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二五 妖魔试探 剑光森寒
    

    

  章 二二五 妖魔试探 剑光森寒



    

    


    


    


    


    凌冲尚是第一次以真气御剑,十分兴奋,心念微动,那柄寒铁剑化为一道剑光腾起半空,光华乱闪,好不得意。凌冲操控飞剑演练了一会,以大擒龙手的手段试演了一回,剑光腾挪之间,也算如意,便住了手,转头见叶向天端坐太阴火树之下,身畔五色灵光环绕,闪耀不绝。太阴火树之上阴火亦自明灭不定,似在与他唱和。

    “叶师兄与这株太阴火树必有关联,说不定早已将之祭炼,只等日后修为高深,便是一件至宝。我虽修为低微,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何况叶师兄对我多有提携,此事定要做的圆满才是。”见叶向天兀自闭目炼法,也不去打搅,调匀真气,思索该当如何应敌。洞虚剑诀需以太玄真气催动,而太玄真气除却吸取天地灵气炼化之外,尚可以星斗元神剑诀所收摄的星光之力转化。

    只是星光法力可化为太玄真气,太玄真气却转不回星光法力。星光法力有限,有一些便少一些。好在此处虽是深临地下,却并不能隔绝周天星力传递。只是此地血河法力太过浓郁,星光传导不强,凌冲试过汲取星光,却只有平日太玄峰上三成效率,好在他对战血河魔怪,靠的是无双剑术,星光之力浓郁与否,倒也无伤大雅。他将星光法力布匀体表,使血河真气侵害不得。

    血河之上无有昼夜,四周除了血浪滔滔之声,也无余韵。凌冲修炼惯了,也不觉孤寂,暗暗算计时辰。到了第三日正午时分,叶向天周身五色灵光陡然疾速旋转,蓦地化为一道光幕将叶向天身形包裹,太阴火树亦自垂下无数枝条,阴火丛丛。凌冲一见,知晓叶向天炼法已到了紧要关头,自家护法之责也算开始。

    叶向天气息缓缓衰落,似是生机渐无。凌冲不知是否是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修炼时的异象,到了此时,他全然插不上手,不如集中精力,防御血河魔怪侵袭。果然叶向天气机衰落,血河之中渐渐有所异动,陡然一道血浪喷出,一道强健身影扑将出来,伸出两只魔爪,抓向叶向天。

    凌冲瞧也不瞧,寒铁剑带起一溜寒光,轻飘飘蜿蜒斩出,剑光过处,那魔怪一声惨叫,已然身首异处。血河魔怪秉持戾气而生,以杀戮为能事,遇上生灵便是残杀,吸取精血炼法,便是生出灵智,也只能更是狡诈阴险,彼辈魔头唯有以杀止杀,凌冲一剑之出,剑刃切割魔怪之身,心头忽然生出一股由衷喜悦,倒并非是斩杀生灵带来的快感,而是觉得剑修之辈,就当如此,于杀伐中见真性自我。

    和尚参禅修佛,明心见性。道士体悟大道,坐忘存思,皆是要认清自我之性,与大道冥合。剑修之道,便是凭借手中长剑,斩尽天下之敌,管尽天下不平,最后照见自我,契合天地。凌冲本心爱剑,才会投入太玄剑派之中,但自得传剑诀以来,苦苦修行,打磨根基,无意中将本心深藏,如剑在囊中。今日为叶向天护法,斩杀血河妖魔,无意中将自身杀伐之意激发,居然暗合太玄剑派剑术之意,一招之间,剑光大盛,连带凌冲本心之中,亦自生出大欢喜、大自在。

    凌冲一剑斩杀妖魔,抱剑凝立,双目如电,望向血河深处。叶向天百年以来,几乎都在太阴火树之下端坐悟道,太阴火树乃是血河天生的克星,最善汲取血河本源,壮大自身,叶向天本身亦是剑术高强之辈,历年死在其手的血河妖魔着实不在少数,血仇极深。如今叶向天闭关炼法,连带太阴火树亦威能全失,正是报仇雪恨的良机。尤其叶向天一身元气浑厚,太阴火树更是灵根一流,若能掠夺其元气,足可以将一个普通妖魔眨眼推至元婴之境,可谓是一步登天。这等诱惑,谁能抗拒?

    血河之中血浪翻涌,无数双血红眼睛,俱都望向中央太阴火树之下端坐的叶向天。叶向天双目紧闭,周身真气如沸,显是炼法已到紧要关头。此时若能攻入他内圈之中,定可将他从境界之上打落,重伤垂死,任由摆布。

    凌冲将手中寒铁剑一划,森森剑光之中,朗声喝道:“太玄弟子凌冲在此,若有不怕死的尽管上来,瞧瞧我手中这柄寒铁剑究竟锋利也未!”血河妖魔亦有许多开启灵智,智慧不下于人,听闻太玄剑派的名头,略略犹豫。当年血神道人倒翻太玄,却被郭纯阳剑斩六大分身,灰溜溜逃走,连个屁也不敢放。太玄派赫赫威名,着实镇压血河一脉。一些老成持重之辈思忖片刻,悄悄离去。血河之下,另有无穷空间,这些血河妖魔若肯安安稳稳呆在其中,也不愁吃喝,只是垂涎世间生灵血肉灵气,又贪图地表花花世界,无时无刻皆思杀入凡间。

    凌冲凭太玄剑派的名头,着实吓退不少妖魔,但亦有许多妖魔眼见他不过一个凝真境的小子,敢大言不惭,打定主意,杀死他与叶向天,夺取太阴火树之后,立即返回血河,终生不履地面,太玄剑派便再霸道,还能降血河煮干,擒杀自己么?血水幽幽,摇荡潮生,无数双赤目死死盯着凌冲与叶向天,随时可能扑将上来。

    凌冲从未指望仅凭太玄剑派的名声,就把这许多妖魔吓退,战意熊熊高涨,掌中寒铁剑亦是剑光森寒,他一双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毫不怯懦的反瞪回去。只听两声怒吼之间,两道身影同时自血河扑出,直奔凌冲杀来。这两只妖魔只是胎动境的法力,全身,修为低微,当是被遣出,试探凌冲法力剑术如何。

    凌冲不言不语,左足踏上一步,寒铁剑轻轻划动,剑光轻颤之间,已自两只妖魔脖颈处切过。两只妖魔头颅飞天,身躯兀自向前冲刺良久,方才重重躺倒在地。一剑之间,举重若轻,连毙二敌,用的却只是平凡之极的剑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