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一 太清符诏 联手探宝(求月票收藏)
    

    

正文卷 章二一一 太清符诏 联手探宝(求月票收藏)



    

    


    


    


    


    眼见金乌破云,洒下无数道金光,滚滚灵江为阳光照彻,仿佛有数条金蛇乱钻乱窜,耀眼生缬,却始终不见三人人影。沙通略有焦躁,凌冲却是好整以暇,甚至还偷闲修炼了一番太清真气。

    若江下洞府真是太清大修士所留,唯有同源之太清真气方能将之催动,凌冲算是临时抱佛脚,好歹修炼了一层太清真气,虽然稀薄,也聊胜于无。好在太玄剑气与太清真气皆是修为浅薄,又同属玄门正宗,同源别枝,一时不至有相冲之虞。忽然耳朵一动,捅了捅沙通。

    沙通一愣,不过数息之间,先后三道遁光自天外飞来,落在灵江之上。正是齐道人三个,三人也不耽搁,略一交接,各自捏定法诀,投入江中不见。

    沙通性子急躁,就欲飞身跟上,凌冲一把拉住,摇了摇头,指指天外。沙通半心不已,姑且等了盏茶功夫,居然又有一道粉红光芒飞来,现出一个妖娆女子,轻纱遮体,粉股雪臂十分美貌。却是凌冲的老熟人,天欲教的雪娘子。

    当年她勾搭大幽神君,请他出手去癞仙金船中取移情丹。凡天欲教弟子,修为有成,皆需服用一粒天欲丹,此丹下肚,任你贞洁烈女,立时沉沦欲海,永无回头之日。还要受天欲教主挟制,一生反叛之心,立有六欲神雷轰顶,毁去一身道行功力,生死两难。

    雪娘子早有自立之心,苦于受制天欲丹药力,不可自拔,将赌注压在大幽神君身上。谁知那厮贪心不足,得手移情丹,并未交付于她,狮子大开口,非要其以天欲教秘传《六欲化情魔典》交换。那道化情魔典乃是天欲教镇派宝籍,等闲弟子根本连见都见不到。唯有被天欲教主看中,方能得传其中一道法门。凌冲于东海所遇鲛人公主便是天欲教主亲传弟子,所修乃是化自六欲魔典中的一门功法,却也无有资格纵览这部宝典。

    雪娘子空自算计,搭上了色相,也未将移情丹到手,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回天欲教总坛盗取六欲魔典。便在此时,忽然接到一则讯息,当年服侍她的一个丫头,以秘法联络她,说道无意中得闻一处太清门修士所遗洞府,内中说不定留有太清符法秘经。

    那丫头正是桃红,叛教脱逃是假,潜入正道门户打探消息是真,不过其修为低微,不敢潜入玄门大派,只在齐道人这些个散修圈子中兜转。这些丫鬟天欲教放出去数百位,谁知真就获得了这样一则大消息。

    雪娘子本未当回事,转念一想,当年太清门横压天下,为玄门第一大派,所传符箓之道精妙之极,亦有寄托元神,成就纯阳之法。若能得到其修炼阳神之道,凝练神魂,说不定能找出对付天欲丹之法。动了心思,正要联络时,桃红却忽然没了回音,暗道不好,顾不得一切,忙即赶来。

    桃红曾道那处洞府就在灵江之中,雪娘子狡诈阴狠,守在往来灵江的必经之路,果见齐道人三个一路而来,隐踪跟随,入江而去。雪娘子已见凌冲与沙通埋伏江畔,往二人所在望了一眼,娇滴滴道:“两位同道想必也是为了那江下洞府而来的罢?小女子势单力孤,不弱我们联手攻破禁制,至于其中宝物,大家各凭手段如何?”

    凌冲想了一想,也不掩藏行迹,哈哈一笑,与沙通双双现身,沙通运用法力,二人足下托起一朵水莲,来至江上,与雪娘子相对而立。雪娘子见沙通面相憨直,凌冲却是个丰神如玉的少年,心又起,一双妙目只在凌冲面上勾转。凌冲给她瞧得颇不自在,故意一声长笑,说道:“雪娘子,你也莫要拿出那副媚态,须知我等乃是太玄剑派嫡传弟子,玄门正宗,不吃你那套之术。江下乃是太清门当年故府,我太玄剑派势在必得。至于与你这邪门歪道联手,却是万万不能!”

    雪娘子乃是金丹修为,若是凌冲自家在此,一个区区凝真境界,早就捉去采补的欲仙欲死了。但有沙通在旁,龙鲸一族本就是天妖之类,法力雄浑远超人族修士,一身水系法力澎湃之极,震慑的雪娘子不敢妄动。

    雪娘子听闻太玄剑派的名头,再一瞧凌冲周身剑气勃发之相,信了七八成。太玄剑派沉寂两百载,重光之日,门中百炼长老炼就纯阳,大长老炼成法宝,尤其掌教郭纯阳以一己之力,斩杀先天血神六大分身,逼得血神道人狼狈而逃,不敢露面。可谓一战震惊玄魔两道,有传闻道郭纯阳虽非纯阳境界,战力却直逼真仙。太玄剑派一门三大纯阳,数件法宝,着实令人心惊。

    雪娘子果然十分忌惮,一声娇笑,说道:“这位小兄弟居然是太玄高第,难怪小小年纪,修为如此精湛。只是江下太清洞府,必有厉害禁制守护,等闲之人贸然攻打,怕是讨不了好去。姐姐特意求人祭炼了一面符诏,专能克制阵法禁制运转,小兄弟还是和姐姐一道,有此符诏在手,再加弟弟精妙剑术,内中宝物法诀岂非唾手可得?”

    说着笑吟吟取出一面符诏,迎空一晃,发出条条彩光。凌冲凝目望去,那面符诏有巴掌大小,似乎是玉符所炼,内中满是线条勾勒,神秘之极。他修炼过正宗太清符术,一眼望去,到能认得几个符箓,但那面符诏中足有数百个符箓勾连彼此,起承转合,复杂之极,不能认全。但玉符所发法力波动,确是正宗太清法力无疑,显是雪娘子背后尚有一位精通太清符道的高手。

    凌冲故意冷笑道:“雪娘子却是那我们师兄弟作刷了!谁不知太清门早已飞灰湮灭数千年,世上早无太清高手,你这一面玉符分明是新近炼制,谈何能克制洞府禁制!”

    雪娘子笑道:“小兄弟果然心思聪慧,却有所不知。当年太清门覆灭,门中一干长老死的死,逃的逃,却还是有几条漏网之鱼剩下,带了门中典籍,避世隐居。一代代传承下来,姐姐找的便是其中一支的修士,这面玉符看似光洁如新,却是其祖师传下,乃是当年专以进出太清门要地所用符诏,对付江下洞府禁制当不在话下。如何?想不想和姐姐联手?”

    凌冲暗思有理,太清门何等势大,根本不可能一夜之间灰飞烟灭,总有传人流落世间,何况传说真正的正统真传早就被修为高深的长老带去了域外,开枝散叶,再辟传承。雪娘子能寻到当年太清门故老,自也无甚稀奇,但太清门遗孤居然愿意与雪娘子联手,着实令人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