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一 玄剑突破 血河异变
    那怪物多年辛苦练就的一口本命真元被破,登时哀鸣一声,六目中放出血红之光,显是存了拼命的心思。 23us.最快血河生灵秉承天地间戾气怨气而生,天生肉身强悍,又能运使法力,修炼有成之辈,往往比人族修士更为难缠。但这一方世界依旧是以人族修士为主导,人族祖师无论修成纯阳或是玄阴之辈,皆要比异类成道多得多,且各个神通广大,后手无穷。

    郭纯阳与惟庸道人联手,略施小计,便将先天血神坑的死去活来,血神道人法力之醇厚足可抵得数位玄阴老祖联手,依旧被杀得欲仙欲死,连苦心祭炼的六大分身也一并折在太玄峰上,自家到现在也不敢露面。

    那怪物本命元气被破,怒吼连连,将一柄铁叉舞动不休,急切之间六道黑眚剑气不得侵入。那怪物手上铁叉运处,势大力沉,六目之中却露出退意,显是被封寒杀破了胆,想要撤退。它本是被南霜两人的血气吸引而来,不料被封寒埋伏,暗骂晦气,想要夺路而逃。

    封寒微微冷笑,手中蓦地现出一只小小铜牌,其上满刻花纹符。这道铜牌乃是天尸教祭炼的宝物炼尸牌,内中自生空间,能盛装数只僵尸,又有预先灌入的尸气足可滋养尸神,携带便捷,乃是天尸教弟子必备之宝。

    六道黑眚剑气蓦地合璧一处,化为一道粗大剑光,通体乌黑,散发凛冽寒意尸气,一剑噼下!这一剑力道太强,那怪物一声狂吼,举铁叉硬挡,却被黑眚剑气一剑噼断,两条臂膀也自寸寸折断,哀嚎声中,被噼出数丈之远。

    封寒冷冷一笑,将铜牌对准那怪物,口诵真言,铜牌之中发出道道吸力,那怪物元气大伤,神思不属,根本抗拒不得,被铜牌炼尸之气封锁,缓缓向铜牌之中落去。这怪物皮糙肉厚,虽只凝真修为,再寻上同等级数的怪物一同炼成僵尸,便可组成一座天尸吞月大阵,善能吞吐尸气,足可将封寒法力一举鼓催到金丹级数,虽是外力相加,不是本真,但到底能拥有金丹级数的战力,实是十分难得了。以封寒心境之冷酷,也不禁面露笑容。

    当是时也,另有一道剑气横空,盘旋矫矢,剑光映照之下,只一剑便将怪物头颅削断,那怪物还未反应过来,一颗大好头颅已飞上半空。这一下变起仓促,封寒心头大怒,目光逡巡不定,只见一人自一处洞口施施然而来,双手空空,稽首作礼道:“一别三载,封寒道友别来无恙乎!”

    凌冲躲在暗处,见封寒居然要活捉那只怪物。那块铜牌一望而知非是甚么正经路数,如今他亦非吴下阿蒙,自有几分见识,见封寒出手尸气隐隐,阴损毒辣,想必这件法宝当是甚么炼尸养尸的法器。封寒乃是魔道传人,又与自己结仇,已然不可化解,不管敌人要做甚么,只要令其功亏一篑便对了。凌冲也非拘泥不化的书呆子,非要讲究甚么堂堂之阵,正正之师,如今敌暗我明,正是抽冷子下黑手的好机会,想也不想,一道剑气飞出,果然奏功!

    封寒见居然是凌冲,满腔怒火立时平息,化为冰冷杀意,冷笑一声:“我此来正要寻你了断仇怨,不想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居然还敢自行现身!”凌冲指着自己鼻子奇道:“此处虽是深入地底,但亦是我太玄派疆域,为何我不敢来?倒是封寒道友不请自来,闯入我太玄之地,只怕难能交代罢!”

    封寒封蜡一般的面上全无表情,阴鸷道:“我将你杀了,便算交代了!”也不管南霜安阳两个,张口喷出八道剑气,俱是乌黑污秽,通体散发重重尸气,正是黑眚剑气。八道剑气纵横交错,直往凌冲绞杀而来!

