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六八 冰峰鏖战 弃道人出手
    

    

正文卷 章 二六八 冰峰鏖战 弃道人出手



    

    


    


    


    


    凌冲尚是头一次瞧见这等域外风光,不免多瞧了几眼,又沉心修炼罡气。凌冲得郭纯阳传授,苦修不辍,日夜揣摩道法,无一日懈怠。一个普通人,得了无上道诀,修炼个几年,便成为绝世高手,杀神杀佛,只在一念之间,那是世俗小说中的妄言而已。

    就算有修成天仙的道诀摆在面前,无有名师指点、自家苦思苦修、种种外物机缘辅助,也不可能修成甚么道果,自家闷头修炼,一个不好就要走火入魔,苦不堪言。

    凌冲想了十几年,才有机缘拜入太玄剑派,得传精妙道法,一心向往长生大道,绝无一丝一毫精力浪费。待得炼罡已毕,还要回转太玄峰,向郭纯阳请教凝结金丹的法门,看在沙通眼中,只觉这少年锐意苦修,已至疯狂境界。所谓不疯魔,不成佛,便是这个道理。

    “这小子当真好运道,葫芦中罡气精纯到了极处,必是郭纯阳亲自出手凝练,倒是对这小弟子十分疼爱啊!”凌冲修炼罡气的那枚葫芦,以沙通眼力自然瞧得出,其中罡气之精纯,惊人之极。唯有纯阳级数高手,花费极大心血,才能采炼的来,随手赐给了凌冲这个毛头小子,足见郭纯阳对其之喜爱,寄望之深。

    相比起来,沙通大爷可没那么好运气。当年炼罡时,还是一人躲在神木岛上,运用神通,独入苍穹,一层一层的修炼下去,足足用了数十年时光,若是沙泷肯似郭纯阳这般出手相助,沙通炼罡期限起码要短上三十年。

    “炼罡炼罡,除却真气沉融罡气之外,还要体悟其性,三十六天罡便有三十六天性,悟通其中关窍,方能与自家道法相合,冲击金丹境界。不然只采炼天地真气便可,何须费尽辛苦直上云霄?郭纯阳如此行事,怕有揠苗助长之嫌。不过葫芦中仅有二十四种罡气,尚余十二种须凌冲自家寻找,真仙级数、掌教人物,算计深远,我不能及!”

    自东海起身,过百万里之遥,便是北海地界。所谓四海龙族,北海中亦有龙宫龙王,龙族为先天大妖之身,出生便有无穷法力随身,又有种种秘法传承,比人族修士起点高出千万倍。只是四海承平太久,龙族一干龙子龙孙,渐渐堕落,只知纵情享乐,不肯刻苦修道,以至于除却四海龙王并几位龙族长老之外,新一代龙族高手修成纯阳者,无有几个。

    沙通借水遁飞过北海,自血脉而言,龙鲸一族与四海龙族尚是姻亲,轻易不相往来。尤其沙泷被迫身入神木岛,为其镇守之后,更是断了联系。当年神木岛上代祖师并几位长老,设下毒计,趁沙泷练法闭关,以极上乘法力,将之制住,胁迫其加入神木岛,给个长老名分,实则要龙鲸一族为神木岛卖命。

    沙泷受制于人,不得不从。直至百年前,与郭纯阳暗中勾搭。郭纯阳此人,心狠手毒,但有一桩好处,便是言出如山,算计深远。沙泷得他允诺,自有放其自由之日,因此才安排下一场大戏,坐看沙通为叶向天所掠,沙通为龙鲸一族最有希望冲击纯阳之辈,乃是沙泷的软肋,被叶向天带去太玄,明面是服役百年,聊作惩戒,实则却是避祸,免得有朝一日,郭纯阳与沙泷联手,暗算神木岛,沙通不知就里,遭了池鱼之殃。

    这一切经过,沙泷在那一缕精气龙珠中所得明明白白,沙通炼化龙珠,自知其意,这才死心塌地留在太玄。不然他怀有异心,郭纯阳也断不会命其出山,辅佐凌冲炼罡。

    凌冲修炼了半日罡气,忽然启目道:“沙兄,此处已是北冥地界了么?”沙通道:“我等早已穿过北海,此处正是北冥地界,不过要攒炼罡气,须要寻一处高山险峰,离天穹愈近愈好,方便腾身飞行,身入云天。待寻到合适高峰,我再与你传授炼罡种种禁忌,免得出了差池。”

