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五七 玄武星神剑!
    

    

正文卷 章 二五七 玄武星神剑!



    

    


    


    


    


    清元道人曾言道:“师叔,本门剑诀皆赖太玄真气催动,玄精丹功能补益元气,师叔服用之时,不需用意,只如平常般西修炼剑诀即可,药力自能化为太玄真气。我不知师叔洞虚剑诀修炼到甚么境界,但若觉真气满溢,切不可再服丹药,须缓缓平静丹田,安宁气息,自可无事。”

    凌冲取了一粒指甲大小的玄精丹在手,一口吞下,依清元所言,不去管丹药如何化开,只一如平常修炼洞虚剑诀。玄精丹入腹,化为一线暖流,侵入丹田,经由太玄心法运转,转变为太玄真气。清元道人不愧为太玄门中炼丹的大高手,虽修为不高,但炼丹手段硬是要得,一粒玄精丹给他炼的全无丹渣,全部化为药力。

    玄门炼丹之术,讲求君臣佐使,诸般配伍,难免有药渣残留,就看炼丹之人功力如何。清元道人常年钻研炼丹之术,已是大师的手段,也因如此,耽搁了修为境界。赵乘风几次耳提面命,也不能改,最后只得罢了。其实千万修道人中,最后能修成纯阳,证就长生者又有几人?连赵乘风自家也不敢说定能修成纯阳,自己都还只是一位金丹真人,弟子清元是炼罡境高手,已不算给师傅丢脸。

    清元是炼丹成瘾,手段高超,一心要以外丹之术成道,只是这方世界中以外丹法门成道者,着实少之又少,几乎无有可能。他自家也早息了雄心,每日醉心炼丹,只求有生之年,多炼几炉神丹出来,报效师门罢了。

    一粒玄精丹入腹,药力化为真气,绵绵汩汩,流入玄剑灵光幻境中。凌冲也是许久不曾好生打量玄剑幻境,心神沉浸其中。见承乾剑光如天柱高耸,巍巍凝立,托起玄剑幻境。有此一道剑光,玄剑幻境方能固若磐石。

    另有中平、破邪两道剑光矫矢不定,剑光吞吐伸缩。每人修炼洞虚剑诀,依据际遇不同,修炼出的剑光也自不一。凌冲这三道剑光皆有不同奥妙,依托玄剑幻境,整合一体,更具另一番妙用,乃是除却太玄四代老祖之后,从无人问津之境界。

    玄精丹药力所化真气之精纯,不亚于周天星光,玄剑幻境得其滋养,立时重新开拓空间。玄剑幻境之于丹田,不过是一团大如鸽卵的光华而已,内中却是别有天地,等若是另辟世界。洞虚剑诀之真意便在于此,修成一个剑光世界,不假外求,自然得道长生。

    一粒丹药药力似乎并非如清元所说那般强横,其实也是如此。洞虚剑诀从无人修炼到凌冲现下境界,连当年创出剑诀的老祖也与凌冲修炼情形绝不相同。清元道人以自家为引,估算凌冲体内所能容纳真气之数,毫无疑问是算的少了。

    一道玄剑灵光幻境本有数里方圆,得了精气滋养,又自扩充了数里,已有十里方圆。这一方幻境还未能演化真实乾坤,但已是凌冲日后证道之根本。三道根本剑光皆已祭炼到了凝真境顶峰八重禁制圆满,除非凌冲境界再有突破,否则再也祭炼不得。

    一粒丹药下肚,无有丝毫不适。凌冲想了想,索性将余下三粒玄精丹一口气全数吞了,原本按照清元道人计划,凌冲应当炼化一粒玄精丹,配以一粒大还元丹,如此一张一缩,一扩一炼,自可将真气打熬精纯。

    但凌冲素来不甚依赖丹药外力,玄精丹也是叶向天好心指点,才顺道请清元道人炼制,一粒毫无不适,胆子也大了些,至于大还元丹么,等到玄精丹药力全数炼化,再服不迟。

    三粒丹药入腹,与凌冲料想的大相径庭,药力蒸腾如火烧,与前一粒玄精丹残余药力结合,化为一团烈火,在玄剑幻境中灼烧起来!凌冲暗道失策,唯有极力补救,引领药力祭炼玄剑幻境。四颗玄精丹化生的真气相当于他十年苦修,强横真气将玄剑幻境一撑再撑,一扩再扩,直至发展为数十里方圆,比之前足足多了十倍有余。

