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三三 弃道人逃脱
    

    

正文卷 章 二三三 弃道人逃脱



    

    


    


    


    


    却见众修士中,一位少年目中忽然露出惊骇之极的神色,跟着整个身子轰然爆裂开来,化为漫天血肉,跟着一个个修士毫无反抗之力,自家引动自家真气,都爆裂成了团团血肉,数十团血肉化为条条血龙,往佛光之中扑去。

    弃道人被大旃檀佛光困入其中,不得脱出,佛光还去炼化他的噬魂真气,待到炼化完毕,就成了一个废人。数十条血龙饱含数十位修道人毕生功力真气,加之枉死之怨念、戾气,一与佛光相遇,正是正邪不能两立,大旃檀佛光镇压弃道人之余,就去炼化血污血龙。

    凌冲瞧得目瞪口呆,不料还有这般变化。数十名修士齐齐自爆而亡,玄天观上倒是寰宇一清,但情景太过诡异。沙通冷哼一声,说道:“噬魂道妖人之所以受人忌恨,并非只是侵占生灵神魂,奴役元神。还能操控人身真气,夺人精血元气。练气之士,无论正邪,不过体悟大道而已。若是法力足够,便道心不足,亦可强行触摸大道,问鼎至高境界,只是这样做法,隐患太多。噬魂道中,多有人贪图取巧,妄夺他人元气,融汇自身,想要强行证道,结果真气相冲,精血不调,自家倒先身死道消。”

    噬魂道魔种上身,神魂颠倒,身不由己,一身真气自然也成了别人囊中之物。玄魔两道练气士毕生都在打磨真气,增强修为,便凌冲这样剑术奇才,大多数修炼时间也花在了凝练周天星力上。

    噬魂道妖人有这条捷径,哪肯老老实实打熬真气?只需将魔种乱洒,自有人将辛苦一声修炼的真气双手奉上。但这样一来,隐患也大。修士有正邪,真气分玄魔,就只挑修炼魔道功法的修士强掠真气,也有不同门户之分,异种真气如体,靠着强横修为,初时还镇压得住,到后来真气越厚,镇压越吃力。

    修为越高,异种真气相冲也就越厉害,越需要再汲取他人真气镇压,如此饮鸩止渴,到了最后镇压不住,真气暴走,一发爆散了事,身死道消。这等修炼之法,可说是魔道中的魔道。有鉴于此,夺魂道人接掌掌教大位以来,颁下严令,不许弟子以此法修炼,否则以门规论处。

    但还是有人贪图近便,私下偷偷修炼。弃道人得了全套的噬魂法门在手,自是通晓这门秘法,眼见佛光一合,自家便要无幸,唯有铤而走险,以这门邪法汇聚修士真气,对抗大旃檀佛光。

    数十位修士修为参差不齐,但将真气汇聚起来,依旧堪比一位元婴修士之力,与大旃檀佛光一魔一佛,天生相克,斗了个不亦乐乎。旃檀佛光炼化异种真气所化血龙,对弃道人束缚就轻了些,弃道人趁机大喝一声,体内噬魂真气爆发,一伸一缩之间,已脱出了旃檀佛光困锁,他被碧霞和尚暗算,险些阴沟翻船,饶是神魂不清,也不敢再逗留,厉啸声中,化为一条鬼影,只在空中闪得一闪,已然不见。

    旃檀佛光失了弃道人踪影,也不追赶,反过来将异种真气所化血龙一包,急逾电闪,返回碧霞寺去了。数十修士来攻,到碧霞和尚出手,惊走弃道人,也不过两三个时辰,凌冲以两道根本剑光,力斗诸人,太玄真气告罄,连胸前大穴采集来的北方玄武星光也自用完。

    自从阴阳之气擒住了云天篆,仿佛见了天敌,非要将之炼化,便不肯再为凌冲精炼周天星光。好在星斗元神剑不愧为上乘妙法,便无阴阳之气洗练,所修星光亦已精纯,足堪敷用。好在星斗元神剑星力不必再加洗练,可直接催动玄剑灵光幻境运转,凌冲斗剑之时,多了许多方便。

    此时天高日清,来犯之敌或死或逃,走了个干净。沙通甚至郁郁,居然轮不到他出手,实在过意不去,若不能帮些忙来,待会丹药炼成,哪有面皮讨要?说道:“你先回复真气,我来帮你护法。”

    凌冲不疑有他,忙勾动北方玄武七宿,吐纳星力。他功力日深,不必每次借助伏斗定星盘,沟通星辰,意念一动,便有丝丝缕缕星力垂落,汇于穴窍之中。

    玄天观山下,方胜等一干少年男女本是说说笑笑而来,打得好主意,只当是甚么散修在此炼丹,只要放出自家七玄剑派高徒的身份,再许以重利,灵丹自然唾手可得。还未到山脚,就见黑雾散布,阴晦难明,方胜总算有些功力,心志不好,忙令四人寻个地方躲藏起来。

    就见一道佛光凌空而来,与一位积年老魔斗在一处,又有数十道遁光落在一座小道观中,与一位少年厮杀。通意老妖早已跑的没了踪影,方胜一眼认出是噬魂道的妖人,且魔功深厚,自家绝非对手,勒令几人千万不可出生,惊动了那老魔可不是好耍子的。

    及至弃道人牺牲数十修士,以真气化龙之法,挣脱佛光束缚,逃逸无踪。颜茹颜青两个还算有些见识,只面色煞白,滕丽滕娇出身小户,何曾见过这等血腥场面?当即吓得晕死过去。

    方胜心头震颤,却面不改色。颜茹颤声道:“方胜哥哥,我们还是回金陵罢!”方胜冷哼一声,道:“你们要回便回,那老魔仓皇而逃,并未将灵丹到手。此刻香气正浓,怕是即将出炉。那佛光起自本地碧霞寺,乃是楞伽寺下院,既已出手,必不会再来。富贵险中求,我若能得了灵丹,修为自可大进一步,总要试上一试的!”

    他心性也算刚强,抛开四人,昂然上山。颜茹与颜青对望一眼,终究不敢跟去,只将滕丽滕娇两个救醒,默默等在原地。方胜一路上山,来至玄天观外,正要喊话,只听满空嗡嗡之声大作,无数虫豸如云飞来。

    方胜目力过人,瞧出这些虫豸有每只有黄豆大小,口器锋利,振翅而鸣,心念电闪,已知是十万大山中的妖人出世,一拍腰间剑匣,一道匹练剑光飞出,绕身三匝,剑光轻颤如水,凡有靠近的虫豸俱被剑光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