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零五 三载苦修 玄武七宿小成
    

    

正文卷 章 二零五 三载苦修 玄武七宿小成



    

    


    


    


    


    人之三魂七魄,秉承先天一点灵性之光,由无数念头组成。这些念头本是先天神圣,但经后天或侵或染,驳杂不堪,即是佛门所言凡人皆俱佛性,皆可修成摩诃般若,得波罗蜜多,只因为后天种种私欲、三毒遮掩,作孽愈多,业力纠缠,只在六道之中轮回挣扎不已。玄门修炼元神,乃是将这些念头去芜存真,以纯阳之气洗练,变成纯阳元神,长生不死。

    凌冲借修成阳神之机,将一缕念头打入玄剑灵光幻境,等如自家将幻境以元神祭炼,生死一体,更能挥其中妙用。凌冲所学太过驳杂,有守山剑三十六式、大擒龙手三十六式、偷学自杨天琪的少阳剑术若干,尚有星斗元神剑之法,洞虚剑经。

    守山剑与大擒龙手可以化入洞虚剑诀之中,但星斗元神剑乃是星宿魔宗镇派真法,立意比之不能证道纯阳的洞虚剑诀要高明得多,只是太玄派中仅存金丹之下的法门。若是太玄得了完整无缺的星宿之法,凌冲几乎可以肯定,郭纯阳定会下令举派转修星宿法门。

    凌冲如今修为也算小成,成为练气之士。见识也自不同,方知惟庸与郭纯阳的苦心,星宿法门当真是世上第一等的筑基之法,修聚真气星力浑厚之极,太玄独门真气也比不上,且沟通星辰之时,尚可体味那一股亘古已存的无边意志,造化源头,“我只得了星斗元神剑的法门,还是门中前辈将抢来的星斗法门融会贯通所创,萧厉拜了星宿魔宗长老为师,所得道法岂非胜我十倍?我若不好生修行,日后定会死于他手,那时悔之无及!”

    凌冲暗暗警醒,他着实得罪了几个大仇人,如萧厉、封寒之辈,有的是莫名其妙,有的则是结下深仇,唯有自身道法神妙,方能将对手镇压,不受其害。太玄派剑术本就于杀伐中见凌厉,虽非唯恐天下不乱,但甚是好勇斗狠,凌冲骨子里亦极愿与天下英才争锋,打磨剑术,进窥大道至高境界。

    他将胸口一股剑意深藏,继续修炼星宿法力。惟庸道人指点他修行之途,命他三载之内将玄武七宿尽数修成,至少要化生本命星光,将玄武七宿法推至凝真境界。其实星宿魔宗本宗中,唯有嫡传弟子得了师傅宠爱,才会赐以伏斗定星盘。

    凌冲也是走了大运,正巧惟庸老道手中有一件定星盘合他之用,但饶是有定星盘在手,要在三载之内修成玄武七宿本命星光,委实不易。这便是为何惟庸老道命他去学玄鲸吞海之法,有此法吸星涡流之助,再加定星盘补益,才有了三成机会,三载之内修成玄武七宿。

    只是惟庸老道未想到,凌冲体内还有一道阴阳之气,自运转,每一道星光落下,皆要过上一手,补益自身,但亦能精炼星光。如此一来,凌冲修炼出的星光更加凝练,远胜星宿魔宗弟子,根基打的牢靠,但体内穴窍中蕴含的星光却不甚多。

    此事凌冲根本无法控制,只能由得它去,自家只勤勤恳恳,锤炼真气、汲取星力。斗转星移,晃眼间三载过去。凌冲就在合极宫上第三层中,足足闭关了三载,不曾下楼。玉琪初时还要每日奉上食物清水之类,到了一载之后,凌冲功力精进,已能辟谷不食,每日只用些清水便可。

    玉琪便无事可做,闲来将合极宫洒扫一遍,翻翻道藏道经,调理身心。无有凌冲允准,她也不敢轻易出宫他去,就这般守了三载。好在每月皆有外门弟子将饮食需用之物送来宫内,无有饥寒之虑。三载之中,凤兮郡主数度来此,欲求见凌冲,见这位便宜师叔用功甚勤,不敢打扰,悄然退去。只吩咐了身边仆从,着实送了许多好物来,以玉琪眼力也觉十分珍贵,平日把玩不已。这些珍物皆是难得一见的极品之宝,本是凤兮用来笼络凌冲,讨师叔欢心的,却被玉琪这个丫鬟把玩欣赏,也是一件异数。