    但药力尚有一半不曾发散开来,上策莫过于用来祭炼根本剑光,根本剑光祭炼的越多,禁制重数越高,玄剑灵光幻境威力便也越大。但承乾、破邪、中平三道剑光,早就淬炼的禁制圆满,炼无可炼。眼看真气药力冲突不断,几乎要将玄剑灵光幻境烧穿。

    凌冲情急之下,一眼瞧见玄剑幻境中高悬半空的周天星光剑术种子。这些剑光种子还是当年惟庸道人亲手赐下,与星斗元神剑诀配合。星斗元神剑诀说到底,只是修炼真气星光的法门,最高境界就是修成如星宿魔宗一般的先天星神法相,但太玄剑派的前辈祖师独辟蹊径,将先天星神法相硬生生扭转为先天星神剑,周天剑法便是为了配合先天星神剑所创。

    周天剑术种子共有三百六十道之多,上应周天群星。只是这些种子剑光只包含了周天剑术最基本的法门,禁制也只有一重,显是惟庸老道闲时信手而为,只为向凌冲传授周天剑术精要所在。凌冲自得了这些剑光种子,任其高悬玄剑幻境之中,也不去管。

    自家星斗元神剑诀并未练到星宿聚合,星神自生的上乘境界,空自仰望周天剑术,却有些好高骛远,远不如踏实修炼来的实在。但如今一招棋差,大势所迫,唯有将主意打到这些星斗剑光之中。

    星宿真法中,凌冲唯学过北方七宿玄武真法,即是玄武执明壬癸真诀,采北方七宿星力,凝练玄武真形,成就先天壬癸真水。他受道行境界所限,采炼的星光又大多供养洞虚剑诀之用,玄武执明壬癸真诀的修为始终不曾提升,此次借了海量真气之助,不用白不用,好容易找到一个宣泄之处。

    凌冲心神沉凝,玄武执明壬癸真诀缓缓运转,去炼化剩余的玄精丹药力真气。这一次他首次抛开了洞虚剑诀之事,专心修炼玄武执明壬癸真诀。太玄前辈创设星斗元神剑诀,最大的好处便是打通周天星力与太玄真气之藩篱。采炼的星力经由星斗元神剑诀运转,自然化为太玄真气。

    但太玄真气却不能反逆化为周天星力。玄精丹所生药力十分精纯,却可补充周天星力的损耗。凌冲放开修炼玄武执明壬癸真诀,北方七宿立时有数十道星光垂落,粗大之极,落入他胸前七处大穴,化为星力涡流旋转不定,又有玄精丹药力引出,接引至七处大穴之中。

    有了两股强横之极的星力真气补益,玄武执明壬癸真诀登时高速运转起来,禁制层层晋升,颇有一日千里之功。玄北方武分为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玄武者,谓龟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鳞甲,故曰武,乃是辟邪伏魔之神兽,形象为龟蛇相缠相绕。以凌冲现下修为,绝无可能练成玄武星相真身,但一举突破当前修为境界,还是有极大把握的。

    七处大穴中,本是星光丝丝缕缕,此是他修成的本命星光,接引周天星力,融汇自家精神意志,得了药力之助,丝丝缕缕星光渐趋融合,每一处大穴中,星光接引一处,渐渐凝结成一个个星光之团。星宿真法之中,并无凝真、炼罡、金丹、婴儿等境界划分,而是以凝练星光进度为准,其中炼成本命星光相当于凝真境,之上便是本命星团相当于玄门炼罡境,再往上便是星光种子,相当于玄门金丹真人。

    凌冲吞服玄精丹,本意是为了增强真气修为,好去攒炼罡气,谁知机缘巧合,海量真气支持之下,最先突破境界的,居然是星斗元神剑诀的修为。数个时辰之后,余下玄精丹药力终于消耗一空,他前胸七处大穴中,星光如团,每一团星光时时闪烁微光,五色斑斓,显得神秘之极。

