之气牵扯到了先天五太之道,绝非生灵所能染指,凌冲听得云里雾里,但惟庸道人自不会害他,便再不去管阴阳之气。

    天府星力化为一团水滴,晶莹剔透,只是略显幽寒之气,本是在膻中安然流转,丹田中阴阳之气忽然躁动开来,眨眼游出丹田,闯入膻中穴,一口将天府星力水滴吞入。凌冲猝不及防,只是一路行来,阴阳之气着实给了他不少惊喜,这一次不知会有甚么变化,非但不担心,反而还兴致勃勃内观起来。

    天府星力为玄武七宿所,本是桀骜不驯,但在阴阳之气面前却温驯的如一个小姑娘,任由自家被吞。阴阳之气将天府星力吞入,运转了一圈,似乎不甚满意,又一口吐出,便自顾自游出膻中穴,又在丹田中稳稳落地。

    凌冲连忙内视膻中,不由叫了声苦,却见天府星力之前有水滴大小,被阴阳之气一炼,居然只剩一半,虽然更见精粹,但一下子少了一半,还是令他颇为不爽。再看丹田中阴阳之气,似乎有了一丝丝增长,只是极不显眼。他机缘巧合,练成这一团后天阴阳之气,本是靠着强行吸纳血灵剑中血河真气与自家太玄真气相抗,阴阳互斗,方能补益阴阳之气,之后失了血灵剑,便再无血河真气进项,这团阴阳之气便一直坚持至今,还时有逸散。

    如今将天府星力刷了一遍,将其精炼,也能壮大自家,也分不清时好时坏。凌冲自定中醒来,叹息一声,苦笑不已。阴阳之气有利有弊,利者可以精炼星力,为自家打下坚固道基,弊者,辛辛苦苦引来的周天星力,还要被阴阳之气分润一些,如此一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凝聚成一团本命星光,更别提本命星团,星光种子了。

    凌冲抬头一见,又是一天正午,勉强下楼。玉琪见他有些失魂落魄,浑不似昨日那般神采飞扬,不敢多问,伺候他用了午膳。凌冲吃了几口,便命撤下。玉琪壮着胆子道:“老爷,那凤兮姑娘如今在宫外等候,说是要等老爷出关,无论何时,皆要来拜见一番。”

    凌冲正在心思翻涌,思量如何能加快汲取周天星力。既然阴阳之气能精炼星力,万万没有不用的道理,只能从开源上着手想办法,幸好百日之后,还可入天巽宫中,倒要问一问惟庸师伯,有甚么法门能加快汲取星力。就不信星宿魔宗那么多弟子,每人皆是老老实实每日打坐存思,吸取星力,若无取巧之法,便是坐上一百年,也未必能修成本命星光。

    听得玉琪禀报,微一愣神,说道:“也罢,着她进来。”玉琪领命而去,不旋踵间,引领一位俏丽少女款步而来。那女子身披大红斗篷,妆容精致,周身英气勃,确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之意,正是凤兮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