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零六 铁矿铁精 铸炼飞剑
    凌冲点头,心下也有几分欢喜,就在厅中随意坐下,玉琪忙泡了一壶清茶端来。 23us.最快凌冲饮了一口茶汤,问道:“这三载以来,有甚琐事需当我来处置的,你尽可言来。”

    玉琪恭恭敬敬侍立一旁,这位凌老爷功力越高,她自家地位也就越高,如今恨不得凌冲立刻证道纯阳,得了掌教大位。玉琪禀道:“老爷闭关这些时日,金陵家中送来两封家书,除此之外,便是凤兮郡主遣人送了几回杂物,婢子俱都安置在厅中。”

    凌冲自入太玄以来,亦有三载时光,他出金陵时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如今已是十八岁了。金陵家中每隔半年会送来一封家信,凌冲临行时告知家中家信可送往城外玄天观清元道人处,由其转交便可。清元道人乃是百炼徒孙,任青弟子,叶向天命他就近照料凌冲家人,清元道人得了家信便运用法力,将之送来太玄山。

    凌冲闭关前两年,不时出关一次,只是近一年见炼法正紧,无暇去管俗务,也有些记挂家中,说道:“拿来我看。”玉琪忙取了两封家信,双手奉上。凌冲拆开观瞧,良久将两封家信阅毕。家信乃是乃父凌真所书,也别无他事,只说他兄长凌康终于金科高中,如今已外放做了一任县官。家中一应人物俱都安好,末了嘱咐他加紧学业,也要考取功名才好。

    凌冲将家信归置妥当,心下苦笑:“我如今修道事忙,孕养真气还来不及,哪有时日去读书赶考?科举高中,光宗耀祖之事,我是做不来了,只能指望大哥了。”离家三载,对家中也甚是牵挂,不过此时修道未成,回去省亲也是无用,不如沉定心思,好生修炼,过些时日再回去不迟。凌真一直以为凌冲是在京师跟随张守正张老大人修习学问,因此十分放心,浑不知自家儿子正是在自己最为不屑的怪力乱神处练气修道。

    凌冲读罢家信,又问:“叶师兄处这一年以来,可有回信?”叶向天行踪神秘,极少在太玄峰上停留,不知去了何处修行。凌冲命玉琪时常去叶向天所居宫室打探。玉琪回道:“奴婢每隔一月,便去叶老爷所居宫中打探,只是宫中道童告知,叶老爷这一年以来从未回转。”

    凌冲点头,他修道小成,正要去拜会这位本门师兄,听闻其不在宫中,便息了此念。吩咐玉琪自去。三载之中,戮力修行,终于有几日闲暇,每日四处闲逛。太象宫中不得传召,他也不敢随意出入。只在合极宫左近游玩,数日之后,忽然有客来访,却是凤兮郡主。

    恰好这一日凌冲不曾出门,便命玉琪将其请入。凤兮郡主先自施礼落座,见这位师叔周身上下道气盎然,显是修为精进,不由笑道:“弟子听闻师叔修道出关,特来贺喜。”

    凌冲打量这位女师侄,三载不见,容颜更是俏丽,身披一袭大红披风,背负长剑,更显得英姿勃勃,笑道:“还要多谢师侄送了一干用物。”凤兮郡主笑道:“弟子孝敬师叔之物,不成敬意。师叔喜欢便好。”她着实用了些心思,所送之物俱是典雅精致,不落半分俗套,以凌冲眼光,也觉十分喜爱。

    凤兮郡主顿了顿,说道:“弟子此来乃是请师叔出山,有一事请师叔相助。”凌冲问道:“哦?师侄有何事,但说无妨。”他这几日亦是闲的发慌,正要寻些事情来做。凤兮微微凑近,笑颜如花,笑道:“师叔有所不知,弟子出身羽凤国,乃是本门下辖的九大国度之一,亦是门中仙长以绝**力开辟良田沃野,这才聚居而成。代中不乏有人拜入本门,其中修道有成者,留在内门听用,资质中下者,依旧打发出门,打点外务。”

    凌冲点头,凤兮郡主的出身他倒是知晓几分,乃是一国郡主,地位崇高,只是在太玄门中却不能以此而论,如今也不过是一位内门弟子而已。凤兮郡主又道:“弟子临来之时,本国国主告知弟子一个极大隐秘,这个秘密在本国之中口口相传已有百年,乃是关乎一处矿藏的所在。若是弟子能拜入本门顺遂,便可寻到那处矿藏,用以炼制飞剑。”

    剑修之辈,一身修为几乎全在飞剑之上,若有一口上佳剑器,无意如虎添翼。一般而言,修为到了凝真境便可着手祭炼飞剑,剑修之道本就讲究唯精唯纯,一经祭炼,几乎便是终身随身之用,若非极大意外,极少有人半途更换。因此选择祭炼飞剑的宝材,便显得十分重要。

