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七五 魔道联手
    

    

  章 二七五 魔道联手



    

    


    


    


    


    凌冲目力极强,隔却无穷空间,一眼望见九天雷霆正中,一汪秋水摇荡,波澜不兴,竟全是雷霆所化!所谓不敢越雷池一步,能够化雷为水,成就一方雷池,就算真仙级数,也不敢轻易试险。雷池之中,任是法宝级数,也要洗去禁制,打为凡胎。雷霆之怒,本为阴阳之变,最能返本归元。

    方才仅仅两道雷霆,随手一击就有元婴级数威力,凌冲若无阴阳之气护身,立成焦炭,死的痛快之极。那方雷池散发的法力波动,足足抵得上数十位真仙级数法力,威能浩瀚如穹苍,凌冲只瞧了一眼,心下突突,有大恐怖萦绕心头。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雷霆真意亦是大恐怖。天雷中既有毁灭之意,亦有造化之意,端看如何体悟了然。阴阳之气炼化两条雷蛇,意犹未尽,精光电闪之间,已冲破九重天界,一跃而至雷池之中!

    它与雷霆同源而生,得了先天之机,更能炼化雷霆气机,钻入雷池如鱼得水,畅游的肆意非常,犹如泡澡,舒服的一塌糊涂,只在雷池中滚了一滚,又自涨大不少。凌冲瞧得目瞪口呆,他与阴阳之气算是一体,阴阳之气越强,保命的手段也就越多,倒是乐见阴阳之气炼化雷霆真气。

    冰峰之上,凌冲一去炼罡已有数月之久,沙通闲来无事,眺望九天云层,忽有一丝悸动起于心间,面色大变,就听九天之中闷雷滚过,天妖异类最畏雷霆天威,丝丝雷霆之气垂落,沙通堂堂金丹修士,竟微微颤抖起来,显是惧怕之极。

    “想不到凌冲只炼罡数月,居然就引来雷霆震怒,若能见机闪躲倒也罢了,若是躲不开,只怕凶多吉少。”沙通胡思乱想,此刻云层中天雷满布,雷蛇肆虐,根本不敢飞上查探,唯有静待雷霆平息,也只有希冀凌冲机灵,能躲过雷劫。

    冰峰之下,一处地洞之中,幽晦阴暗之极,本是野兽盘踞之处,地上尚余残骨腐肉,弃道人身处其中,满面不耐之色,他躲入此处已有数十日,先前以上乘噬魂之法,操控冰峰中四名弟子前去拦截凌冲一行,不想为杀了个干干净净,连根毛也未留下。

    弃道人生性残暴,自从神魂受创,更是执念深重,初时只想杀死凌冲,强夺玄精丹,如今却非要将凌冲炼魂处死,方消心头之恨。“可惜通意那厮,孤注一掷,置之死地而后生,竟能修成一尊元婴级数鬼王,我若能到手,功力立复,还用在此与那两个小崽子空耗?碧霞秃驴!”思及那尊元婴级数鬼王被碧霞和尚捉去炼化,弃道人心头如欲滴血一般。

    通意老妖苦修一声,不惜杀戮生灵,修炼六六归神法,落得个被金刚寺追杀,仓皇逃命的下场,被弃道人操控之后,全无畏惧,舍命冲击更高境界,居然一举奏功,修成元婴级数鬼王化身。彼时弃道人已有退却之意,鬼王化身到手,比凌冲神魂价值大了太多,稍稍修炼,便可承载他神魂之力,那时法力更进一步,因祸得福,有望得窥噬魂道道法最上乘境界。

    碧霞和尚无巧不巧,偏用紫金钵盂与自练的佛国世界,生生将鬼王化身擒捉炼化,以赠自家功行。弃道人如意算盘被破,唯有干冒奇险,前来捉拿凌冲练法。

    但九天之地,罡气浑厚,最是克制魔道中人,弃道人不必飞天,就在冰峰上一站,阴阳交感之下,定有天雷降世,不死不休,绝不敢轻易露头,唯有静候凌冲炼罡圆满,自行下山。彼时凌冲修行更进一步,不好擒拿,但也顾不得那许多。

    弃道人神魂分裂,每日总有几个时辰,头痛欲裂,今日刚挨过苦刑时刻,正自喘息,只闻九天之上,雷霆轰鸣,如天神行法,浩大阳刚之意遍布,心悸肉跳,一口鲜血喷将出来!骇然道:“九天雷刑!那小混蛋如何触怒天意!”

    弃道人是修成元婴化身的高手,只因与夺魂道人作对,噬魂魔引发作,将其神魂炸裂,半疯半癫,行事全无章法。境界跌落到了凝煞级数,但一手噬魂神通却越发凌厉,沙通也十分忌惮。饶是弃道人胆大包天,连夺魂道人也不放在眼中,以噬魂老人嫡传自居,闻听天雷之音,还是吓得一哆嗦,似乎连神魂分裂之症也吓得痊愈了,缩头缩脑,更不敢出洞。

    过得良久,雷霆天威散去,云收雨歇,弃道人长叹一口气,轻松下来。忽闻一声娇笑,其声媚荡入骨:“想不到堂堂弃道人,不可一世,却也有惧怕天雷之时!”

    弃道人眼中神光暴涨,脑后飞起一圈幽光,往洞外扫去,口中才喝道:“谁!”这圈幽光暗沉冥冥,乃是噬魂道中极恶毒的法力所化,一旦沾染,搜魂刮骨,苦不堪言。

    出声那人显是女子,又是一声娇笑,说道:“噬魂道搜魂法,小女子可是当不起呢!”亦自飞起一道粉红光华,恰将搜魂幽光抵住,不令落下。弃道人法力精深,只一交接,便知来人法力在自家之上,当是金丹级数,“若非我神魂受损,道行退步,这样的货色,当年便是一掌拍死了事!”

    他刚受天雷惊吓,神志清明,不愿硬拼,当下也不收回搜魂幽光,嘶声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那女子略略走近,却是为美貌少妇,正是雪娘子,娇声笑道:“小女子天欲教雪娘子,拜见大云神君!”

    大云神君正是弃道人当年道号,只是自受创起,便弃之不用,弃道人与大行、大幽三个乃是同辈弟子,资质还要高出那两个甚多,先一步修成婴儿,可惜如今沦落至斯。

    弃道人呵呵冷笑:“我道是谁,原来是天欲教的荡妇,你不去寻你那些姘头快活,来找我作甚?岂不知我噬魂道道法最能克制你天欲教的狗屁神通么!”天欲教偿行男女采战之道,阴阳双修以求玄阴大道,自生灵下手,用修持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