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零一 伏斗定星盘
    

    

正文卷 章 二零一 伏斗定星盘



    

    


    


    


    


    太象五元宫庞大无匹,周合六墟,犹如一只上古凶厉巨兽,盘踞太玄峰上。宫前并无人值守,凌冲顾不得贪看风景,将怀中郭纯阳所赐玉符取出,默运真元,朝上喷了一口真气。那玉符出莹莹清光,潺潺如水,将凌冲包裹,化为一道白光,直入太象宫中。

    凌冲只觉灵光转了几转,面前已是天巽宫前,大门敞开,他抖抖道袍,肃容而入,见惟庸道人高坐法台,脑后现了一圈灵光,有无穷符箓文字游走不停,正是诛魔宝鉴所化神光,显是正以法力祭炼此宝。

    法宝元灵虽成,却不可离着本体太远,还要有主人时时以法力祭炼,方能维持品阶不落,若是没了主人祭炼,仅凭自家采气修行,绝无半分上进的可能。诛魔宝鉴元灵所化的小姑娘也不曾出现,想来是与本体化合一处,一同修炼。

    凌冲见惟庸道人炼法正紧,不敢打扰,恭立一侧,静静等候。他运炼了一会太玄真气,又调动了膻中星斗星力,不敢太露痕迹,微觉无趣,抬眼去看惟庸道人炼法。忽然心头一动,惟庸道人脑后灵光之中有无数符箓迸,跳跃不定,他心下忽然一动,“这不是玄门云文么?与齐瑶儿赠我的那一卷《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一般无二!”

    齐瑶儿自癞仙金船中得了一卷道经,乃是万载之前玄门第一大派太清门的修行之法。太清门以书符画箓为宗,沟通天地,劾役鬼神,一符之出,神鬼皆惊,所传道法精妙非常,不在当今玄门各派之下。只是这卷道书纯以云文书就,齐瑶儿得在手中,真如天书一般,索性赠给了凌冲,叮嘱他若是有机缘学的云文之道,将道经上道法转授给她便可。

    凌冲一直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是一离金陵,琐事不断,及至入了太玄,又醉心修行,几乎将此事抛在脑后。今日见了惟庸师伯炼法,方才想起。凌冲立刻睁大了眼,希冀从诛魔宝光中瞧出些门道。云文乃是先天神魔所创,用以描摹大道之形,乃是后天第一文字,被玄门练气士继承下来,凡是上古秘闻、道诀灵真,皆以此文记述。

    但年深日久,渐至失传,如今修道界中,唯有几位掌教长老方有精通此道之人,且皆秘而不传。当日叶向天也曾提过,太玄门中惟庸师伯精通此道,指点他有闲暇可去求教,凌冲也是打了几分偷师的主意,一双眼镜眨也不眨。

    谁知空自瞧了半天,却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一个个云文如花鸟虫篆,跃动不休,毫无章法,只瞧得头晕脑胀,不得不闭目凝神,不敢再看。大殿之上,唯有惟庸道人炼法宝光,如寺庙中所挂的佛菩萨画像,光焰灼灼,令人不敢逼视。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忽然宝光收散,惟庸道人睁开眼来,瞧了凌冲一眼,说道:“师侄来了,且上前来,老道瞧瞧你这百日之间,修炼星力如何?凌冲依言上前,惟庸道人目光在他身上一扫,在胸前膻中穴与丹田两处顿了一顿,微微皱眉道:“怎会如此?

    凌冲也知阴阳之气瞒不过这位纯阳境界的大师伯,如实禀道:“大师伯,弟子这百日以来孜孜修炼,采纳星力,只是星力吸到体内,便被阴阳之气吞噬半数,屡试不爽,因此修为停滞不前,还望师伯恕罪!”