    三载之后,玉琪正在抹拭书房,只听楼上有呼吸之声,响动如雷,又有龙吟虎啸之声响彻。玉琪已然习惯,这数十日来楼上屡异声,以她微末之见识,也觉出那位凌少爷闭关修炼,只怕是到了一个关头,大成在即了。

    果然是夜,群星辉耀,北方极天之上,忽有七座星域闪耀不定,光芒盖过了周遭星辰。忽闻楼上一声长吟,七道星光如柱,坠落合极宫中,将玉琪吓了一跳。但转眼群星依旧,北方七座星域亦无甚异象,仿佛方才星光坠落乃是一场幻境。只听有人喝道:“十年磨剑袖中藏,长歌起处意彷徨。意彷徨,耀电光,剑气斩落金枷锁,剑走龙蛇炼天罡!”

    太象宫中,郭纯阳正在太元殿中闭目端坐,头顶现了法相,但见一派剑气长河,横贯虚空,来不知其所来,去不知其所去。剑气长河之中,一方玉匣沉浮不定,正是凌冲以血灵剑换来的万载温玉玉匣。

    这方玉匣是太玄老祖以玄机百炼剑匣法设下禁制,若非修炼的同一道法诀,贸然开启,定必将内中物事毁去。郭纯阳将这方玉匣得在手中,每日以太玄真气洗练,他自掌太玄以来,修炼《太玄一炁清经》,内中所载包罗万象,尤其一道太玄一炁法诀,更是将太玄诸般法门一气囊括,可谓太玄道法之源流。有此法相助,打开温玉玉匣当不是问题。

    三载祭炼,是夜亦是到了紧要关头。剑气长河喷射之间,郭纯阳双手捏定法诀,清喝一声,太玄一炁冲刷之下,温玉剑匣之上百炼玄机剑气终于被消磨一空,玉匣缓缓打开,内中唯有精光一道,瞧不清其中物事。

    郭纯阳双目神光喷射,那道精光飞出玉匣,凌空一转,出无量清光,内中隐隐有天音道鸣,似在阐述开天辟地无穷妙理,郭纯阳目中神光更盛,清喝一声,那团清光倏然没入他顶门不见。

    郭纯阳轻轻一颤,周身真气勃,如海上激浪,排空而上,随即又归于平静,一动一静之间,妙乎天然。目中神光亦自敛去,返璞归真,只是目中又有无穷符篆图录游动不休,若是凌冲在此,当可认出正是他苦思不得其解的玄门云文。只是郭纯阳目中云文比之他所得那卷太清道经所载,高深了何止十倍?

    郭纯阳幽幽一声叹息,饱含沧桑之意,似乎跨越了无穷宙光宇极,追溯到开天辟地之前,混沌未分之时。这位太玄掌教身上秘密太多,之前展露纯阳级数的法力,不过牛刀小试。究竟道法修为到了何等境界,连惟庸等一干师兄弟也瞧之不透。

    他将温玉玉匣日夜温养祭炼,连凭借玄机剑匣法证道的二师兄百炼道人也不用,足见其对玉匣中宝物之重视。果然得了那道精光之后,周身气息澎湃如潮,覆压天地,但随即被他强行镇压下来,不曾将法力波动流落到太元殿之外。

    郭纯阳收了剑气长河,将万载温玉剑匣托在掌中,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叹息道:“原来如此,本就如此!”其声低沉,似有无穷凄凉之意,染得整座太元殿亦有些凄清孤寂了。大殿之外,忽有玄武七宿连闪不定,郭纯阳面色一动,微微侧头瞧了一眼,轻笑道:“那小子居然也在今日有所突破,也罢,为师便助你一回!”道袖一挥,太象宫中禁法登时动,条条白气横贯虚空,将凌冲练功所异象尽数遮掩起来。

    天巽宫中,惟庸道人正在祭炼诛魔宝鉴,忽然启目笑道:“不坏,不坏!不枉老道那般指点,果是可造之材!”坤元殿中,百炼道人以楞伽寺秘法,凝聚元神,跨过待诏之境,强行冲击纯阳,又接连出手,导致纯阳境界不稳,元气大伤,如今已是闭关三载,修补道基,外人一概拒之门外。感应到太玄峰上合极宫中动静,素来古板的面上,亦有些笑容,又往太元殿与天巽宫方向各望了一眼,便不去管。

