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五九 曹靖之徒 飞剑试演
    

    

正文卷 章 二五九 曹靖之徒 飞剑试演



    

    


    


    


    


    当年凌府之中,碧霞与三嗔师兄弟助凌冲力抗萧厉,三嗔出手之后,急匆匆离去,说是寻到了佛门心剑传人,前去接引,数年过去,也不知如何了。

    碧霞和尚笑道:“三嗔师弟早已寻到那位小师弟,数年以来悉心教导,不必多少时候,凌师弟便能见着了。”这位大和尚善能前知,说话总是吞吞吐吐,说一半留一半,十分不爽利,凌冲也不好多问。既然说不久可以得见,只需静候便是。

    老夫人拜佛已毕,凌冲捐了些香火钱,护送祖母回府。当晚兄长凌康归家,他本是外放做官,听闻二弟归家省亲,告了几天假,匆匆回来,兄弟见面,自又是一番热闹。

    晚膳之时,凌真忽道:“明日有几位国师弟子前来,冲儿就随我去瞧一瞧。”深知自家小儿子自小最喜这些佛道法术之类,难得这几年在京城随张阁老修习学问,还算勤勉,恰好有国师曹靖的几个徒儿又来金陵公干,让凌冲再开开眼,也算了却他一番心愿。

    凌冲暗暗一笑,当年他见了那几个假道士露了一手飞剑凌空的把戏,当时震惊到无以复加,今时今日,他自己也算玄门大修士,剑术更是登堂入室,再看那几个所谓仙师,另有一番感慨,反正闲来无事,只要身在金陵城中,便不需但有萧厉、弃道人之辈前来,大可放松心情。

    次日一早,凌冲随着乃父入宫。自成祖继承大位,迁都于天京,金陵城中一干大小官员大多随驾而去,但祖制不可废,金陵城中当年修建的皇宫依旧有皇族主持,城中大小官员每日亦要早朝点卯,叩拜天京圣上。

    凌冲并无官职在身,自也入不得皇宫,在外等候。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早朝已毕,凌真身着官服出宫,望着凌冲道:“冲儿,你好生读书,日后博取功名,未始不能似为父这般,身入朝堂,为民请命。”

    凌冲唯唯诺诺,凌真念念不忘者便是两个儿子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对此凌冲却是敬谢不敏。现下他一心求道,哪还有闲情逸致参加科举?再者若要做官,也不必费事,大明历代以来,皆设有仙官之职,只要修炼有成之辈,皆有封赏。听闻曹靖的几个徒弟皆是五品官职,凌冲如今修为怎么也不会比那几个家伙差了,一个五品官是妥妥跑不掉的。乃兄凌康如今也不过是个六品官衔,每日还要坐衙升殿,毫不辛苦。

    对凌冲而言,官职唾手可得,却又毫无兴致。唯有玄门之中,并无修道天分机缘,学了几手道术,下山糊弄个官职,享受人间富贵者,才会趋之若鹜。在正经修道人眼中,对此类人皆是嗤之以鼻。有鉴于此,凌冲对那位甚么国师曹靖及其弟子,先天就无甚么好印象,正好借机观察一番。

    凌真得空教训了儿子一顿,颇长尊父的威风,甚是满意,负手前行,凌冲紧随在后。出了皇宫,拐过一条大街,见一座别府矗立。凌真道:“此处便是圣上特谕为国师修建的别府,他的几个徒儿就在其中歇息。今日邀请了几位金陵城中大员,试演法力,你只在一旁静观即可,千万莫要弄出甚么响动。”

    凌真担忧自家儿子不知轻重,得罪了国师之徒,日后在朝堂上与他为难,那就大大不妙。凌冲点头答应,父子俩上前叫门,自有管事出来,凌真表明了身份,将二人延请入内。

    七拐八拐,来至一座宽阔花园,奇花修木,次第入目,假山流水,曲致情心。凌冲暗暗摇头:“为了个区区国师,耗费银钱建造别府,这是区区金陵一处,大明各地不知又有多少。这皇帝却也是个混账!”凌真笃信儒家君君臣臣那一套,便皇帝无道,也只劝谏,最后大不了一走了之,归隐田园。

    凌冲修炼玄门剑道,胸中自有一番见解,管他甚么皇帝圣上,惹恼了他,照样飞剑取其向上人头,大不了再换个皇帝。曲径通幽,却闻人声如浪,十分喧嚣,大煞园林风光之景。

    院中早有许多人驻足,或坐或站,总有数十位。凌冲目光一扫,瞧见七八位大员身着官服,高倨端坐,身后各有数人小心伺候。另有三人做道士装扮,皆背负长剑,正与众人交谈甚欢。

    凌真身为礼部侍郎,从二品的官衔,众人见他到来,纷纷起身寒暄,自有一份热闹。凌冲偷眼去瞧那三人,察觉其等修为平平,不过是胎动境界圆满,若是杀阵对敌,就是一道剑光,一剑一个的货色。

    一个武将打扮的大胡子将军笑道:“凌大人来了,金陵城中二品以上的官员就到齐了,三位仙师也可演练剑术,给我等开开眼界了!”大笑连连。凌冲认得此人是虎威将军朱春,为人粗豪,与当朝皇帝还有些亲眷关系,他的将军府就在凌府不远,两家时常走动。

    凌冲道心通明,暗忖:“不过是演练剑术,为何要将金陵城二品以上的官员全数聚齐?”三位道士中年级最大的一位笑道:“既然如此,小道就为诸位大人操演一番剑术,只是小道修为浅薄,只得了家师他老人家三分功力,若有差池,还请诸位大人见谅!”手捏剑诀,背后长剑铮的一声脱出剑鞘,剑光游动如龙,绕场纷飞。

    凌冲只瞧了一眼,剑术并无甚么可取之处,中规中矩,全无看头。便拿目光打量这三人。那道士以御剑术舞剑,剑光纷乱如花,煞是唬人,在座诸位也无甚机会瞧见玄门正宗剑术,被唬的一愣一愣,末了那道士收剑入鞘,博得满堂喝彩。

    凌真也自鼓掌,偷瞧自家儿子,见他面上全无喜色,似是毫无兴致,心下大慰:“果然读书能潜移默化,这孩子先前还非要修道学剑,今日见了这般剑术,全不动心,想来满腔心思都在学问上,功名有望了!”

    年长道士舞毕,另两人又自出剑,只是二人演练的乃是相对刺击,但见剑光菲菲如雨,摇曳不定,双剑相交,剑鸣清脆,倒有几分剑术真意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