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四 血河异宝 围殴血幽(求月票)
    凌冲说道:“炼法与炼器同理如一,想来我能突破凝真境,丹田中剑光种子的禁制亦已祭炼了八重了?”叶向天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23us.最快法力修炼乃是一层层修积上去,你细细体悟,便可领会。”凌冲当即试着催动玄剑幻境中种子剑光,本来三十六道守山剑光,已然化为另外数十道剑光,分裂组合不定,每一道剑光果然法力深沉,感应到了数道禁制的存在。

    所谓一层禁制,实则便是一层法力祭炼之物,天长日久而成,凌冲之前浑浑噩噩,只知一意修理真气,全未探求其中奥妙,经叶向天一言点破,登时有拨云见日之感。

    叶向天遥望血海,幽幽道:“此处乃是一处特异空间,我也是靠着与这株灵树感应,方可出入自由。你如今法力不够,看不透其中虚实,此处看似博大如海,实则只是一处元点而已。但就是这处元点,却是这一方世界血河发源之处。”

    凌冲脑中闪现一个念头,惊道:“那此处岂非就是孕育先天血神之所!”叶向天颔首道:“不错,先天血神正是在此处孕育数千万年,方得出世。他的母胎之地,就在你我立身之处万里血河之下!这株灵树来自域外,以血河为食,先天血神未成之时,曾将之包裹,可惜不曾炼化,被其脱逃生天。”

    凌冲忙走到怪物根须边缘,向血河之下望去,可惜任他穷极目力,也瞧不透血河之下究竟有甚么物事,转头问叶向天道:“叶师兄,此处既是血河发源之地,又是从何而来?这株灵树来自域外,那域外又在何方?我等所处的这一方世界,究竟是何模样?”

    叶向天沉声道:“凌师弟,你修炼星斗元神剑,当可知域外有无数星辰,我等所居的这一方世界,亦是一颗星辰所化,只不过这颗星辰有些特异。域外星河之辽阔,亦有无数生灵繁衍其上。你日后若能修成纯阳境界,自有法力脱出这一方世界,去那域外星河之中遨游,见识一番。”

    凌冲怦然心动,他入道之因乃是为了修炼剑术,成就长生,如今听闻叶向天之言,似乎域外世界更加瑰丽莫测,自家在这一方世界之中,当真如井底之蛙,双手握拳,缓缓说道:“终有一日,待我修成纯阳,定要遨游星河,瞧瞧无量星辰之后的光景!”

    怪树枝条之上,无数丛阴火簇簇而燃,叶向天负手凝立,仰头对向那些阴火,凌冲觉出他虽双目紧闭,却是在“瞧着”阴火燃烧,似乎微微出神。这位叶师兄言语之中,多有保留,如这株怪树的来,与他的关系,为何他能驾驭这株怪物元气,令血河生灵不得而入,皆是谜团。只是凌冲也不欲深究,有些事修为到了、身份高了,自会知晓,强自去问,反为不美。

    虚空之中忽然响起剑啸之音,一道剑气横贯十里,辟开空间,疾愈星火,正是剑气雷音的上乘剑术。叶向天咦了一声,伸手一招,那道剑气直奔怪树而来。周遭血河生灵本已被怪物吓退,又被剑鸣之声惊动,一个个露出头来。这些血河生灵禀血河污秽戾气而生,性情暴躁,不敢靠近怪树,生恐被捉住吃掉,见又有外物来此,一个个登时按捺不住。

    当即便有数只怪物怪叫声中,血浪裹身,伸出一只只爪子,抓向剑气。凌冲瞧得清楚,那道剑气正是庚金剑诀所化,威力惊人,见有怪物拦路,根本不管不顾,一掠而过,惨叫声中,那几只怪物被剑气切割成了细碎小块,掉入血河。其余怪物见了,哄然四散,再也不敢露头。

    叶向天将剑气招在手中,伸手一抹,剑光闪烁之间,面色渐趋凝重,自语道:“不料那血幽子居然还有这等运道!”凌冲忙问端倪。叶向天道:“恩师命我携来庚金神剑,这三载以来,对血幽子只追袭,不许下杀手。方才我为你护法,请庚金前辈将其惊走,谁料庚金前辈以飞剑传书说,血幽子居然在血河支脉中发现一件血河孕育之宝,想来亦是先天妙物,只是火候未足,尚未成熟,但已能借着此宝抵挡庚金剑气,加之他尚有聚血魔旗,要将他拿下更是艰难了。”

