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二 太清洞府
    

    

正文卷 章二一二 太清洞府



    

    


    


    


    


    他假作想了想,悄声向沙通传音道:“沙兄能够出手制住这荡妇?”沙通回音道:“我与她同是金丹修为,本不难将她压服,只是天欲教法术素来闺蜜,若是着了她的道……”言下之意对雪娘子一身媚功甚是忌惮。沙通如今还是童身,大妖修炼不似玄门羽士,非要保守元阳不可,到底还是少要分心旁观。尤其天欲教又是出了名的败道,专一引诱正道中有前途的少年修士。

    凌冲对天欲教妖媚入骨的道法亦是深所忌惮,唯有与虎谋皮,瞧瞧那枚玉符是否真能破解太清洞府禁制,那时再行出手,阻拦雪娘子劫夺洞府之中宝藏,至于天欲媚功,唯有以道心定力相抗,想来加上沙通,也不必惧怕这风子。

    故意说道:“既然如此,我师兄弟就与雪娘子联手一回,大家各凭本事,争夺宝藏罢!”雪娘子娇笑一声,一双秋波只在凌冲面上打转,心大动,凌冲修持玄门道法,又是童贞真阳,最是这些天欲妖妇的心头好,若非太清洞府当前,雪娘子总算还未色令智昏,早就不顾一切,拿下凌冲,剑及履及了。

    雪娘子笑道:“既然如此,两位请随小女子来!”当前遁入江中。沙通本就是水中的霸王,亦自跟上。凌冲修炼北方玄武七宿星光,内中就有先天壬癸神水变化,以水御水,更是游刃有余,但他不欲暴露星宿道法,思来想去,忽然运起玄鲸吞海功,周身水流升腾,亦自入江。

    沙通望了他一眼,若非自家老祖留言,命他将玄鲸吞海功传给这小子,说甚么轮不到他来修习龙鲸一族亘古相传的秘术。只是沙通所传不全,凌冲所学只是其中皮毛,仅能增加汲取周遭元气之速而已,真正的玄鲸吞海功,炼到最高境界,万物皆可吞噬,演化为无穷水行元气,一吸一呼之间,提挈造化,惊人之极。

    玄鲸吞海功是龙鲸一族镇族功法,凌冲就算学得皮毛,用来操御水流却尽也够了。灵江为大明境内第一大水系,纵深数十丈,江底世界亦是五色斑斓,三人无心观瞧,直向下潜去。那处洞府就在江底之处,行了半个时辰,水中忽有阵阵法力波动传来。

    三人对望一眼,各自隐去身上宝光,慢慢前行,却见江底微光照处,果有一处洞府,其上笼盖一道金光,涟漪阵阵,散发着道道玄门正宗的法力波动。金光之下,却是一片道观,残瓦断壁,占地有数亩方圆,形制极古,绝非近时之物。这片道观手笔极大,非有无穷财力,不能建造。

    那道金光起自道观正中一座大殿之中,护佑道观不受江水侵蚀。此刻却有三道遁光,发出无数法术,强行攻打,正是齐道人三个。沙通在灵江中逍遥了几日,却不知江底居然别有洞天,十分好奇。凌冲借着水遁,扬目望去。

    黑脸常道人手使一柄飞刀,正是离魂刀,每一挥舞,就有数道刀气纵横,斩杀在金光之上。黄脸齐道人则御使一柄飞剑,剑光飞舞之间,与常道人配合,攻打金光禁制。那金光禁制已然存在数千年,无有修士主持,运转之间十分生涩,极少变化,被二人联手,只能被动抵御,不克分出法力还击。

    齐道人与常道人两个打得不亦乐乎,一旁司马龙手托一道五色奇光,内中一道小小旗幡招展,似乎正在默算阵法运行方位。雪娘子传音道:“一般护持洞府的法力禁制,与其中修士境界相差仿佛,这座洞府护法禁制在金丹之上,法相之下,当年主持此处的太清修士当是一位元婴真君,只是不知为何弃了此处。”

    雪娘子风骚冶荡,见识却真也不俗,凌冲好歹见过数场真仙级数大战,知他所言非需,且越靠近那处废弃道观,自家身上微薄的太清真气便越是波动的厉害,显然金光禁制亦是以太清法门祭炼而成。此处定是太清故地无疑。

    齐道人与常道人一面狠力攻打,一面叫道:“司马兄!快些!”司马龙双目瞬也不瞬,定住五色旗,这面小旗有一桩异能,能操控五行之力,又善穿梭虚空,寻找阵法禁制中薄弱之处,一钻而入,实是盗取修士洞府宝物的不二之选。

    三人算计极深,先有齐、常道人出手攻打,引得金光禁制发动,无暇他顾,再有司马龙算计阵法运转,寻处一处破绽,再用五遁旗接引三人安然入得洞府。这道观存世数千年,金光禁制早就衰弱到了极点,饶是如此,也有金丹级数威力,三人还要攻打好一会。

    司马龙忽然叫了一声:“着!”终于抓住一线良机,寻到了阵法的一处破绽,他心思缜密,却不忙立刻发动,而是指挥齐、常两个继续攻打,果然,又过两个时辰,先前那处破绽又自出现,这一回司马龙早有决断,一口真气喷在掌心五遁旗上,旗面大方光华,蓦地化为五色奇光,裹起三人,直直穿破金光禁制,居然丝毫无伤。

    雪娘子待三人入了江底道观,又等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笑道:“事不宜迟,我等也进去罢!”凌冲暗骂她狡诈,故意落后齐道人三个,令其先行探路,有甚机关埋伏也早已暴露,自家却来捡个大便宜,心头更是凛然,暗自防备。

    雪娘子取出那一道玉符,扬手打出,却见玉符化为一道精光,滴溜溜直转,发出无量如水清光,与那金光禁制交接,金光禁制登时一滞,中间破开一处大洞,江水却不趁机倾压下来,显是另有禁制妙用。

    雪娘子见这面玉符果能克制洞府禁制,喜笑颜开,当先钻入其中。凌冲与沙通亦自跟上。透过金光禁制,三人直落观中庭院,观中十分干爽,十分透亮,显是仙家妙用,非比寻常。

    一条石道直通前方大殿,身后乃是观门,如今看来,那处大殿才是这处道观核心所在,若有甚么法宝符法之类,也当藏于彼处。石道两旁偶见断剑、拂尘、符纸,俱都腐朽不堪,难当大用。大殿之前本有一座巨大香炉,却也被踢到一旁,香灰洒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