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零七 百年铁矿
    

    

正文卷 章 二零七 百年铁矿



    

    


    


    


    


    坏就坏在狄谦接引了一位俗世侄儿入了太玄做外门弟子,只是这位侄儿资质不高,仅修成了太玄守山剑,便无存进,照着门规不出几年便会被打下山,又恋上九国之中一个大家族之女,彼等知他于太玄学艺多年,非要其以太玄真传作为聘礼。那人实是爱极了那位女子,又仗着叔父乃是二代弟子,终于将三十六式守山剑外传出去。

    数载之后,那人已成亲生子,过得十分美满,忽有一日妻族之中有一人甚是受宠,资质也好,得传了守山剑剑诀,一次与人争斗中,顺手施展,将仇家数十名尽数斩杀。那人得知此事,便觉不妙,若是闹大,师门追查起来,绝无甚么好下场。连夜带着妻子逃离太玄,将独子托付给了自家叔父狄谦。

    夫妻二人昼夜不停,一口气逃出数千里,就在一处道观附近落脚,躲了将近三年。谁知师门追查之人未来,倒是将当年仇人一伙等了来。原来当初被那人妻族所杀的数十人,背后皆有一方势力,盘根错节,一番追查之下,居然现有守山剑这等神妙传承,当即大喜,这等好事盼也盼不来,立时尽遣高手追袭而来。

    就在那处道观之中,将夫妻二人围住,一通厮杀。夫妻二人戮力拒敌,无奈双拳难敌四手,尽杀数十人后,终于与敌同归于尽。临死之前,将手书的一本剑诀藏于道观供桌之下。之后便是王朝误打误撞,来至此处,将剑谱取走,辗转传授给了凌冲。

    对头家族又死去如此多高手,当下也不敢声张,此事居然就此平息,谁也不曾追究。那对夫妻所生子嗣便是狄成,他自小跟随狄谦长大,也学了一身剑术,如今修炼到了凝真境界,亦想寻些材料,铸炼飞剑,被凤兮郡主说动,前来帮手。

    被凌冲上山这般一搅,陈年旧事尽数揭开,任青立时禀明百炼道人,百炼道人当下便派遣执法弟子,根本连招呼也不打,直接去往狄谦所在家族,将一干核心成员尽数斩杀,当真是一个学过守山剑便杀一个,两个学过守山剑便杀一双,若非顾忌狄谦的颜面,以百炼道人之辣手,几乎要将狄家斩尽杀绝。

    随后执法弟子又前往狄家对头之处,又将其上上下下三十余口全数杀死,这才回山复命。狄成身在太玄峰,待得知消息赶回家族,见一干男丁几乎死的尽绝,悔恨大哭,此事乃是执行门规,连掌教郭纯阳也阻拦不得,何况他们叔侄?怪只怪狄家贪得无厌,谋夺太玄真传。但此事若无凌冲揭,也能混淆过去,出了如此惨祸,大半要算在凌冲头上,因此才会对凌冲有如此大的仇恨之意,恨不得拔剑将他杀死。

    百炼道人派人执行门规,又寻到贺百川与狄谦师徒,将此事一一告知,着实将师徒二人好一通臭骂,贺百川身为师尊,约束不严,依门规筏面壁三载,不得出宫。狄谦有包庇狄家之嫌,亦责罚其十年之内不得出太玄峰半步,违者立刻逐出师门。贺百川师徒当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但百炼老道一桩桩一件件,证据确凿,也容不得二人抵赖,当下心悦诚服。

    贺百川脾气火爆,待百炼道人去后,又将狄谦一通喝骂,险些要动手废去其一身法力,狄谦木讷成性,也只得跪在地上,叩头不止。贺百川见这个随侍身边百年的弟子,满面懊悔之色,心下不由也软了几分,当即闭了离辰殿,闷坐生气。

    狄成前几日去见自家叔祖,却见离辰殿大门紧闭,不令外人进入,有守门童子道贺祖师气冲冲闭了大殿,待要十载之后方才重开。狄成也知必是受了本家连累,不敢多言。谁知今日便瞧见了凌冲这位始作俑者,哪能有好脸色?各门各派对于自家道法传承皆是极为看重,一旦有所外泄,必要杀尽相干人等方可,百炼道人不曾将狄谦与狄成两个收监斩杀,已是法外开恩。狄成自然不敢怨怼到百炼头上,只能将这笔血债记在凌冲身上。

