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三六 分化神念 磨炼剑术
    凌冲大喜道:“有延寿祛病丹药师弟已是心满意足,怎敢私传法门?请师兄放心便是!”他还不知只为了一本太玄剑经残谱,狄谦亲族已有数十人被杀,连带另一个世家被连根拔起,可见太玄剑派对于道诀看管之严。 23us.最快凌冲也知玄门道诀修炼起来,多么不易。自家若非机缘巧合,有叶向天接引,拜入太玄,如今顶多在金陵城中考个小小功名,每日练就几招剑法,引以为傲,就此终了一生,岂会似现在这般,修炼剑诀,挪移剑光,好不快意?

    玄门功诀,若是无有师傅引入门中,外人贸然修炼,绝难入门,反而走火入魔的机会更多一些。何况他敢私传道诀与家中,郭纯阳定然翻脸,将他满门诛绝,两厢对比,除非凌冲的脑袋很有些贵恙,才会选那一条最为凶险的路数。

    叶向天既然开口,说为他求取延寿灵丹,必然不会食言。凌冲心下宁定,再无所求。叶向天道:“为兄亦要在太阴火树之下修炼,师弟可随我一同。”凌冲早有决断,摇头道:“此处乃是血河源地所在,又有太阴火树与师兄镇压,等闲妖魔不敢上岸,小弟意欲锤炼剑术,在此地多有不便。就请师兄将我送至那处血河支脉,好歹还有几只小妖魔练手。”

    血河源地中,有太阴火树摇荡,先前郭纯阳又御使诛魔宝鉴与血神道人大战一场,还有百炼道人、庚金神剑出手,场面恢弘到了极处,一般的妖魔,只要不成玄阴,早就躲得远远地,哪敢露头?凌冲想用余下几个月时光,磨炼自家剑术,选定那一处血河支脉,最为合适,又有珠儿护法,万无一失。

    叶向天颔首道:“也好,既然如此,我就送师弟往彼处去。有珠儿前辈镇压,也可放心。师弟闭关期满,可自去下山,不必再来寻我。”拉了凌冲之手,向前一步,足下一圈微弱火光闪过,已来至当初那一处血河支脉,叶向天将他送来,转身便走,毫不停留。

    凌冲向他背影深施一礼,转头望着滔滔血河,沉吟不语。此处血河支脉亦是广大无极,但也比不得血河源地那等夺先天造化之玄妙,其中孕育的妖魔也不少,尤其远离源地,不曾被大战余**及,这些妖魔不知有所敬畏,凌冲有把握将其一一引出,借以磨炼剑诀剑术修为。

    珠儿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在岸上蹦蹦跳跳。她身为法宝元灵,不去寻别人的晦气已是乖巧,凌冲也不担心她有甚么危险。他请珠儿隐匿虚空之中藏好,只等自己深陷险境,不克自救,再出手搭救。珠儿只当是与她玩捉迷藏的游戏,欢欢喜喜躲入虚空之中。

    凌冲盘膝端坐,也不修炼玄武星神法,只将星力运转周身,抵御血河真气侵蚀,专心运化丹田中玄剑灵光幻境剑光。如今玄剑幻境**有三道根本剑光,分别为承乾、破魔与中平三剑。三道剑光皆是凝真境界级数法力,八重禁制圆满。其余尚有许多散碎剑光,游走不定。

    凌冲有了运炼三道剑光之经验见识,知道再欲运炼新的根本剑光,则需有另一道激引才是,但这等机缘往往求之不得,须要自然而然方可。故此也不着急。洞虚剑诀所言,玄剑灵光幻境突破境界,并非是根本剑光越多越好,否则世上玄魔两道门户众多,功法亦如满天繁星,要将其功法尽数见识一遍,全数演化为根本剑光,直如说笑一般。

    洞虚剑诀修为提升,不靠根本剑光多寡,而看玄剑幻境所孕真气多寡与根本剑光祭炼的圆满与否。以凌冲现下修为,三道根本剑光禁制圆满,本就可以强行冲关,因此郭纯阳才为他打算炼罡之事。他也不愿再多生枝节,此次在血河中修行,就是为得磨炼剑术,不关道行。

    他将心神沉入玄剑灵光幻境之中,冷眼旁观剑光次第演化。阳神却在紫府中,依旧修炼喝天功与玄门九字真言密咒,壮大神魂之力。这便是修成阳神的好处,可以分心为二,互不侵扰。随着修为日深,魂力壮大,修士的神魂亦可以念头形式,化散开来,甚至修到金丹级数,还可分化神念,无论祭炼法器还是操控法术,皆是妙用无穷。

    凌冲在凝真境修为,只能分出几枚念头,却也感到十分好用,修行效率一下子提高了不少。他在静坐修行,血河中果然有妖魔按捺不住了。生灵阳气精血对于血河妖魔而言,是最难抵挡的诱惑,只要吞了下肚,就能提升修为,大补元气。因此血河妖魔才会那么不遗余力,也要冲出地表,屠杀生灵。

    血河支脉浪起,一只妖魔扑将出来,大手一挥,数道血河真气化为三股魔叉,上有魔火喷涌,一发杀来。这只妖魔亦是凝真级数,甚是狡诈,懂得分击合围之道,自家躲在魔叉之后,伺机出手。

    凌冲运炼真气,以一枚念头观瞧周遭,见这妖魔窜出,想也不想,指尖一道剑光飞出,正是中平剑光,一剑抖出数朵剑花,平淡之中见玄奇,迎上魔叉、妖魔。剑光过处,魔叉上魔火先自消灭,剑光一抹,魔叉亦分为两段,那妖魔大惊失色,不料自家法术如此不济,转身要逃。

    凌冲为叶向天护法,连凝煞级数的大妖都杀了几个,何况是凝真境界的小妖?剑光趋前,吞吐之间,绕过那妖魔脖颈,将其斩首,尸首落入血河。这一招中平剑可谓化腐朽为神奇,深得玄门剑术三昧。凌冲就似作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根本不曾分心他顾。

    晃眼便是数十日过去,凌冲专念运炼剑术修为,总有妖魔蹦上岸来,寻他厮杀,所用血河神通亦是五花八门。但修为俱都不高,最厉害者也不过凝煞级数,连金丹境界的血河妖魔都不曾出现,想来是被郭纯阳与血神道人那一战吓破了胆,不敢露头。凌冲如切瓜砍菜一般,尽数杀了了事,珠儿嫌弃躲在虚空中太也气闷,索性跑了出来,就在凌冲身边,看他炼法。有这位老祖宗坐镇,稍有眼力的妖魔更不敢出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