    惟庸道人微笑道:“阴阳之气,关乎先天造化,以你只能,万难催动,此事也怪不得你。只是后天阴阳,居然会自行吞纳周天星力,着实奇异。老道还是那句话,你万不可因此灵异,分心于它,阴阳造化绝非人力所能觊觎。至于你修炼周天星力,进境确是慢了些,但也不算停滞。只是你练剑虽有天分,却不可就此趾高气昂,须得三省其身,修道为人,皆要一个诚字方可。”

    凌冲再拜受教。惟庸道人沉吟半晌,袖中飞出一道玄光,落在凌冲手中,说道:“此是我当年事有凑巧,斩杀了一位星宿魔宗的脱劫长老,将此物到手。此宝唤作伏斗定星盘,唯有星宿魔宗中得了真传的弟子方能得赐。此物乃是魔宗长老采星辰灵光,混以种种宝材炼制,修炼周天星力之时,身入其间,可助修士沟通星辰,采纳星力足可多出一倍以上。”

    “此宝在我手中也是无用,恰好又是精修四灵四象真法的魔宗高人炼制,专可牵引四灵星象星力,正合你如今之用,你且拿去,有此宝之助,不出三载,当可炼就南斗六星本命星光。若是运道好些,十年之后,可修成玄武七宿本命星团。那时你再来修炼洞虚剑诀,当可将剑术推演到炼罡境界。”

    星宿魔宗道法,汲取周天星力,旷日持久,往往数载也仅能练成一道星光而已。历代魔宗高人,想出了取巧之法,有那炼就真仙法力之辈,手持法宝,又或依仗肉身,遨游虚空,历经无穷岁月,到达星辰之上,采集星核,带回本门,练成伏斗定星盘。炼宝的材料皆是取自同一星辰,修士以之为辅,更易沟通周天星域,汲取星力也更快一些。还有于伏斗定星盘中打下种种星辰道法法诀烙印,亦可助修士加吸纳周天星力。

    惟庸道人所赐的这方伏斗定星盘便是被魔门长老,打入了一道四灵四象真法法诀,有此宝在手,凌冲汲取星力至少快上三倍。无论四灵四象真法或是洞虚剑诀,皆需以浑厚真气为基,方能显现大威力,本就是走的厚积薄的路子。诸如太戊持法诛魔剑诀之类,却是上手极,到了凝真境后便可与其他旁门之辈争锋。

    凌冲百日以来,修炼南斗六星法,深知此道之艰辛,故而认为大师伯所言极是,他来太玄,求的是长生之道,并非与人好勇斗狠,十年能将玄武七宿之法修炼大成,凝结后天壬癸神水,已是进境神。如此算来,只要四五十年便可修成四灵四象真法,在星宿魔宗之中,亦位于天才之列了。

    忽然问道:“大师伯,弟子曾听闻星宿魔宗当今掌教星帝,只用了三十载便炼就本命星神,三百年修成周天三百六十五尊周天星神化身,天资绝艳,想来亦是得了这伏斗定星盘之助了。”

    惟庸老道呵呵一笑,目露奇光,说道:“星帝的资质确为不世出之奇才,只是三百年中修成周天星神,化为本命星河,此间绝非仅有伏斗定星盘的助力,当还有别的契机。此事乃是一桩悬案,千载以来,各门各派长老皆苦思不得,你也不必多想了。”

    “好了,老道还要祭炼诛魔宝鉴,前日此宝露了行迹,也瞒不过有心之辈趁着略有闲暇,多祭炼几重禁制,也好威力大些。这几日你修行北方七宿之法,有何疑问,尽可开口,良机难得,不可错过了。”

    凌冲忙恭敬垂手,将这几日积攒的疑难一一问,惟庸老道亦不藏私,耐心解答。星宿魔宗道法博大精深,以周天星辰运转为基,拨弄造化,立意玄妙之处,着实还在太玄道法之上。惟庸老道虽未修炼,但眼光见识指点凌冲一个新入门的小修士,还是绰绰有余。

    一问一答,足足花费两个时辰,惟庸道人末了说道:“这三载间你也不必分心旁顾,就只修炼北方七宿法即可,待修成本命星光,再去滋养魂魄,进军阳神,那时你的洞虚剑诀自也会不修自成,日后自有应验。再者我先前提到,你可去寻那沙通,将沙泷所遗真气与他,换取龙鲸一族的玄鲸吞海功,对你修炼北方七宿法大有补益。”

    凌冲当即躬身道:“多谢师伯提点,弟子告退。”惟庸道人点头,说道:“你前次来,珠儿十分欢喜你,还想和你玩耍,只是今日不成,罢了,百日之后,你再来罢!”