    凤兮郡主不知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心下纳罕,不敢多问。那少女朱月亦是出身羽凤国,祖上还曾做过几任大官,只因自小天赋异禀,力气极大,被选来追随凤兮,谁知居然闯过三关,成为太玄内门弟子。只是她运道不济,未能被陈紫宗等人看上,只拜了另一位二代弟子通德道人门下。

    太玄剑派中,并非只有郭纯阳师兄弟五人一系,亦有其他祖师传下的分支,只不过郭纯阳师徒两代掌管太玄大位,得势日久,其余分支也算懂事,不敢跳出来争权,只约束各自门人,在各处谋些闲差。这位通德道人便是如此,勉强修成金丹,但成色不佳,修炼婴儿无望,索性做了个外门长老,主管外门之事,他瞧中了朱月天赋气力,手中恰有一部山岳八法,虽非最上乘法门,但练至深处,亦可修成金丹,便将其收入门中。

    凤兮郡主手段了得,少女朱月又是一派天真,一心跟随凤兮。她天资极好,所修山岳八法,虽非以剑术见长,但却犹善打熬气力,如今三载过去,亦是修炼到了凝真级数,丹田中真气化为沉若磐石,两膀之间亦有万斤的气力,亦是今日凤兮的第一帮手。

    凤兮见狄成对凌冲态度,暗暗后悔叫上狄成,但此事势成骑虎,唯有硬着头皮而上,嫣然一笑,说道:“凌师叔、狄师兄,那处铁矿远在千里之外,我等还要尽力赶路,方可早去早回。如今人已到齐,不若出如何?”凌冲自是无可无不可,狄成冷冷道:“凤兮师妹说甚么便是甚么,只要能将铁精到手,其他之事我也不会管。”

    四人当下各自展动身形赶路。凝真境本就能驾驭清风,日行千里。凤兮郡主丹田中天凰焚天真气喷涌,化为一团红光,在最前疾驰,朱月小脸紧绷,亦是不甘落后。狄成修行有年,得狄谦这等大高手亲炙,修炼的乃是天巽剑法,身形晃动,如微风一缕,最是游刃有余。凌冲修成玄武七宿本命星光,本就以真气浑厚著称,他也不欲太出风头,足下一派星光隐隐,跨步之间,便是数丈距离,不长不短,分毫不差。

    狄成也算是有眼力的,见凌冲如此步伐,心下微凛,这等法门,若非真气绵长,绝难施展,他本心恨不得一剑将凌冲斩杀,却又畏惧门规处置,太玄剑派严禁门下私斗,尤其生死相见,若被查出,立刻便是要了他的性命,连狄谦也要身受株连,不能幸免。狄成脑筋暗暗转动,寻思寻个甚么机会,最好能令凌冲自生自灭,自家也可撇清关系。

    那处铁矿距离太玄峰千里之遥,凤兮郡主带路,众人皆是脚力了得,一日之间已奔出五百里,夜晚就在当地安营扎寨,反正也不需赶路太紧,索性明日再去不迟。朱月小小年纪,却担当了跑腿杂役,支起帐篷,又生起篝火,又去林中打了几只野味,忙的不可开交。

    凌冲一心修道,对这些杂务一窍不通,也就不去争抢,其实四人之中以他辈分最高,自也不能让他做这些杂役之事。日上中天,篝火熊熊,火上架着一锅鲜汤,咕嘟嘟冒出热气。

    朱月小手麻利,先盛了一碗,双手递给凌冲。凌冲虽能辟谷,但偶有鲜汤下肚,也是不错的享受,便未拒绝,接过手来,小口慢慢啜饮。一口热汤下肚,果然十分舒适。其余三人各自端了一碗鲜汤,就着手中干粮进食。

    凌冲将一碗热汤饮尽,便不再吃,想了想自随身包袱中取了一个药瓶,轻轻一晃,内中出叮当声响,说道:“凤兮师侄,这瓶辟谷丹你拿去分了罢,留在我处也是无用。”凤兮郡主大喜,这辟谷丹乃是太玄门中精通炼丹的高人所炼,功效卓著,一粒可保数日免受饥渴之苦,实是外出露宿必备良药。

