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三五 涵渊重水 延寿仙丹
    叶向天道:“师弟如今身兼洞虚剑诀、星斗剑诀与太清符术三**诀传承,想必也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 23us.最快只是此事恩师早有计较,也为师弟谋划了一条出路,总是光明大道,师弟不必多疑猜忌,只勉力修行,总有你的正果。”

    凌冲颔首道:“师兄放心,此事小弟省得,必不会疑法疑师。”叶向天笑道:“那便最好。为兄受师弟护法之恩,无以为报,师弟如今所修道术皆是天下第一等传承,也不必我来置喙。便告知师弟一处宝藏所在,权作报答罢。”凌冲耳朵一下竖了起来,屏息倾听。

    叶向天续道:“我等剑修之辈,一口上佳剑器在手,剑术威力当可更上层楼,战力暴涨。师弟修炼的两门剑诀,皆是以气成剑,不假外物。但若有一柄神剑在手,亦不无裨益。铸剑法门我已传授师弟,最难者乃是炼剑的宝材。恰好为兄知晓在北冥深极涵渊之处,万丈寒水之下,蕴含了一道涵渊重水。此水周流寒川,奇寒无比,师弟若能得之,铸炼成剑,当可为本门放一异彩。”

    那涵渊重水乃是后天妙物,奇寒无匹,在北冥寒川之下孕育万载,灵性已通,正是炼就飞剑的上佳宝材。这还是当年叶向天云游天下之时,无意中于北冥发觉,不曾走漏了风声。只是那道涵渊重水当时游荡不羁,无有定性,居然跑到玄女宫禁地之中,叶向天自忖若是强行收取,不免要得罪玄女宫之人,使两派交恶。因此不曾动手,留待今日,指点凌冲前去收取。

    凌冲奇道:“难道真水亦可铸剑么?”叶向天微笑道:“所谓万物无不可为剑,五金之物可以铸剑,水行之气为何不能?须知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便是这个道理。师弟若能得手涵渊重水,只需以本门心法铸炼,自可成就一口好剑。这柄飞剑还可随你修为增长,威能日强。待你修成纯阳,未始不能将此剑演化为一口先天玄冥真水神剑!”

    涵渊重水若能得返先天,便是七大真水之中的玄冥真水,冻煞万物,冰封乾坤,威能无穷。但若要做到那一步,还需凌冲自家证道纯阳方可,现下只是一个小小修士,远谈不上那等境界。叶向天一席话,等如给凌冲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尤其万物无不可为剑之语,更令他感悟良多,心下轰然震鸣!

    叶向天又道:“师弟如今所修道法太多,尚有符文之法还未精研,看似贪多嚼不烂,其实只要你以洞虚剑诀为根基,一以贯之,其余道法无论剑术还是符法,皆为枝叶,便可立其大意,不偏不倚。这一点师弟心中务要分明才是。”

    凌冲点头,他对寒铁剑十分眼热,洞虚剑诀、星斗元神剑诀皆不需以外物铸炼飞剑,纯以剑光取胜,但也要自家修炼到十分精深地步方可。不似一口五金炼就的飞剑,只要催动其中禁制,亦可放出剑光剑气对敌,锋锐之处,还要强于真气铸炼的飞剑。

    只是寒铁剑连叶向天也瞧不上眼,他也不肯轻易开口讨要。果然就有了意外收获,若将涵渊重水到手,即便功力不够,也可铸成一口上好剑胚,留待日后之用。尤其他修炼北方玄武七宿星神法,内中就有操御先天壬癸神水的法门,以水御水,施展起涵渊重水剑来,便也十分灵便。

    叶向天末了说道:“修行之道,洞虚剑诀与星斗元神剑诀,恩师与大师伯已将秘奥传授于你,至于修行如何,要看你自家努力与机缘。为兄多说无益,尚有一事,恩师命我转达。本门符剑之术本是历代长老参考了太清门散轶之符文精义,糅合本门剑术创成,本欲一并传你。只是你如今已有正宗太清符经在手,其上便载有太清符剑法门,比本门所传精妙百倍。”

    言尽于此,凌冲已然明白,郭纯阳之意,是命他参悟太清符剑之术,以太清之石,攻太玄之玉。太清门以符之道称雄一世,怎会无有符剑法门?就如太玄剑派得了太清符,忍不住自创符剑之道一般。太清门得了剑修之道,定会创出符剑双修之法。如今符剑双修之道,最为精深者乃是正一道。但太清正传符经出世,太清符剑之术亦重见天日,定不会令正一道符剑之法专美于前。

    叶向天将手一翻,掌心中现出一只小小玉瓶,说道:“本门门规,有功必赏。师弟将太清符经到手,乃是奇功一件,恩师特意赐下七粒大还元丹。此药功能淬炼真元,药效极强,师弟如今莫要服用。待到日后修炼罡气之时,吞服此药,可助你锤炼罡气,大有裨益。”

    凌冲心下一震,他虽未修炼过罡气,却也多读道经,知晓炼罡之时,若能将真气与天罡之气双双纯炼,无异于锤炼道基,日后前途远大,远超一般修士。此丹之价值,简直无可估量。太玄剑派世传剑术,不善炼丹。这七粒大还元丹,还是当年上代掌教在位,寻了一位散仙,花费许多宝材宝药作了添头,才炼成一炉共计四十九粒,专为赐予门下弟子炼罡之用。历年用度,只剩二十几粒,郭纯阳一口气便赏了凌冲七粒,可见对他寄予之厚望。

    凌冲双手接过,珍而重之藏在怀中,忽然心头一动,说道:“师兄,师弟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家中祖母、双亲年迈,不知……”叶向天道:“我知师弟心意,神仙也是凡人做。历代弟子中,皆有双亲长辈,为其求取延寿仙丹甚至私传修道法门者,所在皆有。只是我等身入道门,乃是多世修积所种善果,当要珍之重之,勿矢勿离,家中之人自有其缘法,相比我等修道,逆天而行,如履薄冰。凡人无知无觉,过此一生,也未必就是坏事。”

    “只是我辈练气之士,法力滔天,行的便是逆天之事,既然身入道门,又怎会不为自家血亲谋些好处?师弟所求为凡人延寿祛病的丹药,本门所在多有,归于三师伯管辖,你若想要,为兄替你去求来便是,此事甚易。只有一事,你要切记,本门功诀法门,不得掌教允准,万不可私传外人,否则有灭门之祸,慎之慎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