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六二 紫金钵盂 佛光制敌
    

    

正文卷 章 二六二 紫金钵盂 佛光制敌



    

    


    


    


    


    这等想法,在寻常人眼中可谓十分疯狂,以外人神魂弥补自家神魂,就算侥幸成功,也已非其人,但弃道人自家神魂缺损,哪里顾得上其他?通意老妖无意中遇见弃道人,已提起十二万分小心,玄天观外天龙禅唱响起,更是先一步惊逃无踪,就是要躲避弃道人下毒手。

    弃道人被大旃檀佛光所困,不惜牺牲在场数十位修士,以其精血怨气强行脱身,其实与通意老妖甫一见面之时,便已用魔种侵入其紫府,可怜通意老妖万分防备,还是没能逃脱弃道人之毒手。更为可怕的是,自家着了道,却丝毫不知,乐颠颠也为弃道人打头阵,擒捉凌冲。

    碧霞和尚奉楞伽寺方丈之命,驻守金陵数十载,不容魔道修士猖狂,通意老妖肆无忌惮,在城中施展六六归神法,立时被碧霞查知,以白莲化身赶来镇压。

    弃道人操控通意老妖神魂,不是自家魂魄肉身,索性孤注一掷,以通意老妖神魂为引,百年搜集的生魂、冤魂为柴,强行催动六六归神法,冲击婴儿境界。成了固然欢喜,不成也无伤大雅。

    通意老妖本身修为不足,但所炼一尊鬼王却有金丹级数,加上以自家神魂为引,居然化合为一。那尊鬼王强行破开碧霞和尚白莲镇压,周身鬼气森然,熊熊鬼火燃烧,那鬼火乃是鬼气所化,至阴至寒,专烧魂魄,极为歹毒。鬼王一身气息攀高之上,居然隐隐有了几分元婴境界大修士之意。

    只是鬼王面上时有无数冤魂面孔闪过,痛苦嘶号,又有通意老妖的面容,走马观花一般。当是这尊元婴级数的鬼王法身初成,但内中元神并未成熟,相互争夺厮杀,谁能占据上风,谁便能彻底将这尊鬼王纳入手中,重临人间。

    那些冤魂皆是被通意老妖残杀,平日身受魔法祭炼,苦不堪言,不敢反抗,今日趁着鬼王进阶,成就法身,通意老妖神魂被弃道人魔种占据,神思昏沉,一起发作反噬起来。

    但这些冤魂法力低微,比不得通意老妖神魂法力雄厚,渐渐被通意老妖压制,一个个发出不甘怒吼,却毫无办法。凌冲身在一旁,见了这等情形,哪还不知是何事?正要趁机给通意老妖一下,碧霞和尚却已先行出手了。

    虚空如波纹荡漾,佛光如水,禅唱隐闻,碧霞和尚真身跨步而出,面沉似水,手中托着一件小小钵盂。钵盂之物乃是和尚平时用来化缘,盛装食物,但这件钵盂显是一件异宝,通体紫金辉耀,无数梵文光字流转不休。

    凌冲学过道家云文,知道天地初开,有神魔创字,记述先天大道。其后三分而传,便是道家云文、佛门梵文,以及魔教域外魔文。传闻魔文之道,只在域外天魔之中流传,但无数岁月过去,亦有天魔将魔文传授给了魔教修士。大部魔教神通便是依据域外魔文创设而来。

    佛门梵文暗合先天大道,阐述佛门真意,奥义无穷。传闻有历代高僧,仅凭一枚梵字,终日枯守对坐,数十年如一日,一朝豁然开悟,悟通佛门寂灭虚无之妙旨,立地修成正果,有千般法力、万般神通。足见梵字之玄妙。

    凌冲跟随惟庸老道修习玄门云文,颇有根基,加之紫府中尚有一部神秘之极的云文天篆,对这等先天神魔创设的文字,兴趣极浓,见了那钵盂上游走的梵文,便挪不开眼。可惜云文、梵文、魔文,三种后天文字历经三教历代高人演化,已有不同含义,分野分际,饶是凌冲运足了目力观瞧,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碧霞和尚手托钵盂,只有巴掌大小,也不多言,将钵盂对着鬼王化身,手捏法诀,只在钵盂之上一抹,口诵咒文。那钵盂登时放出无量金光,如浪潮席卷,一下将鬼王化身罩定!

    鬼王化身中通意老妖神魂好容易占据上风,将其余冤魂尽数压下,正志得意满之时,就见碧霞和尚真身前来,将一只小小钵盂罩定自家。他眼光一闪,骇然叫道:“紫金钵!楞伽寺镇寺之宝居然在此!”那只紫金钵盂相传乃是楞伽寺开派祖师随身之物,经历代高僧佛法祭炼加持,早已通灵,为楞伽寺镇寺之宝。

    当今方丈普渡神僧手中那一座七宝浮屠便是楞伽寺中传承之宝,为方丈信物,就如庚金神剑一般,非是郭纯阳亲手祭炼,而是传自祖师。其实也是如此,祭炼法宝所费苦功,丝毫不亚于自家修炼到纯阳境界。名门大派之中,有那长老练成真仙,除却自家修行之外,还会亲手祭炼法宝,传承弟子。免得自家哪一日奉天诏飞升,门派中没了镇压门户的宝贝。

    这件紫金钵盂与七宝浮屠一般,俱都存于楞伽寺。谁知普渡神僧居然有如此气度,将此宝交由弟子碧霞和尚,带来碧霞寺供奉。有此宝镇压,除非玄阴老祖出手,真仙之下修士万难讨好。

    通意老妖惊叫一声,根本顾不得神魂尚未稳固坚凝,身化虚烟,就要逃走。弃道人无心插柳,控制了通意老妖,居然炼成一尊元婴级数的鬼王化身,有了这尊化身,也无需凌冲神魂,就有望恢复巅峰级数的法力,重回元婴修为,也不愿这尊化身折损此处。

    谁知那紫金钵盂不愧为楞伽寺开派祖师所留之宝,威力之大,几乎不可思议,金光罩定了鬼王化身,无数梵文卍字自钵盂上飞起,围着鬼王团团飘舞,从外望去,一尊通体乌黑,气色狰狞的鬼王,周身却有无数金色符文围绕,耳闻唱礼赞颂之音,一佛一魔,怪异到了极处。

    当此生死存亡之际,弃道人也顾不得藏头露尾,硬生生掌控了通意老妖神魂,操控法力,便要逃走。通意老妖面上露出惊骇之际的神色,只说了一句:“弃道人!原来当真是你!”便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