    凌冲说道:“既然如此,师兄我们去瞧瞧如何?”叶向天点头,拉了他手,又是一步走出,霎时间移步换景,已离了元点血河发源之处,回至方才血河支脉,只是此时立身之所与方才所来之处相距已有数十里之远。

    便见血浪滔天,真气开阖,无数道金色剑气围绕一团血光厮杀不休,那团血光中心乃是一道人影,正是血幽道人,他头顶一面破烂大旗猎猎作响,调动无穷血河真力化为层层血雾护持自身,又自血河之中召唤出无数生灵,铺天盖地与庚金剑气厮杀不停。

    血幽道人双手捧定一件物事,通体浑圆,有栲栳大小,流转不定,想必便是那一件血河孕育之宝了。血河本源孕育出血神道人,又被血神道人抽出法力,祭炼了六尊分身,如今又出了一件异宝,想来此宝之后,血河之中至少千载光阴之内,不会再有异宝孕育出世了。

    那一团栲栳大小的物事被血幽子祭起,化为一团血光,飙轮电转不停,向外放射出道道血线,凡是被血线沾染的血河生灵,体型登时胀大了数倍,口喷烈火毒烟,法力神通亦自壮大了数成。那件异宝居然能催动血河生灵,爆发更为强横之法力,尤其又有聚血魔旗聚拢血河真气,不虞匮乏,两相叠加,难怪能抵挡法宝飞剑先天庚金神剑的剑气。

    庚金剑气之外,一位年轻道人大袖飘飘而立,面上无喜无悲,正是庚金神剑元灵。叶向天与凌冲走近,双双行礼。庚金道人说道:“我奉了掌教之命,务必等其取到一件异宝,再将血幽道人擒捉回山,听候发落。如今血幽道人果有机缘,将那件宝物取在手中,再无顾忌,当可全力出手。”

    凌冲听闻,敢情掌教师尊算无遗策,连血幽子中途有机缘再得手一件异宝,亦能算定,因此才命叶向天与赵乘风两个追杀其三年,却不肯痛下杀手,不然有庚金神剑在手,便是三个血幽子捆在一处,也一并斩了。

    这位纯阳掌教愈来愈是神秘,非但善能前知,还可以练气级数,爆发出纯阳境界之法力,怪道有他坐镇太玄峰上,玄魔两道皆不敢有所异动,忌惮非常。叶向天说道:“便请庚金前辈出手。”庚金道人面上绝无表情,说道:“要破那件异宝与他手上聚血魔旗,必要用到剑气炼丝之术,我当年出炉之时,并无这道剑法随身,还要靠你的剑术方可。”

    法宝之物,虽然开启真灵,一身法力与真仙之辈仿佛,但受先天所限,意识与常人不同,总有许多误区,这时便须有主人在旁,加以运用,方能发挥十二分的威力。先天庚金神剑当年祭炼之时,只祭炼了剑气雷音与剑光分光两道绝世剑术剑诀进去,并无最善攻坚的剑气炼丝之术,因此对付血幽道人便有些捉襟见肘。不然也不会僵持到了现在还未将其擒捉。

    叶向天点头道:“事不宜迟,请庚金前辈施为!”庚金道人绝无二话,化为一道金色剑光,落在他掌心之中,大只三寸,玲珑可爱。凌冲还是头一次见到庚金神剑本体,忍不住瞪大了眼去瞧。却见这件飞剑法宝长有三寸,宽只小指粗细,剑身满是符文游走,剑光吞吐之间,森寒迫人之极,杀机凛冽到了极点。

    叶向天运足真气,冲入庚金神剑之中,庚金道人元灵亦全力配合,但见剑身之中连发七道剑气,声如霹雳弦惊,电光火石之间,已杀向血幽子。血幽老道周身已聚满无数血河生灵,各个吞吐血河法力,吼声如雷,各条手臂持着不同兵器,刀枪剑叉,见七道剑气飞来,当即有数十只怪物怒吼连连,挥动兵器往剑气上砸去。