    天尸教以太阴炼形法为根本道诀,门中世传炼尸之术,天下无双。这道黑眚阴煞剑诀只是从中衍生出的一门剑术,乃是千余年前一位长老无心创出,亦曾推演到玄阴级数,封寒生平爱剑,便选了这一门封存千年无人问津的剑诀修行。他练剑天分亦高,居然不出三年修成凝真,丹田中结成一道本命黑眚剑气,功力深厚无匹。

    凌冲亦是见猎心痒,闭关了整整三年,不曾出手,早就手痒的厉害,见了封寒的黑眚剑气,哪里还能按捺的住?剑修之辈,本就是于杀伐之中照见真我,磨炼剑意,见了封寒施展剑法,心头那一抹火焰终究按捺不住,索性直面而来,以剑邀战!

    八道黑眚剑气横空,如环之无端,八道剑气之间此唿彼应,隐隐化为一道剑幢,将凌冲四面八方尽数封死。封寒丹田中尚有另外八道剑气,引而不发。他一共修炼了一十六道黑眚剑气,每一剑是凝真级数法力汇聚,他在万尸阴煞大阵中着实汲取了不少万年尸气,加上自家苦修,这十六道黑眚剑气便是他日后成道的根本。

    剑修斗剑之时,除了放出飞剑、剑气杀敌,更须守好自身安危,不然被对手觑个空子,绕过飞剑,将剑修本体斩杀,便剑术再精妙也全无用处,史上亦有不少天资卓绝的剑修,死的这般憋屈。发出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尚有二十分,此方为斗法正道。

    剑诀之中对于剑修自身保护最好的乃是无形剑诀,真真正正的身剑合一,一切剑光、剑气、剑修尽数隐去,敌人察觉之时,往往便是中剑之时,黑眚剑诀并无那般隐身妙用,封寒只能留下一半剑气,稳固自身。这八道剑气可谓拼尽全力,如方才血河怪物那般的货色,一剑便可斩成两段。

    封寒冷冷瞧着凌冲如何化解此招,“此处毗邻血河,正道功法本就难以发挥,我这黑眚阴煞剑气虽不能引血河之力以为己用,到底不受血河牵制,倒要瞧瞧太玄剑派玄门真气在此处还能发挥几成威力?”

    凌冲双目中战意高炽,大叫一声:“来得好!”胸口七处大穴中封存的星光尽数涌入丹田玄剑灵光幻境之中!星斗元神剑他只修成北方玄武修行变化,还未能化为玄武星神真身,尤其那三百六十五招周天剑术亦未得传授,对付封寒这等敌人,还是以本身根本道诀洞虚剑诀为好。

    他闭关三年,所修星光何等浑厚,从未将星光转化为太玄剑气,今日一鼓作气,汇入玄剑幻境,绝无半分留恋。洞虚烛明剑诀的根本便是这一道玄剑灵光幻境,得了这一股浓厚星力之助,其间剑光登时如吃了一记大补药,疯狂运转开来。洞虚剑诀的修为亦是水涨船高!

    玄剑幻境中得了星光滋润,太玄三十六剑所化剑光登时先一步突破,三十六道剑光之中,禁制次第生成,几乎片刻之间,已化为凝真级数的法力,其余诸如自杨天琪处偷师而来的散手剑法、凌冲所学一些凡间剑术,所化剑光亦变得璀璨之极,只是法力并未有提升多少。凌冲不明其中道理,其实是因少阳剑术乃是偷学,并无催动的法诀,凡间剑术更是粗陋不堪,因此不能提升到与太玄三十六剑一般的功力境界。

    待玄剑灵光幻境中剑光次第提升,星光尚剩余一小半,便尽数化入玄光幻境之中,作为滋养幻境的法力来源,推演剑术的法力源头。太玄三十六剑尽数突破到了凝真级数,凌冲直到此时才算的真真正正进入凝真境界。凝真级数的玄剑幻境一成,所能动用的手段立时多了太多。

    眼瞧八道黑眚剑气罩落,玄剑幻境之中,太玄三十六剑两道剑光霍然分解,交合纠缠,倏忽化为另一道剑光。这道剑光不同于任何其他剑光,此道剑光一成,凌冲不由自主,举手一划,一道剑气飞出,凌空兜转,剑气漫空遍洒,八道黑眚剑气居然落不下来!