    龙鲸一族与太玄剑派如今可谓一荣俱荣、同气连枝,沙通见凌冲前途远大,日后定能修成纯阳的人物,在太玄剑派中执掌大权,现下倾心相交相助,保不准日后便是一座极大靠山。

    凌冲道:“沙兄做好准备,弃道人若要动手,就在这几日了。”天罡真气,赤阳霸烈,天生克制噬魂道这等阴邪法力。凌冲修炼罡气,必要身入九天,给弃道人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跟入九天云层之中,不然必会引来天雷击顶,罡火炼魂,必死无疑。

    凌冲若是修成罡气,法力进境一大境界,弃道人胜算更少,因此若要动手,唯有这几日,趁凌冲寻觅炼罡之地,暗中下手。沙通想通此节,暗中凛然,只加紧催动遁光。

    北冥之地,终年苦寒,朔风刮面如刀,人迹罕至。海中生灵纵横游弋,遇上天敌便狠狠厮杀一场,直至血染海疆,对修士遁光反不怎么在意,任由沙通两个飞过,全不理会。

    北冥广大无极,与大明地域相比,别有一番粗犷风光,似是回归洪荒,全是杀戮血腥之意。最出名的门派莫过于玄女宫,此派传人皆为女子,修炼两种先天真水道法,直指先天大道,亦极精妙。能以女子之身,占据正道七派一席,可见其势力潜力。

    但北冥之中,除却玄女宫一系之外,尚有无数散修,亦有魔道魔头。此处生灵极多,大多体型狼犺,血肉丰厚,正合修炼魔功之用,若是先天血神到此,尽情掠夺生灵精血,不出数年便可恢复全盛功力。

    至于北海之地,有龙宫龙王镇守,魔道修士反倒不多,沙通深知此理,尽量避开修士聚居之处,幸好他精通水行遁光,北冥多水,法力运转处,一线波纹摇荡,人已无踪。凭空省却了许多麻烦。

    凌冲身入北冥,想起当年灵江之上,争夺癞仙异宝之时,那位程素衣师姐,衣袂飘飘,轻纱覆面,身姿绝世,如姑射仙子浑不食人间烟火。至于高玉莲,重归玄女宫多年,不知修为练到甚么境界,不过既已与凌家解除婚约,便没甚么仇怨,更不必找上门去,寻她晦气。

    正胡思乱想间,只听沙通道:“便是此处了!”眼前陡然现出一座昂扬冰峰,高有万仞,直入云霄,不知其极处,如神龙入九天,见不见尾。这座冰峰全由坚冰聚成,有数十里方圆,广大之极,绝无雕琢痕迹。也唯有北冥苦寒之地,方有如此鬼斧神工之造物。

    修炼罡气,最好便是于高绝之处,要身入青冥,离天穹愈近,飞遁之时便愈省力,这道理十分浅显,凌冲亦自深知,皱眉道:“此峰风灵挺秀,为方圆万里之内最孤高秀拔者,占尽地气灵机,只怕早有修士居于其间,要安然于峰顶炼罡,只怕尚不容易。”

    说话间,果有数道光华起自峰腰之处,转的一转,往二人飞来。沙通冷哼道:“先报上太玄剑派之名,若他们不肯退却,就下狠手杀了!”身为天妖血裔,骨子里便是嗜杀好斗,在神木岛上乃是有名的二世祖,不然当初在灵江之底,太清别府中,当着随天道人面,就要喊打喊杀,斩了于沛,报当年算计之仇。

    在沙通瞧来,北冥之地的修士,皆是一群未开化的蛮子,杀了也就杀了,杀不动难道不会请郭纯阳来杀?反正太玄剑派就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疯子,就是一群修炼玄门剑道的魔头,这样大靠山,不用白不用!

    凌冲苦笑不语,数道光华忽然分作两路,一截前路,一断后方。沙通见了冷笑道:“果然是没安好心,准备动手罢!修道界里的名声也要靠利剑杀出来才行!”

