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二八 炼丹护法 侠女侠少
    

    

  章 二二八 炼丹护法 侠女侠少



    

    


    


    


    


    清元笑道:“弟子自小于炼丹之道颇有天赋,因此赵师特求周其师祖,传了我一门精修真火的法门,用以熬炼丹药,又可修行道法,两全其美。e小┡说ww┡w1xiaos惑师叔那朵血阳花,弟子以法力炼化,玄精丹丹方共计一十九种药材,最要紧的便是这一味血阳花,开炉之时,弟子与还清守住火候,默运功力。师叔只在一旁护法便可,四十九日之后,到了开炉之时,必有玄魔修士前来攘夺,师叔只要将之击退斩杀,容弟子从容收取丹药到手,便算大功告成。”

    凌冲对炼丹之事一窍不通,若只护法,倒还轻松些,大不了与人斗剑斗法,身为太玄弟子、剑修之辈,还未曾怕了谁。当下应诺,又特地赶去灵江,将沙通唤了回来。有一位金丹级数的大妖坐镇,终究要放心些。

    这几日为了太清遗府出世,天妖尸骸现踪,无数高手蜂拥而来,灵江之上一时热闹非凡,玄魔两道、佛门修士,加之旁门散修,足有上百位踏足金陵地界。

    当年癞仙金船出世,只择取有缘之人,玄魔两道大派自有长老为弟子推算,因此来打秋风之辈不多。太清遗府现世,太清门传承断绝,并无高手镇压场面,有心人便动了心思,欲趁此良机,打捞一笔,无论是太清道法传承还是天妖尸骸,皆是旷世之宝,由不得人不动心。

    沙通本因玄天观是太玄下院,待着气闷,回灵江养伤,谁知灵江江上江底,比东海坊市还要热闹些,正邪高手络绎来访,神念此来彼去,搜寻不断,根本不得清净。凌冲特地来请,就顺水推舟,又至玄天观中。

    木清风与夺魂道人大战一场,被普渡神僧惊退。二人何等眼光,自知虚空湮灭,太清遗府与天妖遗骸尽皆失了踪影,就翻遍灵江江底,亦是枉然。因此神木岛与噬魂道反而无有一位弟子长老前来寻宝。

    沙通与凌冲双双盘坐与玄天观中,清元已然启炉炼丹,还清小道士跟随师傅多年,炼丹之道已有心得,处置药材,搬运炉火,得心应手,又充当煽火童子。那丹炉以火力炼丹,对火候把握至为关键,清元炼丹数十年,火候老道,自不用提。外丹之道,亦复精深之极,有那上古大能,毕生熬炼一炉大丹,丹成之日,霞举飞升。清元说起外丹之术,滔滔不绝,将关节、诀窍一一剖明,凌冲不欲学炼丹之道,还是自家采气练气来的妥当。

    沙通根基浑厚,小小内伤早已平复,正暗暗揣摩新到手的喝天功妙用,希冀能与龙鲸天音合练,对凌冲如何将这门太清秘术到手全部过问,这也是他聪明之处。喝天功脱胎自太清符术,震荡天音,精妙之处,实是越了龙鲸天音功夫。只是连凌冲都所得不全,比不得龙鲸天音传承来的完整,但两相参照,确是掘出先前不曾参悟过的妙用。

    但见沙通肚皮上鼓起一个个圆包,如小老鼠般窜来窜去,忽上忽下,胸腔中隐约可问滚滚雷音之声,又有天龙嘶吼,玄鲸轰鸣,却是将三种天音合在一处,炼神熬骨,形神双修,良久方歇,散去功力。见凌冲依旧采纳星力,修炼剑术,撇了撇嘴,甚是无聊。

    新得的吞星符靠不住,还有反噬之忧,唯有老老实实自家采集星力,应对炼丹人劫。静室之中,清元道人面向丹炉静坐,以自身温养一股本命火力熬炼丹药。那丹炉共有九孔七窍,仿人身之设,孔窍中时有热气喷出吸入,恍如人之呼吸,玄妙以极。开炉炼丹,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这一炉玄精丹要费七七四十九日苦功,沙通与凌冲就在观中静候。

    金陵城中,望月楼上,忽然来了一群侠女侠少,个个衣着华丽,背插长剑,共有五人,昂然上楼,一旁伙计忙上前引路,来至一间雅间。五人之中三女两男,为者乃是一个少年,生的器宇轩昂,气度不凡,落座之后先有一位少女娇笑道:“方胜师兄修炼贵派无形剑诀,不过数年已然迈入凝真境界,贵派长老诩为令姐之后又一位少年天才,似小妹这等资质平庸,可是着实羡慕的紧呢!”

    那少年方胜笑而不语,只是眼中颇有自矜之意。他是七玄剑派弟子,胞姐便是当年称为七玄剑派第一天才的方凝,早已修成金丹,如今闭关十年,希冀突破婴儿境界。

    方胜出身不凡,资质亦是一流,选了乃姐一般的无形剑诀,不过数年便有小成,此次静极思动,出山游历,结识了几位同道,志同道合,一起畅游天下,偶至金陵,听闻太清遗府出世,便赶了来瞧热闹。

    出言的少女唤作滕丽,与另一位少女滕娇是一对姐妹花,出身小门的修道世家,资质有限,颇有几分姿色,偶遇方胜,得知其出身七玄剑派,就有几分勾搭之意,一路曲意奉承,又不时展露风情,可惜方胜始终态度淡淡,不肯交接。见他又是一副矜持模样,不由心中暗骂,面上还要有如花笑颜。

    第三位少女颜茹亦是生的十分娇俏,只有十四五岁年纪,正是娇憨之时,与另一位少年颜青乃是兄妹,出身少阳剑派,亦是小门小户,在派中无有甚么根基,却也比滕丽滕娇这对散修姐妹花来的强些。

    颜茹笑道:“方胜哥哥,我听说前几年七玄门大长老的后人要拜入太玄剑派,不知是真是假?”方胜眉头一皱,秋少鸣仗着是大长老后人,甚得宠爱,连全套的无形剑诀都偷学到手,却在太玄拜师之时,一败涂地,灰溜溜跑回七玄剑派,只能重修无形剑诀。方胜早就视其为自家对手,见他吃瘪,自然欢喜,却不肯表露,只淡淡说道:“确是有位秋少鸣师兄,欲拜入太玄剑派,只是之后未得成行,依旧修炼的本门剑术。”

    颜茹掩口笑道:“我听说在太玄入门大比之时,偷偷修炼了无形剑诀,又输给了别人,这才无颜立足,灰溜溜跑回七玄山,真是丢死人了!”她年纪虽小,甚懂察言观色,早知方胜心高气傲,定必瞧不起秋少鸣这等丧家之犬,明里暗里出言贬损。

    果然方胜目中露出得意之色,口中却道:“终究是我七玄门一脉,此事颜妹妹不可再提。”恰有伙计端来一应菜品,又搬了两坛好酒,五人品菜饮酒,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