    七团星光修成,标志着凌冲的星斗元神剑诀一跃化为炼罡级数的法力,不过区区五载,便修成本命星团,这等神速,在星宿魔宗本门中,也堪称首屈一指。只是凌冲却殊无欢喜之色,修炼星斗元神剑诀,本就为了催动洞虚剑诀之用,他要证道纯阳,最根本的还是要靠洞虚剑诀、玄剑灵光幻境,这条路是郭纯阳开始就为他定下的,再也移易不得,他自家也不曾有丝毫动摇。

    但今时今日,他所学已然颇为杂乱,除却星斗元神剑,尚有太清符法一系。太清符法以天地大道之理为脉络,以符文沟通鬼神万物,役而使之,所传炼魔、炼神、祈禳三部法门,博大精深之处,实是远在只专精剑道的太玄剑派之上。就是穷尽毕生之力,也难将太清符法尽数修成。

    无奈洞虚剑诀非要不断凝练根本剑光,才能修为精进,若能将太清门符剑之术吃透,说不定玄剑幻境中又有一道剑光生成,不练却也不行。凌冲修成本命星团,正自胡思乱想,忽然又有异变!

    玄武星宿本命星团生成,吸纳虚空星力之能大增,无尽遥远之处,玄武七宿忽然传递了一缕一念,瞬间跨越无穷虚空距离,与丹田玄剑灵光幻境中七道周天剑光种子取得了联系。那七道剑光种子正是代表了北方玄武七宿之意,被玄武真意交染,次第放出光华。

    他胸前七道大穴中本命星团亦自遥相呼应,分出七履本命星光射入玄剑幻境之中。七道剑光种子、七道本命星光、一缕神秘缥缈的玄武星宿真意,三道法力意念化合一处,登时生出无穷变化。

    七道剑光蓦然垂落,中途又化合为一,成为一道剑光,融入了玄武星宿真意,这道剑光落在破邪与中平两道剑光之旁,扭曲弯折,并非直直一条。其中隐隐有无穷水声流淌,又有龟叫蛇嘶,神秘之极。

    凌冲大喜之下啊,不料修炼了玄武真法,居然还能再凝练一道本命种子剑光出来,这道根本剑光一成,只要祭炼到八重禁制圆满,玄剑幻境威力定能暴增三成不止。照这样下去,只要将周天剑术尽数凝练为本命剑光,还要甚么太清符剑?周天剑术就足以将他洞虚剑诀修为鼓催到纯阳之境了!

    凌冲心痒难搔,忍不住先行试演新得的这一道玄武星光剑,剑光脱体而出,龟叫蛇嘶之间,隐隐有一尊身披鳞甲、龟蛇交缠的神相升腾而起,周遭无穷先天壬癸神水汹涌,浪花之声盈耳。北方玄武本是辟邪伏魔之神,先天壬癸神水自生两仪五行,滋养先后天万物,二者结合,妙用无穷。

    这道剑光绕梁而飞,如臂使指,终究是自家宅内,凌冲不敢太过放任,只试演了一回,依旧收入丹田之中温养。新练成的玄武星光剑,只有一重禁制,但气象已自不凡,上应玄武七宿之力,大气磅礴,压得破邪与中平两道剑光离得远远地,唯有承乾剑光依旧傲然挺立,支撑天地。

    凌冲一声低吟,一跃而起,玄武星神剑一成,玄剑幻境又自凝实了几分,功力大进,推门而出,但见朝霞满天,已是一夜过去。凌冲陪家人用罢早膳,将王朝唤入屋中,为他讲解太玄三十六剑之奥妙。囿于门规所限,只传了王朝十三招太玄守山剑,但王朝年老气衰,悟性不足,十三招剑法也未悟透。凌冲如今也算是剑术中的大修士、大行家,为王朝讲解剑招,可谓信手而来,全不费事。

    王朝听得如此上乘剑术,皆是之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只觉自家这五十多年全活到了狗身上,一面强行记忆,遇有不懂,当即发问。凌冲耐着性子,为他一一解答,直到日落西山,一老一小连午饭都不吃,仍是意犹未尽。还是老夫人遣人叫二人用晚膳,方才如梦初醒。夤夜之中,凌冲独坐房中,云炼了一会玄武剑光。这道剑光初成,还得日夜温养,方能逐步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