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六九 寒金神砂 沙通强夺
    

    

  章 二六九 寒金神砂 沙通强夺



    

    


    


    


    


    玄魔两道门户,对噬魂道皆是深恶痛绝。还有传言道,噬魂老人作孽太多,被玄魔两道真仙高手围攻,才将之斩杀,可见其树敌之多。弃道人向来以噬魂老人嫡传自居,瞧不起夺魂道人一系,认为他们篡夺掌教大位,所练功法偏离噬魂老人正传,非是正宗。因此见弃于夺魂道人,发动噬魂魔引,将之重创。

    弃道人发现凌冲这个上好炉鼎,捉住凌冲神魂,修补自家元神,哪有轻易放过的道理?一路尾随而来,他绕到沙通遁光之前,以神念搜索冰峰,发现几位年轻修士,正在操演法术飞剑,当下以噬魂法侵夺神志,命其出山与凌冲为难。这几位修士修为不一,最高者是金丹级数,其余三个正是炼罡境界,但劫击沙通两个却是足够了。

    凌冲剑术凌厉,下手绝不容情,一个照面之间,斩杀两位少年,大出弃道人预料。身后一道遁光之中,那位金丹修士面色冷峻,一扬手,便是一大蓬飞砂之物发出。这蓬神砂有个名号,唤作寒金神砂,乃是他们这一派散修中秘传宝物。炼制十分不易,要取万顷海水之中所含五金之精,混以水行真气,于体内运炼百年以上,方得祭炼成为法器胚子,之后用功越勤,所炼神砂威力也就越大。

    这金丹修士平日修行最是勤勉,早早结成一粒玄门金丹,最得乃师欢心,这才将祭炼寒金神砂之法门传下,他用功百年,才得祭炼一个雏形,不想一时不慎,为外魔所侵,成了傀儡,竟将平时珍逾性命的宝物不假思索,一气打出。他们师徒隐居孤峰绝壁之上,身入北冥,大半便是为了采取北冥寒水中的五金精气,并借无穷水行真气练就法力。几个修士之师修为极高,百年前凝练婴儿,如今正在琢磨修炼法相之事,今日恰有要事,离了洞府出游,不想祸从天降,弃道人杀来,不由分,将他门下弟子尽数化为傀儡。

    他们师徒为散修一流,与其他门户也无甚往来,加之北冥之地苦寒酷烈,更没几个修士驻足。数百年以来,占据那座冰峰,早将其上修士驱赶一空。便北冥海中修士,有心寻他们师徒晦气,也因背后有一座大靠山,轻易不敢动手,百年来相安无事,也是弃道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根本不将他们师徒放在眼中,驱使了为他卖命。

    凌冲自不知其中弯弯绕绕,就是知道了,这一剑也照样砍了出去,临阵对敌,难不成还要心慈手软,伸长脖子等人来杀么?这一手寒金神砂发出,本体乃是一蓬金光灿灿的砂子模样,一经出手,立时颗颗化为人头大,风雷并发,相互之间略一碰动,便是震天价一声大响,尤其其中尚有五金精气相互攒刺劈斩,演化不绝。

    凌冲眼见一大蓬金色神砂飞来,发出雷鸣风吼之声,蕴藏无限杀机,心下一惊。这套宝物乃是金丹级数修士祭炼百年,其中禁制几乎祭炼到了绝顶,高达十六重,且饱含水行、金气之妙用,取金水相生之意,生生无穷,威力绝大,绝非自家现下道行所能抗衡。

    一旁沙通眼眸一亮,哈哈大笑道:“好!好!好!真是好宝贝!你不必动手,且看我收了它!”这一套寒金神砂蕴含金水二行妙用,恰与龙鲸一族秘传之先天坎金神网相似,正是为沙通量身打造的法器。先天坎金神网是沙泷祭炼,已是法宝级数,自不会轻易让沙通带走。沙通正愁两手空空,并无甚么得力法器护身,正是瞌睡送枕头,再没这般便宜的买卖了。

    大笑声中,沙通喝了一声:“凌冲,你自家且快活片刻!”凌冲还未反应过来,已被抛出遁光之外,心头大骂,幸好这些日子炼罡有成,勉强驾驭剑光浮空,不至于一气掉落地面,活活摔死。

    眼前一条庞大阴影闪过,却是沙通甩脱凌冲之后,竟然一气现了元身真形,化为一条长有数十丈,腹下生有五只龙爪,龙头鲸身的怪物,口内牙齿森森如剑,血盆一般,张开大嘴,猛力一吸!

    寒金神砂本是化为一条数十里,五色斑斓,隐闻水声激荡的长幕,若是将敌人裹住,一时三刻之间,就会被五金精气所化剑气、刀气并水行真光,消磨护身法器宝光,连人带宝,磨炼成虚无。但沙通仗着龙鲸出身,根本不讲甚么斗法斗剑,就是现了原形,蛮横之极的一吸!

    凌冲眼前陡然现出一道奇景,一条数十里长的云气水光,被一条数十丈长的庞然大物,一口吞入腹中,任你甚么神通变化,统统无用。沙通所化龙鲸吞吸了寒金神砂,犹如知足,野性大发,龙吟鲸吼之中,又是一口吸来,遁光中本有一位金丹、一位炼罡二人,被他一吸之下,根本收不住阵脚,惊骇之中,随着寒金神砂被龙鲸怪物一口吞吃!

    沙通哈哈大笑,龙鲸真身摇首摆尾,于海面上打了个滚,又复化为一位昂藏大汉,手中托着一蓬金灿灿的神砂,笑容满面的飞来,大叫道:“痛快!真是痛快!非但得了一件至宝,还享用一顿血食!”这套寒金神砂虽然祭炼手法精妙,但也不出先天庚金神网之藩篱,只要略加洗练,化去原主人所下法力禁制,便可应用自如。尤其这套法器本质极好,以金水二行真气祭炼,还可一路修炼,就算沙通修成纯阳,亦可成为一件随身至宝。

    这一趟北冥之行,只看这套寒金神砂便已值回票价,不由得他兴奋难当。二人合兵一处,凌冲见了那一蓬寒金神砂,摇了摇头,道:“沙兄倒是有了趁手法器,我如今却连口飞剑也没着落。”

    沙通得了宝贝,心情大好,笑道:“叶向天那厮不是指点你去寻那还幽寒水炼剑么?罢了罢了,送佛到西,索性陪你炼罡完毕,再去寒渊之下,寻那寒水。叶向天那厮求沙通大爷前来,不就是看上我龙鲸一族御水之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