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七七 炼化仙罡 诛杀神将
    

    

  章 二七七 炼化仙罡 诛杀神将



    

    


    


    


    


    到如今他哪里还瞧不出彼处正是无数修道人梦寐以求,却又求之不得的九天仙阙,万仙之乡?凌冲心潮汹涌,从未离长生逍遥如此之近,似乎只要跨去一步,形神融于仙阕,便能证就长生,猛一摇头,哑然失笑,莫说他与仙阕之间尚隔着一座九天雷池,跨越不得。就算闯入仙阕,以他修为,绝挺不过九天仙罡炼体之苦,唯有爆裂身亡一途。

    九天仙罡?紫府罡气?凌冲脑中电光火石一闪,耳边忽有一人轻笑道:“傻孩子,还不动手!”凌冲无暇分辨是何人之声,鬼使神差般抬手一招,自九天仙阙中飞出一团气流,隐含无穷玄妙,瞬时跨越雷池无穷空间,落在他掌中。

    九天仙罡!紫府真气!三十六天罡中最神秘,最难得到的九天罡气,居然如此轻易到手!凌冲愣了愣,面泛狂喜之色,反手拍入玄剑灵光幻境之中!他恐夜长梦多,索性当场盘坐,将九天仙罡炼化!

    炼罡境界,倒不在汲取罡气多寡,重在体悟其中真意,凌冲已然修炼了三十几种罡气,只剩区区几道,经验丰富之极。但这团九天仙罡炼入玄剑幻境,还与其他罡气不同。玄剑幻境中已炼化了三十余种罡气,还差几种便即圆满。仙罡降临,本已混于玄剑幻境的种种罡气忽然躁动起来,险些镇压不住。

    凌冲镇定心神,强行镇压,发觉那些罡气对九天仙罡别有一股臣服之意,又似游子遇慈母,说不出的眷恋之意,心下了悟:“原来如此,只怕九层天罡之气,俱是由九天仙罡化生,怪不得一缕仙罡之重,足可当得数十种罡气相合。”

    悟通此理,便以一种包容之心,修炼九天罡气,果然对路。凌冲于修道一途之悟性还是没的说,一下便捉住九天仙罡根本真意,接下来修炼就是水到渠成。九天仙罡号为万气之母,天罡之气皆由其化生而来,传说开天辟地之时,先有九天仙阕与玄阴魔界化生,一阳一阴,相生相克,次第方有万物混流造化。九天仙阕中一缕太元玄真之气吹出,与玄阴魔界中一丝太阴浊重之机交合,方才化生诸般世界。太元玄真之气化为种种天罡,太阴浊重之机演化为种种地煞,自此罡煞方立,诸界创生。

    凌冲不知其中玄机,也不妨碍他修炼万气之母。一团九天仙罡融入玄剑幻境,并未与任一道种子剑光相合,而是上升于天,化为穹壁,丝丝缕缕不绝,似乎成了胎膜一般的物事,将玄剑幻境包容其中,凌冲心头一宽,从中感受到一股天穹博大之意,无亘无垠之概。

    就在此时,丹田中一小团太清玄元之气忽然躁动,陡然射出丹田,一头扎入玄剑幻境之中。太清玄元之气是太清符术根本真气,凌冲为了太清符剑之术,浅尝辄止,修炼了几日,便不去管。一小团太清玄元之气盘踞丹田之中,与玄剑幻境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两道真气皆是玄门正宗,各具玄妙,也不畏有甚冲突,凌冲也不去管。谁知见了九天仙罡,也要分一杯羹。

    凌冲并未下苦工修炼太清玄元之气,这道真气禁制还只是胎动级数,按理攒炼不得罡气,但世上之事每每出人意料之外,紫府中那一道吞星符陡然喷出一道星河光芒,下十二重楼,照彻丹田中太清玄元之气,星芒之下,太清真气居然连破禁制,数个呼吸之间就已成就凝真级数圆满,就似一位绝世高手替凌冲费心祭炼一般。

    凌冲只瞧得目瞪口呆,太清玄元之气成就八重禁止,便与玄剑幻境争夺九天仙罡,凌冲的根本道诀为洞虚剑诀,但他犹豫一下,不曾阻止,太清真气啃下一块九天仙罡,电闪般缩回丹田,自顾自炼化起来。

    凌冲也不去管,玄门正宗真气就有一点好处,全无走火入魔之虞,还将精力放在玄剑幻境之上,毕竟这一方小小剑光世界,才是他寄托道果所在。九天仙罡化为胎膜,包裹玄剑幻境,凌冲心下隐隐有所预感,若真能炼足三十六道天罡,定有不可思议之变化。

    他这边胡思乱想,仙阕一角中忽有暴怒之极的声音传来:“何方妖孽,胆敢擅闯九天仙阕!”一名金甲神将御风而来,满面凶光,手持一杆大戟,当是守卫仙阕天门之天将。凌冲眼界不同以往,见此人修为不过元婴境界,但一身真气沉凝如山,远远望去,就给人无限压迫之感,当是修炼了九天仙罡之气,日夜吞吐,法力精纯之极,这样人物对上此方世界修士,举手投足,皆有山崩海裂之威,占尽优势。

    凌冲早猜出方才命他出手偷夺九天罡气者,正是其师郭纯阳,既是亲身到此,全不必忧虑,但如今惊动仙阕种金甲神将,若不能速战速决,引来天仙之辈鏖战,自家师徒两个今日皆要交代于此了。

    金甲神将也是郁闷,本奉命镇守天界一角,忽觉有人以法力强行贯穿虚空,潜入进来,这一惊非同小可,真被不轨之辈潜入天界,乃是极大罪过。忙即赶来,却丝毫不见来人踪影。

    强闯仙阕,偷盗天机,乃是天大罪责,依天条立时处死,那神将寻不到人影,将眼往下界瞧来,就见一方雷池悠悠滚滚,当即骇了一跳,又见池边有一少年,面露惊容。神将亦是个黑心货,暗思:“我寻不到偷入仙界之辈,不好交差,这小子恰逢其会,正好拿来顶罪,只怪你运道不好,不是你做也是你做了!”

    二话不说,一只大手伸出,迎风化为亩许大小,冲凌冲便抓!凌冲心神不宁,见神将出手来拿,正不知如何处置,就见雷池陡然翻滚起来,雷光刺目,雷水飘洒,化为一柄数十丈长剑,剑刃煌煌如天,一剑绕去,神将一条臂膀应声而落,惨叫声将发未发,剑光再闪,一颗如山头颅冲天而起,面上兀自满是疼痛之意。