    凤兮郡主资质超群,拜入任青门下之后,任青对其甚是喜爱,特地求恳自家老师,将凤兮所修的天凰焚天法重加推演,化为一门上乘法诀,只要修成金丹,便可立时转修玄机百炼剑诀。天凰焚天法本是一部中下法门,经百炼道人推演之后,成为一部妙极法诀,凤兮郡主三载苦功,居然一举修成阳神,破入凝真之境。

    凤兮自入门以来,时刻留意李元庆之动向,二人乃是世仇,若是李元庆得势,修成道法,自家虽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但羽凤国的下场却要十分可虑。李元庆亦是天分极高,居然与她不相伯仲,亦破关凝真境,尤其手中还要龙舌剑这等祖传利器,剑术还要比她高明几分。听闻李元庆又寻得几块珍惜金铁之物,将龙舌剑回炉重炼,威力亦是大上许多。

    凤兮郡主苦思无法,忽记起国主曾对她言道,距太玄山千里之处,有一处矿藏,乃是一条精铁矿脉,说不定内中还蕴有铁精之物,乃是祭炼飞剑的上佳宝材。那处矿脉亦是羽凤国百年前偶然发现,就此隐匿下来,留待后用。只可惜代拜入太玄剑派之人,并无一个修成高深道法,也就用它不上。

    凤兮郡主天分超绝,有望成为一位大修士,羽凤国主才将此事告知,命她前去夺去,只要将这条铁矿到手,取来其中蕴藏铁精,定可打造一柄犀利飞剑,不在龙舌剑之下。只是那条铁矿存世良久,如今不知变成甚么模样,凤兮郡主不敢独自前往,这几日联络了几位帮手,得知凌冲出关,立时赶来。这位师叔修为如何倒还不知,仅凭是掌教至尊入门弟子的身份,却也够了,若能将他拉上,无论成与不成,皆算是与这位二代弟子结下一番香火情面,对日后修道必有极大好处。

    凌冲面上有些窘意,他拜了郭纯阳为师,这位老祖平日神龙见首不见尾,传下洞虚剑诀,便将他打发到了惟庸道人处。惟庸道人还算尽责,却只指点了三回,余下皆是靠他自修,凌冲如今虽算得上精通星宿道法、洞虚剑术,但对于其他修道的常识尚十分缺乏,连凝真境便可着手祭炼飞剑之事,也不知晓。

    凤兮郡主见他面色不对,只当是对那条铁矿全无兴趣,苦笑道:“师叔乃是掌教师尊入室弟子,一应外物自有门**养,不知我等内门弟子的苦处。炼制飞剑的宝材,自当以太乙元精、千年寒铁、万载冰魄、西方精金、太白金精以及诸般先天妙物为最,但那等天材地宝,等闲之人连听都未听过,何况取到手中?我等弟子,能有一些寒铁、铁精,金母之类的后天之物炼制飞剑,已是邀天之幸,足可应用一生了。那条铁矿之中,说不准便是铁精孕育,正是上佳之材。师叔若是肯出手相助,得了铁精师侄可奉赠七成,至于其余精铁之物,师叔尽可多多取些。”

    凤兮郡主说此话时,心头都在滴血,铁精之物可遇不可求,一条铁矿矿脉经千载,也不过孕育个数十斤而已,连打造一柄匕首都还嫌不够,但若能换取凌冲这位二代弟子出手相助,无论甚么代价,倒也值得了。

    凌冲着实不知铁精珍贵之处,翻遍星斗元神剑剑诀,蓦然发觉这道剑诀中竟无祭炼飞剑的法门。想了想,才自释然。星斗元神剑采炼周天星力,练到最高境界,星神便是飞剑,以星神炼剑,不需外物,不假外求,只这一点来看,不愧为太玄门长老倾力推演的上乘道术。

    凌冲自家还是希望能有一柄金铁飞剑在手,御剑飞空,方得快意,尤其要修成星神之剑还不知要多少岁月,闲来无事,就去走上一遭,取些精铁炼制剑器,也算不错,当下点头答应:“凤兮师侄,此事我答应了,不过若是有铁精孕育,我丝毫不取,只要些精铁便可,算是回报你送来的这一干物事。”

    凤兮郡主喜出望外,叫道:“师叔如此大度,弟子感佩无尽。事不宜迟,弟子另外邀请了两位好友一同参与,三日之后便可出发,还请师叔早做准备。”凌冲笑道:“人多倒也正好,若是有甚意外,也好有个帮手。”凤兮见这位师叔毫无骄矜之气,甚是随和,不由好感大生,取出一方织锦,展开看时,却是一副地图之形,说道:“那铁矿便在太玄峰西南千里之外,此是地图,请师叔过目。”