    太象宫中,除却掌教、惟庸与百炼三位之外,有阵法禁制遮蔽,连周其道人与贺百川也未觉异常,更莫提其他弟子门人。合极宫中,凌冲端坐定星盘上,胸前七处穴窍熠熠不休,玄武七宿法修炼的七座星宿,斗、牛、女、虚、危、室、壁,分别对应胸前七处大穴,其余六处穴窍拱卫膻中穴。

    凌冲三载苦修,借助伏斗定星盘与玄鲸吞海功之力,终于将玄武七宿尽皆修成本命星光,放入七处穴窍中温养。七宿星力修成,此呼彼应之间,生出一种妙用,七道星力性质各自不同,比如斗宿星力便是一股生之气,注生之妙。牛宿星力,性如牛角,犀利坚硬。虚宿枵之言耗,主收藏之意。七道星力汇聚熔炼,便为玄武星神。

    七道星力震荡之间,非但供给无量元气,推动玄剑幻境推演剑术,而于激荡之间,荡涤肉身污垢,无形之中起了修持皮囊之用。无论玄魔两道,纯阳或是玄阴,皆分为形神两道,亦有对应法门。星宿魔宗道法号称包罗万有,自也传下修持真形之道。

    星光之力,非但能温养元神,亦可洗练真形,到了凝真境界,星宿魔宗弟子修行之道便会面临分野,一是以星力滋养元神,以元神化合星神,走舍形全神的路子,最后以元神合天道。另一种则是舍神求形,以星力滋养肉身,提挈天地,一吸一呼,举手投足之间,皆有无量星力随身,威力大到不可思议,便是俗世所称的肉身成圣。

    星宿魔宗历代亦不乏以星力锤炼肉身者,更能以真形横渡虚空,万劫不坏,形似佛门之中无上金身之法。凌冲修成北方七宿,还不能将星力化合为一,成就玄武星神真身,但亦得了其中精奥,算是登堂入室。不过他修炼星宿道诀的初衷,乃是为了修聚无边真气,催动洞虚剑诀的修为,至于是以星辰道法修炼真形,还是孕养元神,如今他还犯不着为此苦恼。

    凌冲只觉七处穴窍中不断有星光溢出,经由阴阳之气洗练,星光越精纯。这些星光如真气一般,于四肢百骸周流不休,大周天、小周天,诸般穴窍尽数游走一遍。经由星光淬炼之处,许多暗伤痼疾被一一抚平,筋骨肌肉更加坚实有力,如今已是凡铁难伤。

    玄门修行,讲求性命双修,形神双了,有皮囊作筏,方可横渡彼岸。所谓身强则神明,神明则易悟,本是相辅相成之事。有星力时刻涤荡体内杂物,这一具身躯时刻在向无垢之身转化。若是凌冲选了修炼真形之道,此时便当以星力震荡穴窍,强大气血,挖掘真形宝藏,只可惜太玄剑派所得星宿道法,仅止金丹之下,并无震荡气血,修炼肉身宝筏之诀窍。

    凌冲三年苦修不辍,终于将玄武七宿尽数修成本命星光,还要多亏了定星盘与玄鲸吞海功,但思及阴阳之气,却是又恨又爱。他所炼星光几乎有一半入了阴阳之气之口,虽然将星光淬炼的更加精纯,但到底数量不足,七道本命星光,安于穴窍中,每道仅得小指盖大小,离星斗元神剑诀上所言“硕大如斗,周旋不定”差的十万八千里。

    但三载时光,能修到如此境界,也算足得夸耀。凌冲也知张弛有度之理,将七处穴窍修成,便住了手,还要温养巩固些时日,自家也有些俗世处置。施施然起身,伸手一点,伏斗定星盘依旧化为巴掌大小,被他收入掌中。

    虽是深夜,玉琪被方才异景所惊,也不敢入睡,她虽不通道术,却修炼了几分武功真气,三日三夜不睡,也只当寻常。忽见凌冲迈步下楼,忙即恭迎,说道:“婢子见过老爷,恭贺老爷修成道法!”

    凌冲点头,心下也有几分欢喜,就在厅中随意坐下,玉琪忙泡了一壶清茶端来。凌冲饮了一口茶汤,问道:“这三载以来,有甚琐事需当我来处置的,你尽可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