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零九 胁迫
    忽听有人冷冷说道:“只怕你们等不到那一日了!”南霜与安阳同时色变,叫道:“是谁!”两人真气凝在一处,化为朵朵桃花飘落,缤纷飞舞,好看已极。 23us.最快但若非桃花落在身上,立时便要吸取精血元气,吸得越多,桃花花瓣便也越红。朵朵桃花乃是二人合炼的一件宝物“百毒桃花瘴”所发。这件宝物乃是取地下阴沉铁木,合以千百年深山老林中桃花毒瘴气练就,歹毒无比,中人无救。随着功力日高,还可在其中温养六欲阴魔魔头,在天欲教中可算得人手一件,十分抢手。

    深山老林之中,偶有桃林片片,每年结出桃实,无人采摘,久而久之,掉落于地,腐烂化泥。由此千百年之后,便生出一种桃花毒瘴,望之灿若云锦,其实绝毒无匹,寻常生灵吸得一口,立时全身化为脓血而死,又自补益了桃花毒瘴。当初雪娘子与三嗔和尚放对,施展的桃花噬元雾,亦是自此法之中化来,十分难缠,足见其中威力。

    那人发声之后,自一处洞壁中转出,毫无隐盖行迹的打算,南霜望了那人一眼,周身便是一个寒颤,小脸禁不住露出恐惧之色。原来那人身穿白衣,两手空空,全身上下尸气弥漫,一张脸上更是惨白无比,犹如僵尸,恐怖吓人。

    那人望去甚至年轻,若是凌冲在此,一眼便可认出,正是当年在神木岛上将之击败的封寒。当年封寒因此私自修炼邪法,被木千山捉住,本要处以极刑,却被恶尸道人路过救出,就此引入天尸教中。如今三年过去,居然已然凝煞大成,眼看便要凝结金丹。这等修为放在玄魔两道,亦是神速之极了。

    封寒拜入天尸教中,居然被薛蟒瞧中,收为关门弟子。薛蟒为人狡诈残忍,一生中所收弟子无数,修为不成的不是被其炼成僵尸,便是被其豢养的旱魃分身生生嚼吃。如今门下连带封寒在内,唯有三人。封寒性子坚忍阴毒,深知若不奋力修行,总有一日逃不过薛蟒的毒手,因此加紧努力,薛蟒也极愿栽培于他,居然将天尸教中一件至宝,万尸阴煞大阵放开,命他进入修行了一年。

    万尸阴煞大阵乃是天尸教第一至宝,内中藏有万具僵尸,最差的功候也在千年以上,修炼门中太阴炼形的弟子若能进入修炼,汲取万尸尸气,一日苦功便抵得上在外数月辛苦。

    封寒生**剑,薛蟒便传授了他一路黑眚阴煞剑诀,此法乃是采集地底万载阴煞黑眚之气,混以天尸尸气,炼就无上神通,其中剑术亦极精妙,恰合封寒之意,因此修行起来加倍用心。封寒明知薛蟒收他为徒,非是安得好心,说不定哪一日修为大成,被他瞧上,抹去神智,被活活祭炼成一具僵尸,他入门日久,也瞧过许多弟子被自家师傅活生生练成尸神,但事已至此,怕也无用,唯有硬着头皮迎上。

    三年前薛蟒带了九具旱魃分身,前来太玄峰打秋风,谁知被楞伽寺普济神僧拦住,运用佛火心灯古灯檠,将他最为重要的一具先天旱魃收走,以佛法炼化。薛蟒虽还剩八具旱魃分身,俱都不堪重用,由此元气大伤,闭关调养。

    封寒没了薛蟒这座巨山压在头顶,这才舒了一口气,静极思动。他如今离修成天尸金丹不过一步之遥,就想先着手祭炼几具僵尸,增强自家法力,但僵尸之物本是天成,本就可遇不可求,若是捕捉修炼有成的修士祭炼,一来太费工夫,而来容易招致玄魔两道共同围剿。

    思来想去,灵光闪现,太玄峰下地底血河之中,孕育无穷生灵。这等生灵天生体魄强健,异于人类,乃是祭炼僵尸的无上宝材,若能捉来几个,炼法有望。只是太玄剑派如今封锁森严,等闲魔道弟子绝不敢轻易涉足,封寒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前往,一来人为财死,总要冒些风险,二来听闻他的对头凌冲拜入其中,就近打探一番,若能遇上,最好一剑杀了,了断当年在神木岛上仇怨。

    封寒自阴暗处走出,望了南霜与安阳一眼,又瞧瞧漫天桃花,冷笑道:“百毒桃花瘴?便是被你们祭炼的大成,又能奈我何!你们不妨试上一试,瞧瞧这狗屁的桃花瘴对我是有用还是无用?”

    南霜见封寒满面尸气,心下便知此人定是天尸教弟子,尤其修为深厚还要胜过自家两个,天欲教弟子正道之中最怕楞伽寺与金刚寺的和尚,这两大门派佛法精深,犹善禅定克欲之道,所传佛法最是克制天欲教道法。在魔道中,则最怕遇到天尸教与噬魂教两家。

    天尸教倒也罢了,练就一身尸毒,不怕百毒桃花瘴,一般的天欲教弟子也嫌弃其满身尸气臭味,绝不愿与其肉身交合,唯有将天欲教法修至不以肉色炫目之道,一颦一笑之间,摄魂勾魄,神交之间采阴补阳的高手,才不大厌烦天尸教弟子。

    至于噬魂道更是不得了,这一派操弄人心,最擅自人心七情六欲下手,往往不知何时便着了他们的道,偏生天欲教讲求六欲化情,**泛滥,最为噬魂教道法所克制,一般天欲教弟子遇到噬魂教高手,几乎无有胜记。

    南霜二人见封寒出现,便先叫了一声苦,却还不死心,索性将漫天桃花尽数发出,往封寒身上落去。封寒微微冷笑,不言不动,他周身日受尸气侵染,已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却毫无怨言,自家若能修成无边道法,如乃师薛蟒一般长生不死,这区区肉身真形又算得了甚么?

    桃花缤纷,花瓣飘落,唯美之中蕴含无边杀机,但落在封寒身上,却如船行水面,过处无痕,却无波澜。南霜与安阳登时面若死灰,南霜仗着胆子道:“这位师兄想来是天尸教的高徒了。我等乃是天欲教弟子,大家皆是魔宗传人,不知师兄到此,有何要事?我等极愿相助!”

    封寒冷冷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小妮子倒也懂事,我看你们也要这血河真气凝练煞气,也无甚么要求,只请你们移动玉趾,选那血河真气充盈之处修炼便可。”南霜与安阳对望一眼,万没料到对方居然如此好说话,但这条建议表面是对二人有利,谁知那天尸教弟子又安得甚么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