    凌冲接过地图,瞧了几眼,说道:“师侄放心,三日之后就在太玄峰下相见。”他破入凝真境,真气充盈,运于体外,足可抵挡地心元磁之力吸引,暂可离地飞行,日行千里亦不在话下。虽非御剑之道,却也甚是迅疾。玄门修士,唯有修到炼罡境界,体内真气与天罡相合,方可不受地心元磁之力困锁,飞遁高空,凝真境便唯有御风而行了。

    凤兮郡主甚是满意,不敢打扰,当即告辞。凌冲待她去后,吩咐玉琪,准备些清水之物,他早已辟谷,餐霞饮露,不食人间烟火,采气修行,只需少许清水便可。玉琪道:“老爷此去,也要有几日功夫方回,方才凤兮郡主所言,还有两位同去,宫中还有些辟谷的丹药,老爷不妨带了些去,留给那三位也好。”凌冲是掌教弟子,平日用度自有仪轨,每月皆有奉例,这辟谷的丹药便是其中之一,甚是好用,服食一粒足可七日解饥渴。但凤兮郡主等人却无这等福分,内门弟子虽亦有奉例,但不过是些补益元气的食材外物,哪里及得上二代弟子的待遇?

    凌冲想了想,说道:“你所言不错,是我思虑不周。就将辟谷丹多带些罢。”玉琪领命。三日之后,凌冲背负一个小小包袱,出了合极宫,直下太玄峰。太玄峰高有万仞,等闲人等若无人接引,绝难飞渡。他如今亦非吴下阿蒙,便不能驾驭飞剑,亦可来去自如,只耗费些功夫罢了。

    凌冲潜运真气,就在山石之间来回飞纵不停,面前白云朵朵,触面清凉,倏而化为水气,十分舒适,花费了一个多时辰,凌冲才一口气下了太玄峰,与山下静坐了一会,调匀真气,静等凤兮诸人。

    凤兮郡主等内门弟子所居,比凌冲所居合极宫要矮上太多,不过离地千丈高下,不过盏茶功夫,就见凤兮自峰上而下,身后还跟着两条身影。凌冲目力特异,早看清凤兮身后一位少女,十分眼熟,正是当初入门大比之时,击败方有德的那位女子。

    那少女生的娇娇弱弱,却手使一柄重剑,舞动生风,当时给他的印象极强。如今那少女依旧看来十分娇弱,身后却背着一柄宽刃厚剑,实是令人惊奇。另一人则是一位男子,三十几岁上下,面容阴鸷,身穿门中内门执役弟子的服饰。太玄剑派中,内门弟子若是修炼有成,亦可担当执役,根据其功不同,获取门中奉例。

    三人来势绝快,眨眼间已到凌冲面前。凤兮郡主笑道:“凌师叔来的好快!这位是朱月师妹,拜在通德师叔门下。这位是狄成师兄,乃是狄谦师叔俗家侄孙。两位师兄师妹,还不快快见过凌师叔!”

    那个叫朱月的少女躬身施礼,叫道:“弟子拜见师叔!”声音清脆,自仪态来看似是毫无心机。那叫狄成的男子则皮笑肉不笑,只微微躬身便即了事,似是对凌冲颇有怨气。

    凌冲瞧了他一眼,也不多问,说道:“师侄来了,就且出发罢!”凤兮郡主身负长剑,身后一个大包裹,零零碎碎装了许多物事,见凌冲两手空空,只身后一个小包袱,问道:“师叔未带长剑么?”凌冲淡淡道:“我手中并无趁手的法剑,寻常凡兵也不如不带。”他修成凝真级数法力,丹田一道玄剑幻境,寻常凡兵用真气一抖便即折断,带也无用。

    一旁狄成忽然阴阳怪气道:“凌师叔当真好修为,出门连剑也不带,弟子佩服。”凌冲微微皱眉,见这狄成亦是凝真境的修为,自问之前从未见过此人,不知为何对自家充满敌意。凤兮郡主听了狄成之言,秀眉微蹙,忽然记起一事,暗唿不好,却是忘了这个由头。

    原来狄成乃是狄谦俗世的侄孙,他对凌冲之敌意还是凌冲自家引起的。当年凌冲凭借一卷守山剑残谱入道,初入太玄时,百炼道人曾言道定要查明究竟是何人私自将守山剑谱外泄,还要以门规处置。三载过后,凌冲自家早将此事抛在脑后,谁知太玄山中却因这一卷残谱闹得鸡飞狗跳。

    百炼道人闭关炼养真气,将此事交由任青追查。任青费了一番功夫,居然查到了狄谦头上。原来狄谦拜入太玄之后,修道百年时光,虽为人木讷,但对亲族甚好,将氏族迁至太玄峰周遭定居,若族中出了可造之材,便会引领入门。太玄剑派虽然封山百年,但也不会故步自封,如张亦如之辈,亦有被长老、门人接引入门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