    凌冲退出天巽宫,郭纯阳处若无诏令,他也不敢随意进见,凭玉符出了太象宫,想起惟庸师伯所言,这百日修行,着实也有些静极思动,欲往沙通处一探。只是他如今真气未成,还驾驭不得飞剑,不能出入青冥。沙通所在乃是太玄峰下一处大湖中,望着足下层层白云,心想不知何时方能驾驭飞剑,来去无踪。

    正胡思乱想间,忽听背后有人咳嗽,凌冲转头望时,却是大师兄陈紫宗。只听他笑道:“小师弟,你师伯知你还不能御剑飞行,特命为兄前来送你去见沙通。”凌冲忙施礼笑道:“小弟正愁如何飞渡绝壑,如此还要多谢大师伯与大师兄美意了!”

    陈紫宗拜入惟庸道人门下日久,自己这位座师虽是和蔼平易,但地位清高,平日除了教授弟子,便是自家清修。如今门下也只陈紫宗一人而已。但凌冲甫一入门,奉了掌教之命前来讨教道法,惟庸道人居然青眼有加,亲自指点,言语之间对其十分看中,这可是素来未有之事。

    陈紫宗这几日忙于清理太玄周围山景草木,总算师兄弟几个合力,将魔道魔气祛除的差不多了。才入天巽宫拜见座师,便被遣来送凌冲下山,他也对这位新入门的小师弟有几分好奇,想瞧一瞧他究竟有何特异之处,能得掌教与座师的青眼。

    陈紫宗笑道:“师弟入门百日,不知修行进境如何?”凌冲得郭纯阳与惟庸老道面授机宜,不敢泄露星斗元神剑之事,笑道:“师兄也知,小弟修炼的洞虚剑诀,只是这门剑术变化繁复,如今尚未摸着头绪。”陈紫宗点头道:“玄门道法,大多是先难后易,最重根基。洞虚剑诀为兄也曾观摩修习,这门剑术要催动起来,所需真气太多,师弟不妨暂且放下剑术推演之道,转而修聚真气,根基强健,自可破关入境。”

    陈紫宗眼力极高,一语中的,凌冲欣然受教。一道剑光起自太玄峰上,直落太玄峰下一处大湖之畔。这座大湖万顷如碧,水波不兴,湖面满是水莲青莲,莲叶田田亭亭,大者丈许,小者亦有数尺,荷花送香,妙泽微醺,使人顿忘尘世。

    太玄峰周遭千里之内,皆有阵法禁制笼盖,四季如春,剑光敛处,凌冲深吸一口大气,只觉胸中块垒尽去,酣畅非常。陈紫宗将飞剑收在袖中,扬声喝道:“陈紫宗与凌冲来访,还请沙通道友现身一见!”声音在湖面上滚过,游鱼惊吓四散。

    不多时,湖底一条巨大黑影窜出,直往湖畔而来。蓦地分开大湖,但见喷玉如珠,一条龙、鲸身、腹生龙爪、长有数十丈的怪物窜将出来,一双硕大龙眼盯住二人。

    沙通过得甚是抑郁,被抓来充当苦力不说,还要时不时出去,在太玄山周遭九国行云布雨一番,他修炼玄鲸吞海功,需要无穷水行精气,这大湖虽然不小,哪能及得上东海之辽阔?修行进境一日慢过一日,又不敢私自脱逃,只能干坐生气。他倒是知晓陈紫宗乃是二代弟子中大师兄,地位崇高,那叫凌冲的小子更是熟悉,当日他被抓之时,这小子就在一旁,冷眼旁观。

    陈紫宗微微抬头,望着这条龙鲸,微笑道:“沙通道友还是莫要现了元身,且以人形相见的为好。”话虽客气,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沙通心下一颤,本想用元身震一震陈紫宗,想起太玄传人俱都残忍好杀,自己寄人篱下,也许哪一日触了谁的眉头,便被剥皮生切,沾了酱吃,忙即将身一摇,化为一条粗大汉子,落在湖畔。

    凌冲见这汉子身高九尺,生的长大之极,面色赤红,周身水行真气澎湃如潮,法力惊人,面相却是有些憨憨的,不知城府如何。陈紫宗眼光老辣,瞧出沙通虽修成金丹,但法力尚未圆融,还欠打磨,不能将周身真气操御自如,还会偶有外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