    叶向天之剑术亦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高明之极,剑气如潮亦如缕,清幽颤动之间,略过十几只怪物,如情人之间的爱抚,轻柔却又不失蜜意,剑气横过,十几只怪物哼也未哼,尽数被腰斩在地,生机全无。

    凌冲手心出汗,心头满是兴奋之意。当年他随叶向天出金陵,入东海,一路厮杀,那时修为低微,瞧不透其中剑术变化之奥妙,如今他也是凝真境界的高人了,对叶向天施展的剑术恰能看清几分,叶向天似也有意成全,故意抖开剑术,将七道剑气运用的灵光乍闪,矫矢之极。

    剑术之中,共有剑气化形、剑气雷音、剑气炼丝、剑光分化、斩虚空等几种变化,其中剑气化形乃是凝真之境便可修成,以剑气拟态万物,也算不得甚么高明之极的剑术。凌冲境界突破,如今亦可施展。

    但剑气雷音、剑气炼丝、剑光分化、斩虚空等四种剑术,则非要天资卓绝,还有刻苦修行,末了还需剑诀高明,方有机缘练成,实在是千中无一,万中选一。叶向天炼就剑气雷音、剑气炼丝两种至高剑术,亦是旷古烁今,足以夸耀之事,只是他为人低调,不肯张扬。否则传将出去,定必惊动各派掌教长老,要知这两种剑术同修同参,便是许多大派长老亦做不到此点。

    叶向天功力深厚,但也只是金丹级数,操纵庚金飞剑这等法宝级数力有未逮,只能分出七道剑气,若是惟庸老道或郭纯阳在此,只要一剑便可击溃血幽子层层防御,管你甚么聚血魔旗、血河异宝,统统一剑切开,这才是剑修霸道之处。

    七道剑气围绕血幽子身周狠命厮杀,凡是沾染上的怪物,俱都身首异处。血幽子也瞧见了叶向天两人,他被追杀整整三载,腹中一股怒火怎么也按捺不住,居然又偶得一件异宝,足以抗拒先天庚金剑气,信心爆棚,定要报仇雪恨,先将叶向天斩杀,再从容离去,寻觅血神道人,以图东山再起。

    见怪物接连被斩,毫不心痛,聚血魔旗大旗飘飘,每一招展,皆有许多血河生灵身不由己自血河深处而来,加入战斗。凌冲见叶向天斩杀血河怪物,每一剑皆是妙到毫巅,每一招皆是搔到了他心头痒处,说不出的写意潇洒,颇有一股挥斥方遒之意境,不禁瞧得目眩神弛。

    叶向天虽只有七道剑气,但晃动之间,剑光煊赫,彷如千剑万剑齐发,剑意森然,原本血河怪物有血河真气滋补,被剑光腰斩,只要魂魄不灭,立时便可复原,但叶向天剑意冲天,惊人之极,凡被剑气斩过,魂魄便被剑意斩杀,毫不留情。

    血幽子心头焦躁,虽可催动无数血河生灵来援,但到底是落了被动,被人以剑气兜住,脱身不出,若不来一招杀手锏,一会太玄剑派再有人来,只怕逃都逃不掉。伸手一指,头顶聚血魔旗血光大放,粘稠之极,蓦地分出一道血色剑光,直扑七道剑气而来

    聚血魔旗当年亦是法宝级数,二百年前被当时太玄掌教荀真人一剑斩破元胎,就此跌落品级,其中真灵亦陷入沉睡,如今尚未苏醒。但法宝底子仍在,法宝之物本身便是要看其中蕴含的禁制多寡。聚血魔旗之中蕴含三道玄阴禁制,皆是威能无穷,被荀真人毁去一道,又有一道跌破玄阴级数,只剩一道禁制完好无损。

    血幽子拼尽全力,将这道禁制施展出来,化为一道剑光。原本已他法力不足以催动这道玄阴禁制,但法宝元灵尚在沉睡,他又深知聚血魔旗奥妙,这才踅摸了许久,将这道禁制运炼出来。其亦精通剑术,甚至还修成了剑气雷音之法,这道玄阴禁制分出,立时以雷音之速,斩向叶向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