    凌冲摇摇头,初至北冥,本不欲多树敌人,但对方摆明来意不善,再要充好人,人家拿刀砍你,非但不躲,还要笑嘻嘻凑上去,那是修道练傻了。剑修之辈,无有怕事者,凌冲还算有些涵养,换了张亦如那厮,早就嗷嗷直叫,拿剑冲上去砍人了。

    三道剑光斜斜飞起,萦绕身前,做足了战斗准备。凌冲好歹修炼了太黄太曾天罡,也算一只脚迈入炼罡级数的修士,加之洞虚剑术神鬼难测,斗法第一,等闲炼罡、凝煞级数的家伙,还真不必在意,随手杀了便是。

    当前遁光迫近,中有两名少年,俱是驾驭飞剑,双双将手一扬,两道剑光如神龙搅水,剪尾而来。两位少年出手,居然是正宗仙家剑术,不比那些半吊子散修。

    两道剑光长有数十丈,如游龙戏水,闪得一闪,已至眼前。凌冲见剑光不过炼罡级数,正可对付,喝了一声,中平剑与破邪剑双双抢出,迎了上去,眨眼斗在一处。

    海外修士,战阵杀伐只当等闲,又有许多天材地宝,补益真气,无论修道境界、法力运用,要比中土修士高上一点点,凌冲攒炼了一点罡气,还未能自家驾驭剑光飞遁,那两个少年炼罡火候已至第五层,罡气与真气相合,驾驭剑光得心应手。按理凌冲绝非其对手,但洞虚剑术不愧为太玄镇山法门,斗法之能天下第一,中平与破邪两道剑光,闪烁不定,不出几个呼吸,已将对手两道剑光压制的极力收缩,哪有先前那般锐气?

    沙通当年初见凌冲,便被这少年以自悟的剑音鸣啸,抵住了龙鲸天音,其后与他出太玄,入太清遗府、斗弃道人、杀通意老妖,一桩桩一件件,这少年成长极快,给他的惊喜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单以剑术斗法论,沙通自认都非其对手。“太玄剑派得了这件璞玉,怪不得郭纯阳如此着紧,连洞虚剑诀这等无上传承,想都没想,直接传了他。这份眼光,当真可畏可怖!”

    凌冲一颗剑心,剑术显化,万流万端,无论对手剑光如何变化,或虚或实,总逃不过他剑眼查知,往往剑光还未变化,中平剑与破邪剑就已将后续剑路全数封死,逼得对手手忙脚乱。沙通目力极好,见对面遁光中两位少年被凌冲逼得剑路散乱,面上始终表情不动,喝道:“那两人被弃道人魔种控魂,要小心了!”

    凌冲闻言,精神陡长,先前还算留了一手,不肯痛下杀招,既被弃道人操控,还有甚么客气的?中平剑光暴涨,一圈一送,两位少年两道剑光被搅散断去,再也不成章法。破邪剑光趁机如雷擎动,只一闪,来至两位少年遁光之前,狠劈而下!

    剑光闪动之间,已有了当年叶向天施展剑气雷音剑术五六分气概,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法,唯有到了炼罡境界,方可下手修习。盖因炼罡之后,真气沉凝飘逸,兼而有之,方能承受得住剑气撕裂大气带来的反噬,不然修为低些,没等剑气越过音障,自家先承受不住,真气暴乱而亡了。

    凌冲这些日子修炼太黄天罡气,就算彼辈列为三十六天罡最下等,也是罡气一流,日息苦修之下,真气纵横变换,出手终于了有了剑气雷音的几分雏形。

    破邪剑光是当初凌冲于血河之上,观摩庚金道人出手与先天血神激斗所悟,就是一劈而下,却蕴含破邪诛魔剑意,刚猛霸烈之处,位列三道剑光之。此剑一出,剑光照耀两位少年面庞,躲也来不及,剑光过处,两位少年自肩头至腰部,被斜斜劈开,鲜血洒落长空。

    相斗无好手,既知弃道人已然出手,绝无手下留情之事。弃道人使得是驱虎吞狼的毒计,若不能以雷霆手段,斩杀这一波敌人,待其将周遭修士尽数控魂而来,沙通与凌冲就算千手千眼,也要退避三舍,不敢争锋。噬魂道妖法就是这么诡异绝伦,往往先前还是同门师兄弟,被妖法控魂之后,下一刻便会一剑刺入同门心口,自家却全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