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零八 上古洞府 天禽道人
    

    

  章二零八 上古洞府 天禽道人



    

    


    


    


    


    凌冲执意留下两粒大还元丹,碧霞和尚坚辞不受,只得作罢。见碧霞和尚受了法力反噬,全无精神,要运功调养,便即告辞。

    凌冲心下颇为不爽,算计萧厉行踪,连带碧霞和尚身受重伤,这份人情欠的极大,不知何时能还。一路郁郁,回至金陵,忽然想去望月楼小酌一杯,权遣心怀,信步而去。

    望月楼依旧是当年模样,内中全然翻修一新。当年凌冲现在楼上偶遇大幽神君,又与杨天琪大战,几乎将望月楼拆了。离开金陵之后,望月楼东家不知烧了多少柱高香,酬谢神恩,让这个煞星早早走开。

    凌冲迤逦上楼,早有伙计认出是凌家二少,急忙上前寒暄。他要了临窗一处座位,点了四样小菜,一壶烫酒,慢慢自斟自饮。

    此时已当正午,正是饭点,望月楼上生意极好,高朋满座,推杯换盏之声不绝。凌冲浅酌小饮,全然不问外事,仿佛遗世,悠然自得。

    忽然楼梯声响,三人前后上楼,皆是身量极高的中年汉子,皆作道家打扮。一人黄脸、一人白脸、一人黑脸,黄脸道人见楼上座满,微一皱眉,似有不悦。一旁伙计忙即上来笑道:“三位大爷来的不巧,小店刚好客满,连雅间都包了出去。您三位若是愿屈尊等等,就请楼下看座,若是不愿,小店愿意奉送一斤上好花雕,权作赔礼。”一面笑一面作揖。

    望月楼老板极会做人,这一番说辞下来,大多数客人皆能认可,又不会得罪老主顾。谁知那黑脸道人喝道:“甚么屁话!你家道爷既然来此消遣,管你甚么雅间客满,还不去给道爷腾出一间来!不然仔细你的狗皮!”伸手去抓那伙计。

    一旁白脸道人伸手一拦,阴笑道:“常兄何必与他一般见识,难得齐师兄有此雅兴,要来品尝一番人间滋味,还是让小弟来罢,没得伤了和气。”黑脸常道人见他出手,哼了一声道:“既然司马龙师兄出言,就瞧在你的面上,绕了这小东西一回!”

    黄脸姓齐的道人轻咳一声,说道:“我等还有大事在身,且草草一饱就是了。”黑脸常道人暗骂:“是你个龟儿子要来这望月楼吃饭,老子替你赶客,你老小子却又来做好人!”

    恰好一桌四人食毕,会过了钞下楼。三人便占了那一桌,常道人大呼小叫叫菜,皆是点的生熟肉食,末了又叫了两坛好酒。片刻间酒菜齐备,三人就豪饮起来。

    凌冲冷眼旁观,这三人皆是修炼正道功法,凝练罡气之辈。齐道人与司马龙修为最高,乃是炼罡境界。黑脸常道人差些,与他一般为凝真之境。三人举止绝非玄门七宗之人,怕是散修一类。凌冲正自有些烦闷,便偷听三人谈话,权作解闷。

    三人皆是海量,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酒过三巡,黑脸常道人忽然口唇蠕动,却不发声。凌冲一怔,运用真气一探,才知三人以真气传音,类似于江湖之上秘传之传音入密,只是以玄门法力催动,更见精妙。

    凌冲运用玄武七宿法力,星宿道法本就采炼虚空星光,乃是上乘虚空法门,果然捕捉到三人周遭空间波动。只听常道人道:“这酒肉倒也不错!这几年闭关炼宝,嘴里都淡出鸟来!”

    齐道人淡淡道:“这望月楼厨子功夫一流,乃是金陵城中有数的馆子,许多达官贵人也喜爱在此喝上一顿。”司马龙道:“齐兄将我等汇聚此处,所言大事,究竟是何事?”此人生就一副白脸,开口说话亦是给人阴森森之感。

    齐道人浅饮一口,说道:“此处人多嘴杂,却也甚是安稳。等闲人物也不会到此窥探我等阴私。实不相瞒,我请两位贤弟来此,是为去攻打一座前人所留洞府!”

    常道人与司马龙立时来了精神,修道界中常有修士发现前辈练气士所遗洞府,有的运道好些,得了几卷传承道书,就此发迹,还有的运道差些,连洞府护门禁制也攻不破,空欢喜一场。但一座前人所留洞府,一般而言,皆有许多宝物,足够他们这些散修小发一笔横财。

    这三人合称九连三煞,只因方入道时皆在一处九连山中修行,偶然遇见,三人功力相若,谁也奈何不得谁,就此结下一段交情,也曾合伙做了几件大事,着实得了不少甜头。

    司马龙最是工于心计,心知齐道人是个吃独食的性子,既然唤来二人,想必是自家无法一口吞下,要仰仗二人之力,开口问道:“不知齐兄所言洞府,是何人所留?”

    齐道人夹了一口菜,放入口中慢慢咀嚼。司马龙见他卖关子,只微微阴笑,亦呡了一口酒。唯有常道人性子暴躁,追问道:“齐兄莫要卖关子,到底是怎么个来龙去脉,且说清楚再吃不迟!”

    齐道人知他藏不住事,笑道:“此事还要从我那侧室桃红说起。”司马龙与常道人皆知那桃红乃是天欲教弃徒,学了几手粗浅天欲教道法,中途叛门而出。她修为浅薄,根本无有服用天欲丹的资格,天欲教也懒得抓她回去,就让她逍遥快活了几年。

    桃红无意中与齐道人结识,恋奸情热,勾搭一处,只是她天欲教道法学的不精,面首三千的陋习却承继了下来,不敢寂寞,背着齐道人在外面胡天胡地。齐道人也不计较,由得她去。

    这一日桃红无意间提起一事,说道新近勾搭的一个面首,自称乃是玄门宗师天禽道人弟子,知晓许多隐秘,还得意洋洋的跟她吹嘘。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天禽道人乃是有名散修,修为深厚,尤其精通百禽鸟语,禽类天性趋暖避寒,年年往复飞行,知晓许多秘闻,天禽道人借着与百禽交流,将这些秘闻尽数握在手中。

    只是天禽道人为人谨慎,极善自保,知晓自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长此以往,总会被人惦记,早早就隐匿行踪,又求人以先天神算,算出几处与自家大有缘法,取之无妨的洞府宝藏所在,径去取了,得了几部精妙道书,闭关数百年,出关之时,已是脱劫级数修为,自忖有了几分自保之力,才不肯再藏头露尾。选定了一处山场,开山收徒。

    那与桃红勾搭的奸夫正是其门下第七弟子,修为不挤,却最好女色,被桃红勾搭,情到浓时,将此事说出,被齐道人知晓。齐道人亦是心狠手毒之辈,当下不动声色。侯了几日,待那奸夫再与桃红相见之时,猝然发难,将之擒获,用尽酷刑,从其口中撬出几则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