    她虽是内门弟子,却也不能得赐此丹,唯有二代弟子每月方有些进项,大多用来赏赐门下弟子。任青之处自然也有,只是她此次出门谋取铁矿之精,自诩一路太平无事,也就未曾开口向乃师讨要,见凌冲如此大方,当下也不客套,郑重谢过,双手接过药瓶。

    凤兮拔开瓶塞,闻闻丹药味道,果是辟谷丹,一瓶中足有十几粒,便倾出五颗,奉赠狄成。狄成摆手道:“不必了!”凤兮一愣,笑道:“倒是忘了狄师兄身家要比小妹丰厚的多,既然如此,小妹便尽数笑纳了。”却是误以为狄成掌管外务,上下其手,对这辟谷丹瞧不上眼。哪知狄成亦是眼热此丹,碍于与凌冲深仇,不肯接受罢了。

    凤兮郡主另取了五粒丹药,赠给朱月。她也知在场之人,唯有朱月最是可靠,日后说不得还要大大依仗,因此毫不吝啬。朱月得了辟谷丹,大喜过望,取了一方锦帕,小心翼翼包好,贴身藏好,又向凌冲与凤兮道谢不止。

    凌冲见狄成态度,暗暗戒备,小心驶得万年船,有几分提防之意总是不错的。一夜无话,次日清晨起身,用罢早膳,又自出。这一次脚程更快,不过正午时分,已来至那处铁矿所在。

    那处铁矿外露于地表,周遭怪树横生,乱石嶙峋,十分阴森古怪。铁矿之前有个小小窝棚,内有数人居住,乃是羽凤国遣来看守此地的王室护卫。凤兮郡主取了一块令牌一亮,那几人当即凛然施礼,一个老者说道:“郡主可是来取其中精铁炼剑的?”

    凤兮点头道:“本郡主确是如此想法,只是不知这矿中是否有铁精之物,若能得手,方能炼出好剑。”那老者说道:“郡主算是问到点上了。此矿自现已有百年,每隔十年国主便会遣人替换驻守,从未开采,老朽在此已有三十载,闲来无事,曾下矿观瞧,此矿当已形成数千载,内中必有生铁之精,若是运气好些,说不定还会孕育出铁精之髓,正是炼剑的上佳宝材。只是铁精之物,只在矿中最深之处,需要下到地底方知。”

    凤兮听闻必有铁精,摆手道:“这却无妨,本郡主此来,请来了几位高手助拳,定能取得铁精,此物到手之后,你等便不必困守此处,可回国修养,自有重赏!”老者几人闻听,大喜过望,顿时更加殷勤,将铁矿内诸般事务细细道来,凤兮一一记住,末了道:“罢了,此处自有我等动手,你们也不必在此伺候,现下便走罢!”老者几人当下收拾了细软,扭头便走。

    凤兮郡主等他们走远,席地而坐,将老者所献一副矿脉图摊开,说道:“凌师叔、狄师兄,此处矿脉怕有数十里深浅,好在本国早已遣人将矿井打通,我等只需依着矿井下去,只是寻觅铁精之事,便要靠狄师兄妙手,到时取了此宝,你我五五分账便是,小妹还另有奉赠。”

    狄成点头,显然二人早有默契。他追随狄谦日久,也学了一身炼器功夫,其中探勘矿脉只是小道,令其动心之物唯有铁精,不然凤兮也请不动他。狄成望了凌冲一眼,说道:“我倒好说,只是凌师叔该如何分配?”凌冲摆手道:“我此来只为见识一番,你们只管取用铁精,不必管我。”他所修星斗元神剑,不假外求,自有星力练剑,再者便要铸炼飞剑,至不济还可拉下脸面去求叶向天讨要那数万斤千载寒铁,比之铁精自是高出千倍万倍,着实也瞧不上这区区铁矿之物。

    凤兮郡主见分配妥当,当下吩咐朱月把守铁矿入口,勿令有失,其余三人则翻身下矿。那矿井年久失修,斜斜向下,周遭皆是石壁,偶有铁石外露,狄成连瞧也不瞧,显是十分不屑。周遭时有滴水之声传来,更显幽秘神静。三人走了半个时辰,早已瞧不见日光,四周深沉之极,好在三人皆有一身道法,暗中视物亦是等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