    封寒咦了一声,叫道:“这一招是甚么剑法?我怎的从未见过!”凌冲自家也有些恍惚,玄剑灵光幻境之中,咔嚓咔嚓之声不断,尽是三十六道剑光分解之声,有的剑光几道合作一处,化为另一招精妙剑法,有的剑光沉落,比之偷学少阳派的剑术也还不如。

    封寒见凌冲恍恍惚惚不答,手捏剑诀,八道黑眚剑气一分,上下攒刺,其中黑眚之气发出,去污秽凌冲的剑气。黑眚阴煞剑气除却剑锋犀利,一股尸气亦善污秽正道法力,最是令人头疼。

    凌冲扬手又是三道剑气发出,光芒璀璨,五色斑斓,但与黑眚剑气交接,被其上所含尸气传到,剑光立时暗淡下来,运转亦有些不灵。三道黑眚剑气趁机合璧一击,险些侵入了凌冲内圈。凌冲大惊之下,自那种悟道之境中醒悟,玄剑灵光幻境剑光亦不再分化融合,变得零零散散,连之前三十六道剑光也不复存在,但亦有数十道剑光熠熠生光,比之前还要来的犀利,寒气逼人。

    凌冲心念一动,又有四道剑气发出,亦有共有八道剑气,每一道皆对应玄剑幻境中一道剑光,剑光为虚幻之物,剑气为凝实之基,剑光长于变幻,剑气却善于攻坚。如今八道洞虚剑气却随着灵光幻境中剑光变化,亦做出种种回应,此唿彼应,相应若斯。

    一十六道剑气就在这处血河之上纵横捭阖,切磨不断。封寒胜在功力深厚,一身黑眚阴煞真气经过凝煞之境,已是圆满坚凝,且每道剑气上皆有黑眚尸气蔓延,缓缓侵蚀凌冲的玄门正道法力,凌冲每克制一分黑眚剑气,便须调用三分的玄门真气。

    而凌冲亦非弱者,所发剑气剑招之玄妙,每每令封寒剑气无功,尚能层层反击,绵密细致,剑术之精绝,令封寒暗暗惊诧:“我身受尸气噬体之苦,甘愿在万尸阴煞大阵中受苦三年,才能修成凝煞境界,催动黑眚剑气。这厮真气之浑厚在我之下,但剑术之精妙已是超脱想象之上,他却是从何处学来这等精绝剑术?”

    凌冲却不心急,他虽处于血河之地,天地元气受血河真气压制,回补真气甚慢,却有精修的玄武七宿星光为基,直到此时星斗元神剑诀方才显露出根基浑厚之性,所剩小半星光藏于玄剑幻境之中,每当真气不济,便从中游走一些出来,补益缺口,如此尽可支持的下去。

    方才星光入幻境,将三十六招剑术剑光鼓催到爆,又自化为许多新的剑光,其间亦有无上绝妙剑术,他还未来得及一一体味,正好借着封寒压力,将新剑术一一施展开来,权作练手之用。若是将幻境中所存星光尽数发挥出来,也不亚于封寒之修为,他有恃无恐,也就乐得有封寒这位大高手给他喂招。

    二人翻翻滚滚斗了将近一个时辰,南霜与安阳两个早已自定中醒来,此处血河真气太过充沛,他们只炼化的一缕就觉要撑得爆炸,忙即收功。二人先前仗着自家修炼了煞气,真气精纯了些,就要暴起寻封寒的晦气。谁知一睁眼便见剑光耀目,尸气剑气纠缠不定,封寒居然与一个少年道士运用剑术杀得难解难分。

    二人只瞧了几招,便双双面色大变。封寒与那少年道士无论何人所用剑法皆是精妙之极,任一人出手,不出三招,皆能凭借无双剑术要了自家性命。二人早是姘头,心意相通,互相以目示意,缓缓后退,要逃命而去,生恐发出一点点声响。

    封寒越斗越觉不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凌冲剑术有时奇幻高妙,有时却又毫不连贯,想起夜长梦多,不欲再和他纠缠,就要用黑眚剑术中威力最大的一招,结果了凌冲。

    便在此时,只听血河之中发出阵阵异响,如风过丘壑,雨落大林,响个不停。血河之中一道涟漪鼓动不停,直朝二人疾冲而来。凌冲与封寒虽是斗剑,灵觉却更为敏锐,一见不妙,先各自跳出圈外,凝神观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